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onianpai

在美国读博士:少年派与虎的漂流

11,635 views

编者按

读博士,作学术在美国是一条怎样的道路呢?美国和中国不同,硕士定位为职业教育,而读博士的人基本上都是奔着学术道路去的。美国的冶学水平居全球领先,也是许多中国学子梦想深造的地方,这里大多数学科的博士均需五年或以上。一方面,拥有大把自由,精神和形体上的;另一方面,个人在读博期间也需要不断创新,滋生出一种独处,大量的思考都是自己和自己的斗争。所以,不免有人中途放弃,每年这里也盛产许多ABD (all but dissertation,即没有通后最后论文拿到正式学位的博士生)。博士毕业通常的出路是各大学校的教职(faculty) 以及进入社会各个行业。

在美国见到校友言井是一个惊喜,仿佛绕了一圈回来的重逢,原来你也在这里。八零后的言井,清秀聪慧,一路顺风顺水,考上文基班,选择新闻的她本可以顺理成章地作一名媒体人士。然而多年过去,辗转过美国智库、咨询公司和外媒多份工作后,此时此刻却居然安安静静地又一次远赴重洋,来到美国中西部读起了她的社会学博士。依她的背景,这并不是一张按常理出的牌,大好年华,黄卷青灯,小女子真的要进军学术了么?我带着几分狐疑推开了咖啡馆的门,一探究竟。她把这比喻成一种自己心中西西福斯式的选择。

走进学术之前的各种折腾

Q: 从本科毕业的选择说起吧,为什么先去美国读了国际关系的硕士?

A: 本科毕业之前在国内的两家大的电视台和报纸的国际部都做了实习, 当时便觉得知识储备完全不够, 渴望更系统的思维训练, 况且从中学起就向往到美国读书, 就顺理成章地申请了.

Q: 那毕业后为什么去了一个华盛顿智库 (Think Tank)?

A: 主要是机缘巧合, 正好有这样的实习项目, 做与中美关系相关的研究助理工作. 我觉得对于国际学生来说, 那是一个很好的了解美国社会的机会, 亲自看一看联邦政府各个机构之间是怎么链接运作的. 当然很复杂, 我至今仍有好奇, 仍在学习.

Q:  后来又回国进入战略咨询公司,这也是一个大的转折?

A: 当时种种客观原因, 我需要回国. 咨询是在国内找到的第一份工作, 是一个很不错的起步平台, 可以迅速接触各种行业. 又是美国公司, 在文化上相对适应, 又能鲜活地触摸中国社会. 我喜欢这样的学习方式.

Q: 那怎么作了一年就走了?

A: 当时最大的挑战, 还是从政策/研究类工作到商业环境的转变, mentality非常不同. 需要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性格和技能来支撑. 那年刚好过了25岁生日, 我就一直在思考自己更准确的定位. 加上咨询和投行的工作时间是有目共睹的, 为了工作, 我割舍了众多爱好, 我当时极度渴望一个更加游刃有余的生活方式.

Q:作这个决定心里有过挣扎吗?毕竟也是一份挺好的起步工作。

A:挣扎过. 因为当时入职前也经历了各种风雨交加的面试, 况且别人看来这还是一份挺好的工作. 当然做决定前也和周围的长辈聊过, 问起他们所谓的职业规划. 但后来越聊我越发现, mentor们可以讲述经验, 但真正做决定的是你自己. 周围的人最多给你的是hint, 鉴别力和勇气必须是你自己身体里生发出来的, 因为道路是你自己的 – you have to own it.

Q: 那接着去外资媒体是出于什么考虑?

A:这其实都不是规划出来的. 有的时候, 时间到了, 有扇门开了, 你就走进去了. 我人生中的很多经历都仿佛有这种随机性, 没法做post hoc justification.  当然了, 做决定的当下, 一定是客观条件和主观意愿有了切点, 可以相和. 不过, 这是一份长期以来我非常喜欢并且尊敬的报纸, 很早的时候就开始模仿它练习英文写作, 受益非浅.  重回媒体, 当然和我大学时的那次实习已经全然不同了. 你心里带了很多的问题, 也有机会看到更大的场面和更深的细节, 人人事事, 都是和中国转型相关的. You are ready to see.

Q:  你对在外媒的发展怎么看,就没有考虑过作记者作为长期职业发展吗?

A:我在外媒的角色严格来说不是记者, 而是研究助理. 我没有写稿的权利. 主要责任是采访, 翻译和查找相关资料. 这是外国媒体和中国政府的关系所决定的. 不过, 这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平台. 同样是针对行业的采访研究, 和咨询的切入点, 信息的选择侧重点和分析目的是明显不同的. 另外, 你对于什么是媒体负担的公共责任有了切身体会. 而且, 在与我周围英国记者的互动过程中, 我再度体会到知识结构的欠缺.

Q:所以还是最后选择走上再去美国回炉读博士这条道路?

A:其实从美国回上海后, 我一直没有停止过阅读, 只是慢慢从学生的阅读状态转化到作为社会人的阅读状态. 这其实是一场比较大的有关阅读习惯的转变.  你从和当下的不断互动中产生疑问, 然后再回到书本, 看从前的作者是如何处理他们各自时代的困惑的.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 你也越发开始自我认知. 对于个人而言, 我发现自己性格里有强烈的探索奥秘的成分 – 这大概是我性格的majority shareholder.

Q:不过这其实还是一个挺大的决定,其间有受到家庭还是别人的影响吗?

A:  家庭环境的影响肯定是有的. 父母都是工科背景. 父亲热爱阅读和艺术. 饭桌上一直有各种讨论, 讨论各种问题, 从商业模式到列兵的油画, 大大小小. 他们也鼓励我从事研究工作.

Q:   你自小有特别崇拜 的人吗?或者什么书对你成长影响比较大?

A:在我特别年轻的时候 – 高中住读的时候 – 看了西西福斯的神话. 那故事里的哥们一直都要背着一个巨大的石头往山上走, 但一旦登顶, 那石头就顺着坡滑到山底. 于是又只好从头来过. 来来回回, 乐此不疲. 我当时觉得这是一个特别shocking的预言, 为此好像都哭过. 但哭完之后, 我一直都在想, 如果一定要背着石头往山顶走, 而且石头会掉下来的话, 我到底应该选择背哪块石头. 到现在, 其实都还在想这个问题.

康德、福柯……

学术道路的点滴思考

Q:那为什么选了社会学这个专业?

A:研究对象广, 方法论丰富. 足够我的好奇心.

Q:可不可以讲讲读博士的过程以及生活典型的一天?

A:起床, 跑步, 吃饭, 喝咖啡, 看书, 写, 找人讨论, 看书, 写, 找人讨论. 如此往复 – 西西福斯的一天.

 Q:压力大吗?

A:看哪种压力了. 第一年有个资格考试, 挺吓唬人的, 挺累的.  后头都是自己安排. 这种自由过头了, 其实会变成不能承受之轻.

(注:资格考试即qualifying exam,是转成博士候选人的考试)

Q:工作量大概是个什么概念?

A: 做研究和上班是很不一样的, 没有什么on and off. 好像一直泡在里面, 哪怕出去派对一下, 你回家来仔细反思, 也能有个理论视角. 这是这门学科的魅力所在. 它的数据遍地都是, 看你用什么样的方式组织它们.

Q: 最近在看什么书呢?

A: 闲书吗? 安娜 卡列尼娜。托尔斯泰的作品很丰厚,文学和社科之间一直有张力在 。

Q:有什么心得吗?

A:这本书说了太多事儿了. 我的侧重点是看个体和其不得不沦入的社会结构的关系. 我想观察一个人的”纯真”和社会结构所包含的各种力量之间的博弈 。哎, 说抽象了.

Q:你现在也读了一半的博士,现在的感觉和一开始申请的时候有什么差别吗?

A:开始一两年是学生的状态. 但后来, 就感觉被放养到一个野生的森林里, 需要独自开辟道路. 李安的”少年PI”拍得挺到位的, 就是这个感觉. 茫茫大海上, 就你和Richard Parker.

 Q:会有读不下去的时刻?

A:有啊。就像马拉松, 每过几里地, 都会有想要不要继续, 该怎么继续.

Q:那你对女性作学术有什么看法?这是个适合女性的领域吗?

A:姑娘得扪心自问, 到底对自己从事的研究有多真诚的兴趣. 因为这行的驱动力, 和一般的工作不一样, 得是你真的有困惑要解决, 有话要表达, 心里要有个小火苗, 一直烧着, 才能走下去.  当然可能很多年后, 我的看法会变, 但至少现在我是这样认为的.

Q:可不可以说说学术发展在美国的职业发展道路?

A:这个我还没有特别仔细的了解相关数据. 目前心思不在这上面.

Q:除了读书,这些年生活在海外你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明显变化?

A:心静, 水好, 空气鲜. 靠着湖每天锻炼, 觉得自己更通透了. 说了这么多, 我觉得, 每个选择, 你都有责任把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这和做不做学术无关.

Q:回过头去看中国的学术和教育,你觉得受到的益处和缺憾各是什么呢?

A:我慢慢觉得中国教育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正慢慢退去, 可能和这些年环境不断改变以及积极的自我塑造有关. 本科倒是有许多与学业无关的美好回忆. 比如话剧社, 写剧本表演什么的, 反而是这些热情投入的课外活动, 给了我最早的启蒙.

三明治的感悟

Q:到了三十上下这个年龄,你会对个人规划有什么新想法?

A:人长大了, 该干嘛干嘛. 30岁后的10年 – 没那么笨了, 体力还不错 – 生活总该会有点起色吧.


说着说着,Jane明显有咨询后遗症,不愿意留照片的她,给我画了个图,留在这里。附图说明:三十到四十岁这十年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是心智和能量都向最强音过渡的时期,需要好好走,与大家共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