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

三明治妈妈访谈4:菡萏的专业主义育儿之路

17,503 views

han

文/@黄哎玛

“海滨城市生了海阳,森林之国生了林涛。两个小男孩,加上老公这个大男孩,我就是那男孩堆里的公主,哈哈。”菡萏(@涫涫妃)的博客个人简介这样写。和德国人小憨有了第一个孩子阳阳之后不久,菡萏就去了德国定居,不久有了第二个孩子涛涛。辞去大学的教职,成为一名全职妈妈。

然而她这个全职妈妈始终有些不同。不知道是不是身为译员的关系,对专业主义有种本能的执着,跟她聊育儿或者看她写的育儿文章,会不时被“脑神经发育”,“视觉神经发育”,“大脑构成”这样的字眼砸到,然后诧异于她的专业性和科学性。当别人还在纠结于宝宝什么时候翻身什么时候坐的时候,她拿支录音笔,每天录下宝宝的发音,分辨出元音和辅音,然后和自己学到的科学知识相互印证。她写文章记录育儿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写对德国教育的体验,透露着她对育儿的各种细致观察和严肃思考。借着育儿,她又把知识面拓展到一些有趣的领域,比如视觉信息获取及其在建筑绘画上的应用,等等。和她聊育儿,会给我一个画面:她就静静地站在一个地方,默默做她的事,很专注。那个地方慢慢化开去,连到整个世界。然后,什么都通了。一如她秉持的信念:育儿之道贯通政经文化世相百态。

 想要访问她,是在我自己成为一个妈妈并尝试了7个月全职妈妈的生活之后。和她比起来,我有更多的帮手,只有一个小朋友,生活在母语环境(菡萏不太会德文,和先生用英文沟通),看起来应该轻松很多。可我还是不时会被种种繁琐干扰,滋生负面情绪。常在恨不得分分钟抱她在怀和时不时缅怀自我空间的焦躁之间纠结。于是假公济私地,以三明治之名,对她作了这个采访,看她是如何在这些日常的琐碎中保持这种热情,又如果把繁琐的生活过得如此有趣和有启发性的。

鲍菡萏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4年,上海外国语大学口译2年。

深圳市市长班组口译员。

宁波诺丁汉大学任翻译讲师3年,自由口译市场5年(兼)。

现在德国做全职妈妈,关注德国教育,从细微之处发现问题和思考问题,愿与大伙儿探究育儿之道。

博客地址:

财新网思享家:http://i.caixin.com/home.php?mod=space&uid=5544&do=blog&view=me&from=space

新浪:http://blog.sina.com.cn/u/1621666932

Q:理想这个奢侈的东西,变妈妈以后,还在吗?

A:家庭理想就是现在这样,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过。

职业理想呢我连明年在那里住都不知道(笑)。我挺想写作的其实,然后干什么正职都不放下写作。但是我觉得目前的水平来看吧,也就写给自己看看挺好,过了三星期,回头一看,哦,当时有这么些事情啊。一直就停留在一个笔记的水平。然后因为一直坚定地觉得自己是一个译员,而写作跟翻译有很大的关系,觉得要让两者形成促进的关系。

Q:你会给自己定具体目标吗?

A:这个对于我来说,暂时没法设想。因为我都不知道会在德国还是美国还是哪里。我会想的是,我现在能做什么,做的什么,是对以后的工作能力有用的。工作么,那就需要很多能力了,我就看看现在最有条件改进的是什么方面。

Q:你会对这么多不确定性有不安么?

A:其实就算我在工作的话,比如做一个活跃的自由口译员,也是天天面对不确定性的。这个我身边也有例子,比如我老公的嫂子是电视电台节目的自由供稿人,他的一个好朋友是舞台制作,包括我对门的托儿所妈妈,她的下一个孩子在哪里,她都不知道的,都很多不确定性。

 面对各种不期而至的变故,正是妈妈生活的重头戏。大变故小变故不断,生活能掌控的部分很少。只有多吸取别人的经验,对各种情况在心头手头都做好准备,不存侥幸心,也不陷于恐惧;考虑周详而态度放松;临事不慌、不躁、不怨,踏实解决问题,能不求助不求助,需要帮助也不羞涩;与“不讲理”的对手谈判时,能抓住对方特点,适应对方认知能力,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心理素质的磨练,其实离职场的磨练,也没多远吧?

Q:人有很多情绪需要有不同的事情来处理,有些需要工作,有些需要朋友,变成全职妈妈的你现在怎么平衡这些情绪?

A:我现在生活里头,称得上怨气的东西真是少之又少,所以我需要平复的处理的情绪,本来就很少。顶多就是今天一直想写一篇东西,结果没写出来。

Q:我觉得你很好玩。你学东西写文章很认真,看起来很专业,像是个很紧张的人写出来的。可是在生活里,你放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是什么原因可以让你这么放松?

A:原因我大概知道。就是心神和身体动作归一的时候,大脑很满足。最快乐的状态,最容易在有点挑战的大型玩乐设施上找到。比如你上了独木桥你要平衡,不然你就掉下去了。这时候你所有的大脑运算,都只能是这个平衡,因为虽然你“知道”你很安全,下面是沙子,但是你还有一部分大脑,是很严肃地觉得你在危险之中,这时候绝对心无旁骛,这个状态,就是身体和心神合一。这种身心合一,不是宏观来论的。是在每一个动作里面的。比如我要出门。我推着童车。我得先开门,门有很重的弹簧,会自己弹回去关上。如果我心思放在 “出门”,也就是 “目标”上头,那我整个人就很急躁。我会一手撑着门,不让它弹回去,一手试图把坐着涛涛的手推车推出门,然后两边都搞不好,出门也出不快。可是如果我把心思塌下来,就是专注地先把门用门塞固定,肯弯腰去拿门塞,塞门塞。然后回身走几步,再推车。虽然步骤多了很多,但是全程心都很静,也不去想出门的目标。但最后终归还是会出门。

我在财新的思享家上面得到一次提问机会的时候,就问了大家:“生活中真正让你烦心和爆发的事情,是小事情还是大事情?” 结果大家都说是小事情。还有个人说,尤其是出其不意的坏消息。要是坏消息里面,还能现成找到别人来责备,那就更怒了。这些思路,其实本身都是看育儿书时候启发出来的。金刚经里面有句话:念起即觉,觉已不随。 如果责备别人的念头起来,但是克制,那就是不随。但是都说克制很难。如果只是靠克制力,还真是蛮难。还有一个助力,就是认识。对事情的起因,有个什么认识?这个真的蛮重要。

Q:这个“认识”是推动你去了解很多专业知识的动力么? 比如小朋友脑神经的发育?

A:那些发育的知识啊,只是想了解孩子的经历。结果发现他们对世界的经历,还真是很不同啊!前头说的”认识“,都是副产品。

Q:对孩子多些认识,就不会怨了对吗?

A:呵呵,说实话,以我现在的修行,现场来气了还是会责备,但是事后就绝没有积怨。因为我知道我的责备,是出于我的感受,而不是他们的动机有错。如果我觉得我过分了,我的道歉是真诚的,不是因为有人说过应该道歉。原则上,我俩都不主张提高音量,但是这种情形就一定会有。小憨见到我发脾气,他就会来抱抱,说”你不容易啊“这样的话。说到底,他希望孩子有一个风平浪静的妈,他能做的也就是去安慰这个发火的妈。这个说起来蛮简单的。可是一个屋子里呆着,一个人两个人火气起来了以后,一般都会有 传染和触发的链条。如果接受情绪的传染和触发,说起来是蛮被动的。真正能主动,能做自己情绪的主人,就是小憨这种安慰的做法。

Q:回到前面的那个问题,你觉得你在育儿这件事上,自己是放松的吗?

A:嗯,我自己觉得,很放松。但是这种放松,也并不是对于孩子的前途,毫不在乎。基本的生存压力,我们还都有感觉的。如果说相对放松,也只是因为我和小憨对于职场和生活需要的能力,有一个很宽的认识。而且我们有我们的核心。比如 既勇于探索,又知道自己当前的局限,不莽撞。比如 乐于助人,这个阳阳很乐于,但是在助人的时候,不能被自己的 施助于人 的美好感觉绑架,还要学会了解和尊重别人的意愿,这个都是很高难度的,但是从小留心,应该能培养出来吧。还有抗挫折, 我对抗挫折能力的理解,首先是一种不牵涉到具体 技能 的自我感受。就是他会有一种潜在的扎实的感觉,我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有用的人,能想出办法的人。这种感觉的来源,就是他一直在完成挑战。很小的挑战,但是完成。每天积累很多这样的成就感他就不会在具体的挫折面前,把自己全部给否定掉了。还有就是接受人和人的不同。

Q:前面都是说怎么放松怎么防止怨气,那你怎么在育儿中找到high点?

A:学习啊。学了很多东西,不仅是枯燥的知识啦,很多身体上的体验,在游乐场里面好开心。我小时候是那种,天气一冷,外婆就说你不用起床了,坐一天,两天,三天。现在很多体验都才补回来。还有学歌啊童谣啊,我还得学德语。

Q:你现在都从哪些地方了解那些专业的育儿知识?

A:记得当时教课备课,经常到ted.com上面找视频资源,还有看 Scientific American,偶遇了两个人。然后就顺藤摸瓜找了类似的研究综述来看。小憨有个好朋友,搞人类视觉信息合成的电脑模拟。去年也生了小孩子。于是共同话题不少。很多小孩子的很多所谓”古怪“行为,跟他们的视觉信息获取和解读系统,有很大关系。然后最近看到一个有 autism的叫做Temple Grandin的女科学家,她的一项工作是根据 牛啊马啊这些动物的视觉体验来设计牛栏啊马圈啊,等等配套设施。她就讲到马是怎么样识别物件的,我一听就乐了,涛涛现在基本还和马差不多——视觉感受上来讲。再往前,就更差不多了,可能还不如马。那这些“差不多”,也是high点,因为这些visual manipulation的东西,跟广告啊创意啊,建筑啊啊绘画啊都有很大的关系。还有一大块相关话题,就是对与神经病的理解。领域很宽。我的基本后续构想是从这些大家听说过的现象,切入下去,抓住脑神经层面的关联,来推动大家对孩子体验的了解。可以讲,对孩子的理解,和对神经病的理解,都还很差。

Q:你有苦闷的时候吗?

A:有啊。苦闷在于,我挺想把现在这些认识都写出来的,但是怎样写得生动,是一大难题。急于写不完,也是一个苦闷。而且我始终有一种警惕,这些知识,本来是为了更好地和孩子相处,才去读来并反复检验的。有了很多感想以后,自然也很想写出来。但是写作是牵扯掉很多精力的。而且可以说,就是”自我“在谋求领地。这就是”我的地盘,我的事情“。不要搞到后来,不顾跟孩子相处,老想着写自己的东西。那不是本末倒置了?

后记:采访的时候是菡萏的早晨,她刚起床,边喝咖啡边跟我聊。我说你不用送宝宝上幼儿园吗?她得意地说,小憨会送,所以我不用早起。她一直说自己有个好老公,是奶爸中的战斗机,可以帮忙应付育儿中的琐碎,彼此“认识”对方,还可以对话。采访完我想,如果一个人一直能这样心存感激地去生活,也许就更容易平静地面对动荡和琐碎,更容易去发现琐碎之外的“有趣”和那一抹灵光。

——————————————————————————————————

以下是菡萏写的一篇文章

陪你做一只蘑菇

有天看见一位大学同学转发的《陪你做一只蘑菇》,讲一位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整天撑一把伞蹲在房间墙角里,不吃不喝。有个医生,也撑把伞,来和他一起蹲着,说自己也是一只蘑菇。病人点点头。后来医生走动起来,病人说,蘑菇怎么能走呢?医生说,蘑菇当然能走啦。后来医生吃东西。病人说,蘑菇怎么能吃东西呢?医生说,蘑菇当然能吃东西。几星期后,这病人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虽然,他仍把自己当做蘑菇。

这位同学,家有一女一子,我俩虽隔千里,相互取经,也相互取暖。《蘑菇》一文,击中我的一些感触。当时看完我就许诺她,会写一篇回应。

蹲下去陪病人做蘑菇,成功影响到病人的行为。同伴的力量,朋友的力量,认同的力量。这些力量,家长往往疏于利用。我亦如此。

有一天黄昏,刚下了公交车,阳阳说他走不动了,要睡觉。出了幼儿园一路玩回家,走了好久,坐地铁,转公交,时辰确实已晚,看阳阳眼眶深陷,刚才在公交车上差点睡着,我知道他确实累。累得说话都带哭腔。我一听,着急。我拿小轮伞车推着胖涛涛,必须两手推,腾不出手来抱阳阳。他三岁多,我单独抱抱还行。再推个车,还得上坡,可搞不定。我必须鼓励阳阳自己走。于是我开始劝。劝也是顺着他的话劝。大意是:哦,阳阳要睡觉啊,对,我们快点回家睡觉,家里有床。云云。

阳阳听不进去这话,指指地下,急得叫起来:我要睡觉!我要在这里睡觉!

我看看地下,下过雨,石板湿漉漉的,气温才10来度。就又开始说道理。哎呀,这里冷啊,你看,石板是湿的,冰冰冷。云云。

阳阳大哭。

我心里也很抓狂。深呼吸,深呼吸。看看四下无人,确定了不会有人来救我。只能沉下心来想办法。办法往往自个儿冒出来,并不通过意识层面一步一步想出来。尤其是绝境中的办法。脑子里似有幅黑幕,背后有高速的自动运算。如今前沿的科学,对这黑幕的存在,和幕后的运算,好歹有些研究和认识了。凭空来的灵感,其实并不凭空。当时我灵机一动,恐怕连《天龙八部》里虚竹破解无崖子围棋残局的情节,都有一份功劳。

我索性就更顺着阳阳的话说。干脆加入他的阵营。我连说带比划,说在这里放一张床垫,放上枕头,放上被子,来,我们一起在这里睡。然后作歪头枕手睡觉状。阳阳跟我一起做。然后他就说他睡好了,有力气了,跟我一起走回家,用不着我催他一句。

我心里吃惊坏了。太容易了这!不就是陪着他想象了一番游戏了一番嘛。他就要这个!

那些道理啊,回家才有床啊,石板太冷啊,他怎么不知道!他需要的不是妈妈跟他叨叨一遍道理,是妈妈投入他当下的感受,作他的伴儿。

几乎一样的情节,过了几天,又上演过一次。他又说走不动了,要就地睡觉。这次我吸取经验,直接就跟他比划打铺睡觉。比划完他爽气地跟我走回家。

我跟老公细说此事,感慨万千。我说咱们大人啊,不也爱跟知心知肺的人,吐个槽,聊个痛快天嘛。闺蜜聚首,说说烦心事儿,也不求什么解,就是说说。很多事本来就无解,总还要找到力量去面对。有同道的,知甘苦冷暖,能倾诉倾诉,就生出些许力量。阳阳也有这个需求,可是他(三岁半)还不能在电话里跟小朋友说这些事情,不能上微博上Facebook,不能约朋友单独出去泡咖啡馆,不能找哥们喝盅酒。莫说这些不能够做,他也不能写篇日记遣遣烦闷,不能去门口抽根闷烟,不能去健身馆发发汗,去瑜伽馆静静心,去做个美容,去做个足疗,狂买一通东西,怒吼一顿孩子老婆。

一句话,孩子没别的辙。

孩子需要陪伴。需要有人说出心里话。莫说三四岁的孩子,表达抽象的感受还不利索,连发音的肌肉群指挥也还不熟练,说话需要更多的控制力。就是上小学的孩子,乃至很多成人,表达自己,都颇费力。气得只知道瞪眼,说不出话;累得不想说话;急得找不到词,种种情形都有。不论好坏坏话,真话谎话,“爱你”“对不起”,都有说不出口的时候。

我身边就有孩子,比阳阳还大半岁,爱哭腔叫喊。每逢此时,他妈妈会喝他“好好说!”“不要叫!”“不要哭!”。可是下完命令之后,没有其它内容,就等着孩子自己好好说。我作为旁观者,当然容易取一个评论者的姿态,暗思此举不当之处。可是反观自己,也常说出这样的话,单看我有多累,多饿,多烦。“不要哭,好好说!”这话简直是自己从嘴巴里冲出来的,拦都来不及。由此也体会到,很多道理,孩子虽然都懂,临事却另有一股冲动,抢在理智的前头,决定了他们的行动。按照Daniel Kahneman在《闪念与沉思》一书中的分析,这是人脑子里一号系统与二号系统永远的冲突,谁都逃不过。就科学界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此论与脑神经的生物物理现实也合得上。暂不深议。

只要我还有力气办到,总要先从阳阳的角度说几句话。把他刚刚的经历说一说,把他的感受说一说;哪怕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形,以前说过类似的话。他爱听这样的话。谁不爱听呢?谁不爱读那些击中自己感受的文学作品呢?听的时候,人就平静下来了。平静下来,他还是非常讲道理的。如果“不要哭”这样的话已经冲出口,出口就出口了,与其沉浸于懊悔,不如接下去说,依然去帮孩子说出心里话,远胜过在僵持中干等。

国内市面上有本翻译过来的书,名叫《怎么说孩子才会听 怎么听孩子才会说》,我猜大致也说这些内容。其实题目中的“孩子”,大可以改成“别人”。先顺着别人的话说,而不能光想着自己的目的和主意。先倾听,先理解,先建立对话通道。

听与说,都不是目的本身,只是着手之处。而着眼点,在于良好关系的建立和保持。这话很多人都懂,很多人比我做得好。只不过都用上司那里、客户那里、同事那里,回家就想不起来了。不过话说回来,就连专业做服务的人,不谙此道者,也多如牛毛。不谙还罢了,根本不肯学。他们永不明白,当你说出认同的话——而不是站在对立面提要求,要求别人冷静,要求别人体谅,要求别人克制——当你蹲下来说自己也是一只蘑菇,你就拥有多大的影响力!

注: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一书的书名,译作《闪念与沉思》,为本文作者所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三明治妈妈访谈4:菡萏的专业主义育儿之路

  1. Fanny

    同为跨文化孩子的妈妈,虽然当妈不久,仍有阶段性育儿焦虑,和时不时的困惑,这篇采访中的主人公对我有启发!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