05_50p

一个销售员镜头下的中国

8,739 views

 文/@THESUPERBANG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华街。圆顶形建筑和蒙语音译地名,告诉我们这里是呼和浩特。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城车站。如果提示你这里是车站附近,你可以认为这是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车站附近。

山东。邹平县。魏桥镇。一辆灵车从魏桥工业园前走过,魏桥集团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棉纺织企业。

山东。东营市。孤岛镇。开发商跑了。

山东。威海市。某场婚礼前后,婚庆公司将舞狮队装备将放在印有丘比特的气球拱门前。

浙江。天台市。洪畴镇。镇子里的健身场地上堆满了废橡胶,这里是中国著名的“橡胶之乡”。

浙江。天台市。洪畴镇。镇里的老年之家(老年人活动中心)照片墙,墙上挂着的是在镇里80岁以上的老人,空白处是已经去世的老人。

看过这一组照片,即使没有地点注释,相信也有人认为这些场景似曾相识。当然,所谓的相识,不是要强调这些场景在哪里,而是,会让人感觉到,在现在这方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组照片中的大多数存在于大多数地方都是合情且合理的。忘掉空间,照片在记录这个时代的矛盾与理所当然:看不出是内蒙古的内蒙古、工业园区前的豪华灵车、丘比特旁的舞狮狮头、健身场变身垃圾堆,还有活着却挂在墙上的老人照片······影像中矛盾激荡,它们确实就这样交织在现实中。当一个销售员以他的视角,凝固住这一方方土地之上的平凡影像时,这些瞬间,可否让你的味蕾嗅到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照片的作者是@陌路艳遇。2011年至2012年,很少离家的他,以一个销售员的身份,在断断续续约一年的出差旅途中,完成了上面这一组作品。从鄂尔多斯、呼和浩特到北京,从山东威海到浙江台州,黑白影像下的中国,看似一样,却在等待着观者去填充颜色。用陌路艳遇的话说,在整理这么一组照片时,他恨不得相机上有GPRS功能,可以清楚地记住某张照片记录于哪里。可实际上,作为布列松(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现代新闻摄影之父 ,他在摄影集《决定性瞬间》中提出“the decisive moment ”的摄影美学观念 )的拥趸,在陌路艳遇来看,在摄影中,时间与空间本应不存在,图像中的一个瞬间就是永恒,所以他更希望观者忘掉其中的空间意义。

以黑白与纪实为主的摄影风格,偏好繁体的注释与描绘,思考“自然性”与“社会性”的笔触文字。陌路艳遇,在图虫网主页里,用这些注释着自己。基于这些,我们似乎会很容易地判定他是一个严肃、古板的人,可在微博中,他对自己的定义又有“搞笑”“吃”“旅行”“电影”这样的关键词。未见其容,但三明治的年龄层特性已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多重社会角色下的多重意识。

出生于70年代中期的陌路艳遇,本姓吴,算得上三明治一代中的老大哥,也许我们可以称其为吴哥。94年毕业后,他即进入胜利油田旗下企业,已经在工作岗位上呆了近20年。除了拍摄上面一组照片时的销售岗位,他曾做过技术、政工、企业管理,也曾下海经商,而后铩羽而归。继做过一年的销售工作后,现在的他,正在液化天然气安全管理的岗位上,做一休二,看似闲适。但在吴哥看来,企业改制后仍深陷于垄断计划经济的圈子里,仍在找不到方向的路上,对于工作的未来,他稍许有着一些的失望与牢骚。老牌国企的遗风阻拦了企业在新时代经济情境下的转型与发展,也影响着一个个企业个体的身份认同。

当然,对工作的迷茫并未曾影响他在工作之外寻找人生的新定义。围绕着日常工作与生活的环境,摄影成为吴哥的下一个梦想先锋。虽然曾下海经商失败,但这仍不影响开一间摄影交流会所成为吴哥的目标,能办影展、卖书与唱片、让众人喝茶。也许不久后的将来,在黄河入海口、在滨州、在这座山东小城的某条街道,我们便会在一间茶香四溢的茶室墙面上,发现那些装裱好的影像瞬间,还有坐在门口座位上,背对阳光、摆弄相机、拍下路人身影的“陌路艳遇”。

 

Q1、在你这一系列作品中,你最喜欢镜头里的哪个地方,为什么?

A:最喜欢东营市的孤岛镇。这是黄河尾闾平原上的一个小镇,宁静,详和。只是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

 Q2、分享意见你在做销售的一年中,在各个城市遇到比较深刻的事情?

A:在浙江台州市洪畴镇的老年之家,这个地方设在戴氏宗祠中,所以到处悬挂着“进士”“文魁”等牌匾,据说最早可以追溯到明朝。宗祠的老戏台还在,地上的青石长满苔藓。老人们总是在活动室里打麻将、喝茶、聊天、看报,而殡葬室就在活动室隔壁。活动室的墙上挂满了照片,一位老大爷告诉我,照片都是村里的老人,差不多八十岁才有资格挂在这里,去世一个就摘掉一幅,最大的已有百岁了。当我唏嘘着拍完这张照片时,回头,发现老人一脸的从容。我觉得无论照片墙的意义,还是老人的心态,对我的印象都特别深。

Q3、你的微博id是“陌路艳遇”,你的图虫主页介绍是“向死而生”,你的摄影风格是“黑白”为主···给我感觉,这些孕育着一股悲凉的气氛。你是想表达什么?

A:“陌路艳遇”是一种摄影的态度。力求放下先入为主的偏见,达到婴儿般新鲜的眼光,无分别地看待周遭。这样的话,你每天走的路也如同“陌路”,你看到的一切都如“艳遇”。“向死而生”是一个中性词,“黑白摄影”也是中性的,只是朴素的叙述事情,没有悲凉。

Q4、海德格尔提出了向死而生(Being-toward-Death ) 的概念,你是否会觉得里面包含一部分消极的观点?你怎么看待这种人生观?这对你的摄影有什么影响

A:“向死而生”是一种平静无畏的态度。一点不消极,反而是最大的积极。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这是《论语》里记载的一件事。人降生这个世界身不由己,从一出生死亡必然存在。这是公认的事实。在出生的时候没有意识,死亡之后还能说死亡刹那的事情吗?既然搞不懂生死是怎么一回事,生死身不由己,所以对人生存的当下来说,生死是不存在的。最紧要的事情是当下,就在当下的这个过程。弄明白这些,能平静无畏的走下去,坦然接受一切。推荐看看摄影师严明在THINK2012大声思考中的发言视频:用摄影体验这一次生命 。

Q5、那么,为什么更钟爱黑白摄影?你对彩色摄影是怎样定义的?

A:黑白摄影相对内敛,谦和,是虚的,她邀请观者发挥想象力共同参与完成照片的解读。彩色摄影固定了色彩,单向度,是实的,他主动向观者灌输,观者被动接受。所以,我也更喜欢黑白摄影。

Q6、在你的文字中经常看到繁体字,是一种习惯么?你比较喜欢传统的东西?

A:喜欢繁体字的质感。平时对事物喜欢究根结底,从现在一直追溯到起源。比较之下,传统的东西本色,现代的比较偏颇。比如“衣冠禽兽”这个词,是说穿的人五人六,却做着禽兽不如的事情,比喻道德败坏。这个词,源于明代官员的服饰。明代官员的服饰规定:文官官服绣禽,武将官服绘兽。因此,人们称文武官员为“衣冠禽兽”。衣冠禽兽原指的是当官的,它是褒义词,后来怎么成为贬义词了呢?因为明代中晚期某些当官的贪赃枉法、欺压百姓、为非作歹,自然就成为贬义词了。现代的人只记住了现在的意义,这就有失偏颇了。了解传统,能更全面的看待事物。

Q7、在图虫,你有一篇文章强调了摄影的“自然性”,能否简单地给我们解释一下你所认为的“自然性”的核心观点?

A:“自然性”是老子早就提出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性”就是自身原初的样子。每一件事物都有着它本身的天性和本质,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个性特征。改造一个人的效果是有限度的。要做的不是试图消除这些缺失,而是把他们的优点合理地加以利用,尽量避免他们的缺失,并力图帮助每个人在其独特天性的基础上持续进步,去放大其中有益的部分。对社会也是如此。只看到阴暗面,不看进步;或者只看进步,不看阴暗面都是偏颇。包容的看,整体的看,向善,求同存异,才是自然之道。

Q8、日常生活中,你也是一个如文字、摄影般,偏于内敛的人么?

A:有内敛,也有外向,分人。人是一种“镜恋动物”,这个世界整体呈现给你,看到的只能是自己。如果能通过各种媒介尽可能地多了解一些境况,多了解历史,增加自己的心理历练,丰富自己的感受,你就能做到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就能看到更多。你对这个世界包容有多大,你看到的世界就有多大。

Q9、能分享一个你最喜欢的摄影大师么?

A: 布列松。他深受东方禅宗的影响,拍摄的照片富有生命力,出人意外,空灵。

 Q10、中国三明治关注的是三十岁上下人群的生活状态。你觉得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怎样?给三十岁左右人的有没有什么建议?

A:我对现在的生活整体上来看,还是比较知足的。对于三十岁左右的人,建议谈不上,我只希望我们每一个人能够尽可能的多包容向善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