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736

把文翰:一个人的“舌尖上的中国”

14,924 views

28岁的把文翰一年多前从深圳辞职的时候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了三年多。物流公司的工作需要24小时待命,他用这样一个故事来形容当时的状态:“我在云南旅游,第一次骑马,骑在马背上两手抓着缰绳的时候电话响了,是西班牙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客户。我一边骑着马一边接电话,马就自己开始慢慢跑了。我又怕从马背上掉下来又不能挂电话,那是一种很尴尬的状态,就好像我的生活一样。”

他觉得这不是自己所追求的,如果不改变可能很多年以后生活还是这样。作为一个热爱美食的人,他看到蔡澜的饮食类节目,再去看他的书,其中一句“做人要去试,如果去试的话机会有50%,如果不试机会是0”,他说基本就是这句话促使他辞职去了四川。

作为一个来自西北的甘肃平凉人,他跟四川唯一的联系是女朋友曾经在成都上大学,而他决定远离家乡和曾经工作过的城市来四川创业时并没有一个完备的计划,按他的说法,只有一个目标:找到最好、最正宗、最安心的食材。

在网上和图书馆的县志里找寻各地最正宗的食材信息和古早口味,然后背上背包和相机去当地寻访这些食材,把能找到的安心食材带回自己的淘宝店去卖,这是把文翰创业以来的生活状态。

这样的方法听起来可行,可是具体做起来才发现会到处碰钉子。首先他不会四川话,一开始到了乡下根本没办法跟村民交流。而在找寻食材的过程中经常碰到的事情是县志上记载或网上流传的东西在当地因为各种原因已经失传或者变味,或者到了当地要经过艰苦的过程才能得到少量满意的食材。渠县的村民为了在太阳出来之前把黄花采摘完,会半夜三点就开始采摘。他为了参与这个过程夜里就住在村里像盘丝洞一样的小饭馆里。楼下就是村民养的猪。

去瓦屋山找竹笋的时候,他花了两个多小时说服村民带自己上山,蛮以为自己常常登山的体力跟得上笋农上山的脚步,却在走了三个小时后不得不停下,因为山路湿滑陡峭,有时候连站都站不稳,虽然村民们灵巧得像羚羊一样,他已实在走不动。

把文翰当初说服家人给自己一年时间来做这件事,在一年之期将尽的时候他已经花光自己在深圳三年工作的积蓄。但是他对食材和包装的讲究开始吸引到饕客们的关注。有一天他的淘宝店突然人流暴增,三十多人同时在淘宝旺旺上说话,回复都来不及。他还以为是受到职业差评师团队的攻击,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店铺被微博红人柏邦妮转发。

订单在此后越来越多,但是他至少有70%不能满足,因为好的东西需要时间来做,产量也不会太大。如果为了满足订单而不合格的批量化生产,就违背了自己的初衷——有些东西急不来。

中国三明治独家专访了这位一个人做着“舌尖上的中国”这项事业的三明治。

Q: 你一开始是怎么想到要做这样的事情?

A: 刚开始在深圳上班的时候觉得这种朝九晚五的生活不太适合我,跟我的目标不太相符。另外就是当时在深圳吃的东西实在太多不放心,但是作为上班族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买到放心的食材,上班的时候不能去菜市场或者超市买菜,下了班之后基本上新鲜的蔬菜已经卖光了,所以对我来说就是想要的东西得不到。

另外一方面是自己喜欢吃,也喜欢出去玩,我出去玩的时候看到很多农民的东西非常好,可能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的东西有多好,对城市里的人来说多珍贵。但他们没有条件、没有平台也没有能力卖出去。这是两种平台互相的需要,我觉得自己可以作为一个桥梁去干这样的事情。

Q: 你决定辞职的时候家人和女朋友是什么样的态度?

A: 当时这个决定是很鲁莽的行为,因为虽然我知道我想要做什么,但会不会成功是难以预料的。我觉得即使到现在为止也不算很成功,家里人还是比较反对,因为毕竟是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女朋友还好,她对我很支持,就跟我一起来成都做这个事情。

Q: 那你是怎么说服家人的?

A:上一辈人想说服他们其实很困难,最多只能让他们相信我,我当时就说让我做一年,实在不行我再回去工作。因为毕竟父母都希望工作越稳定越好,最好是一动不动。

Q: 在决定开始的时候你有没有制定一个完备的计划?

A: 没有很详细的计划。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找到最好、最正宗、最安心的食材。我当时的想法是哪怕这件事情做不成,销售不出去的话,我也可以找到一大批放心的食材给我的亲戚朋友。

Q: 你对吃的爱好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又如何判断食材的好坏和正宗与否?

A: 其实对吃每个人都是专家,我们都是从小到大吃了二三十年,每个人对吃都有一定的理解。其实从小到大吃这些东西的时候会有一种味觉上的积累。你一试就知道什么好吃什么不好吃,虽然食物的口味是一个非常主观的概念,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让人认可你这个东西到底好不好。

判断的方法最主要还是比较。我会先去网上搜集一些信息,看看当地有什么最好的食材,特产。我会去图书馆查资料,翻阅当地的县志和文献。好多正宗的东西当地的县志是会有记录的,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流传下来的东西一定有它好的地方。我想做的就是再去看看当地古老的食材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会一家一家比较,可能不会详细全部去比较一番,但起码会挑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看哪一种口味是最好的。很多食物一比较好的不好的口味就出来了。

Q: 为什么会选择四川呢?

A: 成都我之前来过,我女朋友是在这边上学的,所以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往四川跑,算对这边稍微有一点了解。还有我觉得这边的食材比较丰富,所以第一站想从这里开始。

Q: 寻找食材的时候碰到过什么困难?

A: 我这样找很多时候是在碰钉子,因为很多时候很多食材已经消失了,很多也没有最正宗的古早的味道,这种东西就不会记录在我的微博里或者不会去把它买回来在店里卖。而且这样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可能走了大概三十多个地方,店铺里成功的在做的也就七八样东西。很多地方你去了不一定能得到你满意的答案。

Q: 为什么会这样?

A: 有很多因素,有些县志上记载的东西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市场、气候,已经做不出来了,像失传了一样。还有一种是已经变味儿了,不是原来记载的那种情况了。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淘宝店铺是一间很小的店铺,销量非常有限,很多东西就没有办法去做。

比如四川的辣椒二斤条,这是川菜里非常必要的东西。我一共四次去二斤条最好的主产区双流牧马山,最后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二斤条的干辣椒,不是说东西不好,而是农民不愿意把它晒干了来卖。他们觉得晒干了太麻烦,而我的销量又非常少,我又没办法买很多新鲜辣椒去把它烘干,所以有很多东西属于这种情况。有很多食材只能找到这个份上。做不了就没有办法。这种还算找到的。有很多是直接去了就没有,不是书上或者网页上所流传的那种情况。当地已经变化非常大。

Q: 碰见二斤条这种情况有没有想过与人合作,扩大规模?

A: 我即使要和别人合作也要树立一个榜样。最近微博上很多人都在关注我,很期待我带给大家的东西。我觉得如果贸然找几个人去帮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而到农村乡下和山里去找这些东西又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如果没有激情动力,如果不喜欢这件事情都是做不了的。现阶段应该还是会继续一个人在路上找,这也是我喜欢的生活方式。希望能把四川省内能够找到的食材全部发掘出来。

Q: 在寻找的过程中有哪些特别难忘的经历?

A: 经历太多了,说几个有意思的。我去渠县找渠县黄花,村里没有旅店可以住,可是住镇上就赶不上第二天早上去采摘,因为农民采黄花非常早,半夜三点多就起来去摘,就是怕太阳出来花开了就不好了。所以我就在村里随便找了个小饭店。一个晚上只有十块钱,但是条件非常差,只有一张木板床,床上放了一张凉席和一个被子。而且那间屋子像盘丝洞一样,里面有很多蜘蛛。它楼下是猪圈,所以那一晚上我等于是跟猪住在一起。

还有去乡下经常要坐摩的,冬天出去最怕就是坐摩,坐在上面即使穿着冲锋衣也感觉像没穿衣服一样。我一般尽量希望能够当天离开那里,因为毕竟山区里有时候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一方面是环境不熟悉,如果不小心迷路或者从哪里翻下去想找人都找不到,另外一方面是一个人在外面最不放心的还是人,虽然其实四川的民风已经算很淳朴的。

比较艰苦的一次是我去瓦屋山找竹笋干。之前有朋友跟我说过瓦屋山的农民去山上挖竹笋的时候会披着蓑衣带着斗笠,这个形象在我的脑海里印象非常深,会让我想起古老的时候中国农民的身影。我去了瓦屋山之后就想跟他们一起去挖竹笋,刚开始笋农不愿意带我进山去,因为他们觉得太危险了。瓦屋山竹笋产季正好是雨季,山上很滑,搞不好会有泥石流出现,还有他们说我走不动。 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玩,登山什么的,我觉得体力不是问题,当时花了两个多小时才说服他们第二天带我去。

去了之后都还没有走到竹笋的主产区,我就走不动了。山路非常陡,不像我们平时去登山的路,比这个还要艰辛,因为林子非常密,那些竹子有时候就好像阻力一样拉着你,地非常湿滑,站都站不稳,大概进山五个小时左右我的一双专业登山鞋已经报废了。鞋底都脱胶了。笋农们就穿普通的解放鞋。虽然又小又瘦,腿上肌肉也不是很发达,但是走起来跟羚羊一样,非常轻巧,休息都不用休息的。

本来我们计划要去海拔更高的主产区,走到第三个小时的时候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好在那个海拔找竹笋,在竹笋林里挖了大概两个小时我已经挖不动了,他们还在不停的找,最后我只能告诉他们我先原路撤回了。下来之后裤子已经看不出裤子的模样了,就是两个泥腿。鞋子开胶了,而且里面全部都是泥浆。下山之后我马上买了一双十六块钱的解放鞋穿上。他们一路都在笑我,上山的时候笑我走得慢,撤退的时候又笑我走不下去,我下山之后大概四五个小时他们才下山,背上还要背50多斤重的笋。

当地有一句谚语叫一根笋一条路,就是你在山上要挖一根笋基本要踩一条路出来。今年上山打笋的人比去年更少,一方面是山上天气不好产量少,另一方面今年产笋的时候有泥石流,山上的水非常大,很多地方太危险了,有时候真可能把命搭上。因为他们走那些地方有时候就在悬崖边上。所以农民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Q: 有年轻人会上山打笋吗?

A:基本上最年轻的都是四十以上的,八零后肯定不上山的,他们想上去可能家人也不让,这个东西我估计用不了多少年可能就没什么野生的了,因为危险性太大而且非常辛苦。他们一天只能背五十多斤笋下来。第二天要再上山去,不是很多人能坚持下来的,即使以他们那样的体力。

瓦屋山因为靠山临水农民以前既可以打鱼又可以上山去大一些野货,现在上山的人越来越少,打鱼的人也越来越少,主要可能是外出打工的比较多,城市的诱惑太大了

Q: 那你如果告诉他们你从深圳过来,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A: 我每次去农村都会告诉别人我是从成都过来的,因为成都他们比较容易接受,如果我直接告诉他们我是从深圳过来的。他们可能会觉得我是骗子,不愿意跟我打交道。很多农民可能就想安安稳稳的把东西卖出去,换回来钱就行。你告诉他我是从深圳来的,他们可能想广东沿海的,是不是骗子啊。有时候我身上带现金不多,带农民去银行给他们转账或者把钱取给他们,他们都很担心,觉得我是骗子。而且当地的农村信用社还要仔细考察我,怕我骗农民的钱。

Q: 你刚开始跟村民说明来意的时候他们通常有什么反应?

A: 有时候村民看我像看怪物一样,我去了以后他们会集体盯着我,有时候可能会看着我笑一下。刚开始跟当地人是很不好沟通的,因为我刚从深圳过来的时候不会说四川话,四川的农民基本上听不懂普通话,所以前半年的时间我一边出去一边学四川话,否则说普通话的话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一句都听不懂。

Q: 跟村民的交流顺畅吗?

A: 交流还算是比较流畅,有时候会遇到一些生意上的问题,一些偷奸耍滑的情况。比如他们可能随时会变价格,即使跟他说好了你地里这些东西只要收好了我就过来,到时候可能别人每斤多给了几毛钱他们就直接卖给别人。说话不算数的情况比较少但是有。

Q: 一开始去到一个地方你怎么知道去找谁?

A: 找谁我事先是不知道的,我只知道那个地方是有那些东西,最好的东西应该是怎么样的,然后我就开始一场没有计划的旅行。去那个地方之后随机应变,更多是向当地人请教,因为他们才是专家,他们知道这个地方最好吃的应该是什么,在哪里。多请教多问,答案就出来了。这其实很难,因为即使去问别人他们也不一定搭理你,即使搭理你他不一定知道这个东西,即使知道这个东西他不一定知道最好的东西在哪里,所以你要自己去比较,多问一些人。

Q: 中途有没有很气馁的情况?

A: 其实我到现在也没有气馁过,只要背上我的照相机一出去我就觉得已经是很兴奋的事情,即使没有找到或者不成功已经是一场旅行了,虽然没有好的结果但是过程是非常精彩的。

Q: 现在店里的经营状况怎么样?如果不好有没有想过放弃?

A: 基本上我现在已经花完了在深圳三年的积蓄,开始负债的状态,距离盈利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就像就像组装一辆汽车,非常困难但是组装到一半你不至于停下来,你总想有动力把它完成,完成之后摆在那里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整个过程是非常享受的,虽然很艰苦,但是我想不会半途而废。

Q: 现在微博上对你的关注越来越多,对你有什么影响?

A: 首先非常直观的影响是店里的订单越来越多。订单一多销量变好,我下次去进货的时候就有权利要求他们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还有很多东西的保质期比较短,或者少量运输不方便没有做,现在有了销路以后这些东西都可以慢慢做起来,这是很感恩的一件事情。另外一方面这么多人关注也是一种责任,我可能会比以前更小心。

Q: 这种关注会对你的心态对做事有影响吗?

A: 有,但都是非常好的影响。在这些人关注之前我做事的方法是一样的,我就是要按最严格的要求把最安心的事物找出来。虽然现在有这么多人关注但是我的计划是不会变的,我还是会慢慢的一站一站去找。有很多人关注之后也引来很多商家寻求合作,我都推掉了,因为我没有精力和能力去做这个事情,我还是想把精力放在发掘新的食材和保证食材的品质上去。

对心理上最大的影响就是我觉得我走的路是对的,我会继续走下去。

Q: 蔡澜知道你受了他这么大影响在做这个事情吗?他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你的微博的?

A: 我其实是蔡澜先生的护法,他有八十多名护法,作用是帮他处理微博上的一些问题。我申请加入护法这个团队帮先生做这些事然后他才关注我的,他可能现在都不太知道我做的事情。有一次在成都的微博见面会我跟先生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件事,说我到成都来就是因为您的这些话,当时先生签书的时候也帮我题了“机会五十五十”在书上。

Q: 最近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A: 自从@柏邦妮和@下厨房转发了微博之后店铺就变得非常忙,这十天都带在成都找人帮忙照顾店铺生意。可能明天就继续上路,我主要的精力还是在路上,订单量很大,但是我只能满足其中很小一部分的销量,可能至少有70%的订单都没有办法去满足,所以你看现在的预订已经到一月份了。因为有些东西产量就是非常少。比如罗城牛肉干,一户农家一个星期只能做出九十多斤一百斤的牛肉干和肉丝出来,没有办法做出更多。如果你要逼着给他们那么多订单,他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及格的东西。所以就这样卖吧,销量小就销量小。

Q: 所以这些东西都没有办法批量化供应是吗?

A: 我其实希望古早的安心食材可以批量供应,这对大家都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又会担心这些东西走上批量化生产之后又走上食品店的老路。我也是在慢慢探索,希望能找到一条合适的能健康发展的路。只能慢慢来一边试一边看。很多人替我担心说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扩大进货量。有些东西急不来,它必须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来做,你如果非要扩大生产这里压缩一点那里压缩一点,最后拿到的东西就变了。

Q: 现在的压力是什么?

A: 压力是很多订单发布出去比较着急。因为很多人付了款之后可能一个月才能拿到货,一方面是包货包得比较慢,因为我包东西的时候每一层都会裹上气泡膜,纸箱外面又会裹一层气泡膜,我真的很怕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安心的食材被快递压坏,或者大家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团糟,所以包装非常费时间。现在还有很多订单没有发出去,比较着急。

Q: 如果没有得到这些支持会不会坚持做下去?

A: 当时计划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如果一年没有起色就开始考虑做别的事情,这个时间其实马上就要到了,就在马上快要到的时候得到这么多人的支持是一种动力,也是努力的结果。如果没有这些关注我是想再做一年,把四川能够做的东西全部找到,我可能不会在乎一共花了多少钱,因为到现在为止还亏了五万多,我只是想把这件事情做完,即使做不了生意的话在四川省内走了这么多地方,行万里路也是一种非常大的收获,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做的事情,最起码在我年轻的时候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是非常有意义的。

Q: 在行走的过程中对四川的农村生活形态有什么感觉?

A: 出去旅行就是去看别人的生活,他们怎么吃东西,口味是怎样的,看到这些对自己的生活都是有帮助的,可能会有一种更透彻的认识。

我经常去农村,有时候会去一些人很好,民风很淳朴的地方,那些小店都没有菜单给你选择,你只要告诉他你要吃荤菜还是素菜就可以,他就会帮你炒一盘菜上来。刚开始会觉得不习惯,你没有告诉我你炒什么菜,没有告诉我这盘菜多少钱,我怎么点菜?万一你给我炒一盘几百块钱的菜上来怎么办?但是他们人和人之间的信任非常简单,价格基本都差不多,十几块钱或者几块钱一盘菜。没有那么多选择之后其实生活反而更轻松,我有时候去这样的饭馆吃饭感觉非常惬意,你什么都不用点,告诉他我要一个荤的一个素的一碗汤,一碗米饭,一会儿给你端上来说不定是一种惊喜

他们吃饭的状态真的是休息,很慢很慢在那里吃,吃完之后聊聊天喝喝茶,该干嘛干嘛去,这种生活其实挺好的。本来我们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只不过我们现在什么都想要快,搞得我们能够静下来生活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我感触最深的是有一次我去一家饭馆,中午三点多,一家四口人经营一家小饭店,做的是豆花饭,还有一些煮好的猪头肉,店非常小,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左右的房子,木房和砖瓦混合。一进去之后你就感觉时间好像已经退回去了,他们做饭非常慢,用柴和鼓风,不会听到抽油烟机和瓦斯的声音,只有油和锅的声音,很快一道菜就炒熟了,烟直接从烟囱走掉了,感觉非常好,然后他们坐在旁边看电视、嗑瓜子,那种做生意的心态不是城市里能享受到的。

Q: 在经历过这些之后你会很难再回到城市的生活状态吗?

A: 那倒不会,我有时候性子挺急的,人有时候是要慢下来,但是该快的时候还是要快,这个还是得分场合,如果每天都那样慢的话可能几个月就受不了了,我觉得那只是享受的一部分,它提供给我们如何享受的一种参考,让我们紧张的生活能够放松下来。但是如果一个人的生活中只有非常焦急或者只有非常缓慢的话,其实是很痛苦的事情。

我很喜欢城市的生活。只是以前工作的状态是没有时间让我享受生活,哪怕是在周末,这个是我接受不了的事情。

把文翰的淘宝店:http://shop69357144.taobao.com/?spm=a1z10.1.3-4858843228.1.LOWrh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