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zhishi

何之是:打棒球的基督徒

10,905 views

“何之是”是他的真名,虽然看起来更像笔名,带着那么一点神秘感。但当你见到他时,他确实有大学体育部长的那种气质,阳光、健壮、热情,很容易拉近距离。现在的他,身兼三职,大概也是惯于挥洒的热情使然。一职是帮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在中国推广,二职是自己开的体育传播公司,三职则是在公益组织联劝基金会参与项目。体育加公益,加上每日自我修行,这位虔诚的基督徒的生活看起来很健康。更重要的,他给人的感觉很平实。

在上海打棒球的人其实很少。我问了他上海平时参与棒球运动的人口数字,他说5000-8000.比起足球篮球,这个数字简直不值一提。甚至在体育电视传播这块大蛋糕的抢夺上,棒球在中国也比其他同为生僻项目的赛事有所落后。比如美式橄榄球的总决赛,在央视和上海等地都能落地转播,而大联盟棒球比赛就一直进不去。所以做棒球的人,其实需要坚守很多寂寞,才能等到棒球在中国红火的那一天。

究竟要等多久呢?我问。“2018年!美国人测算的。”不知这个数字准不准确。今年10月就要为人父,更正式地成为一名“三明治人”的何之是,到2018年,他7岁的孩子应该能在棒球场上神勇地挥棒了吧。

Q: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棒球的?

A:在大学里就已经开始打了。我们上海财经大学是在上海校园里开展棒球比较早的。我也经常组织比赛和参加比赛,而且考了一个裁判资格证。在上海这个圈里也有了名气。

Q:毕业之后就没有参与了吗?

A:  我是读国际贸易的。毕业之后我进了松下电器做了两年,又到一个咨询公司做了一年半左右。这两段经历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但是回头看还是对现在有不少帮助。比如我在日本公司学会的自我管理到现在都受益。在咨询公司我曾有机会到全国各地去做宣讲,很大地增强了自己的表达能力。

Q:大学里你就做好了自己的职业规划吗?

A:大概想过。但后来又改变了。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五大”不错(当时还是五大而不是四大),就跟风去面试,后来又听说麦肯锡不错。最后又在一些银行和国企的offer中挑挑拣拣。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那年十二月我腿骨折了,在病床上躺了三个月,什么面试都去不了。我和企业说能不能电话面试,对方连听都没听说过。那个时候确实很郁闷,但这件事确实把我的骄傲去掉了。人不能控制的东西太多了。计划不如变化快,只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就可以了。

Q:松下是骨折好了之后去的吗?

A:对,因为我是打棒球骨折的。松下招我的那个老板说,打棒球不错啊。日本人也喜欢棒球。他就和我说,你腿好了就来上班吧。

Q:那创业是怎么开始的呢?

A:2005年我从咨询公司辞职了。那个时候本来想歇一阵的。不过很多朋友都来和我谈项目。特别是棒球方面的,因为我圈里资源熟,我就想先做一个公司做起来吧。做下来,倒也能养活自己了。

Q:创业碰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A:你培养的人会离开。有一些是因为薪水待遇。我给不了那么高的工资。我一个员工离开后去做城管,待遇不错。我问他说城管的工资为什么那么高呢?他说面子都没有了,待遇还能不高点么?我还培养出一个自己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当初我有点小失落,你想耐克、宝洁都一直做别人的黄埔军校,我这么一个小公司也能做黄埔军校也挺了不起的。我也曾经碰到资金链快断的时候,开车时加油一次只敢加50块钱。

Q:你现在最核心的业务是什么?

A:以前组织棒球赛事挺多的。现在慢慢做得少了。我现在主要帮美国职棒大联盟(MLB)在中国做活动执行。另外我们还在一些嘉年华会、户外活动里面提供体育元素服务。

Q:你是怎样开始为职棒大联盟在中国做事的呢?

A:职棒大联盟是2007年才进中国的。那个时候上海举办特奥会,找不到会说英语的垒球裁判。特奥会的经费有限,一般都要在本地请裁判员。当时我是仅有的两名会说英语的裁判员之一。不过我扮演的角色更多是充当国际垒联和上海本地的沟通和翻译,也就认识了不少人。那个时候大联盟要进来,就问了一些人谁最合适帮他们在中国进行一些早期推广。我刚好符合几个条件:英语好,懂棒球,自己也练过,而且时间也自由。所以他们就找到我了。我当时很兴奋,那感觉就像打篮球的人被NBA相中为他们工作一样。帮他们做事我都觉得很荣幸。后来大联盟的人和我说,我是他们刚进中国那阵子唯一没骗过他们的人。

Q:你和他们的合作方式是什么呢?

A:我不是他们正式员工。他们给我的称呼是“大联盟之友”(Friend of MLB)。这样比较自由轻松,也能做很多事。有人就说,何之是你的优点就是“Always Available”,我的状态使我能同时做很多事。

Q:你会做球员经纪吗,帮助中国输送好苗子去大联盟?

A:MLB自己已经开始在无锡做。这里面其实有一个类似于李娜的现象。在培养模式,按照MLB的培养模式,就是无数人练,注重兴趣,注重玩,从中挑选好苗子。但中国人就是挑好那么10几个孩子然后集中训练。如果有一个好苗子,上海各个区的棒球队就会给家长说,我能帮你们进区重点的中学,你们要不要来。很多家长最后也妥协了,因为按照MLB那样单飞的培养模式,他们觉得风险挺大的,也就接受了中国的“体育生”这种培养模式。

Q:棒球在中国普及率还不是很高,你有没有“拓荒牛”的心态

A:我觉得有的。这也需要心态的调整。我也问过MLB的人的信心如何,他们说事情就是一步步来的,“This is how we sent people to the moon”(我们就是这样把人类送到月球的)。上海的正式棒球场地很少,大概只有6块,价格已被台湾人、日本人抬得比较高。北京还相对好点,郊区面积比较大,而且私家车比上海普及。不过现在大学生之中棒球普及还不错,上海有16个大学生队,全国有100多个队。我觉得情况还是在变好的。

Q:你的太太支持你做这个事业吗?

A:我是打棒球认识我太太的。她也玩一些垒球。现在她是全职太太,有时也会跟我去一些好玩的地方出差。我和她说只要家里还揭得开锅你就休息吧。她在家里读圣经,也挺好的。她很喜欢音乐,就开始学吉他,后来又开始学钢琴。还用自己做翻译得来的报酬买了一架钢琴,现在礼拜日教会唱诗钢琴都是她弹的。

Q:宗教对你影响大吗?

A:很大。我是1998年信基督的。一开始是棒球队的队长和我说的,后来我自己看圣经觉得还不错,慢慢就加深了相信。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让我在某一刻特别相信。我现在就是做我所能做的,结果我就交托给上帝。包括我骨折的时候,回头看那也是一种很大的祝福。

Q:中国现在缺乏信仰,你会想把这种宗教观念传递给更多人吗?

A:会。但不一定是宣教。我现在也做很多公益的事情。我和联劝基金会接触比较多,后来他们就给我印了名片,我就算比较正式地参与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刚做的到苏州暴走50公里为“一个鸡蛋”项目募款等。

Q:你觉得做公益给个人带来什么回报?

A:我觉得它是我可以去做的事,而且是对的事。它能给我带来平安。能认识一些有趣的人,做一些有趣的事,倒不一定对我的生意带来什么帮助。

Q:其实你一直过得是一种比较“绿色”的生活:体育、宗教、公益。比起你大学里那些去银行的同学,你怎么看待他们的生活?

A:他们都挺羡慕我。但我不是那么羡慕他们(笑)。当然我赚的钱没他们多,房子也没他们大。但这是两种生活,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可以了。我太太也一样,她是读国际金融的,现在是家庭主妇。她很多同学都在外资银行的。她问了她同学们一个问题,过去一年,你认识了多少个新朋友?有答几个的,有答零个的。那我就知道他们为什么羡慕我了。

Q:那你一年能认识几个新朋友呢?

A:一年能新认识那么20个,能够有时打电话出来一起喝个咖啡,聊个一两个小时。这说明我自己在进步。

Q:你会去间隔年吗?

A: 我计划是2013去一个间隔年。2005年我已经歇过了,圣经说每七年人需要一个安息。所以我觉得2013时候差不多。这也是挑战自己管理的点。如果我人不在,手机不开,邮件不收,我的公司还能正常运转,这就是一个标志了。其实现在每年我都会这么消失两周。间隔年的时候,我可能会去上一些神学方面的课。

Q:你每天都祷告吗?

A:早晚都有,还有吃饭之前。祷告就像呼吸,每时每刻都存在。我还和我太太在家里有固定时间的祷告。基督徒都会挂一块牌子说“基督是我家之主”。

Q:你会给将来的小孩洗礼吗?

A:不会,我会让他自己进行选择。

Q:十年之后你可能会在哪里?会移民吗?

A: 我离开中国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我很爱中国,爱中国的人。中国人有太多的需要,从心灵到物质的需要,包括被爱的需要。我不可能做很多事情,但只要能满足一些这样的需要就可以了,这也是基督徒的一种信念。

以前我在陆家嘴上班,从办公室望下去,看到拥挤的人群。我想我只是他们的一员。我也一样穿过西装,挤过电梯,买过盒饭。我觉得我们经常用各种方法去麻痹这些苦,而不等于这些苦不在。这个人群被看的光鲜多了之后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苦。我希望十年之后我能祝福到这些人,当然我具体还不知怎么做,但我会慢慢寻找。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3 thoughts on “何之是:打棒球的基督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