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jiang3s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

8,956 views

文/花菜

我的父亲60年代初去了新疆,是知识青年,却搞不明白为何不属于知青,因此也没有知青返乡子女户籍上的照顾,于是从第一个孩子出生起,户口便想方设法地落在了母亲的老家江苏常州,以防将来退休回乡和子女两地分离。

我的出生得感谢一位大人物,这是我长大工作多年后才得知的秘密。1976年一位大人物在龙年即将结束的时候离开人世,天下大乱,停工停产举国哀悼,于是一个计划外的小生命得以降临人间,那就是我。

平生第一次出门便出了趟远门,出生还不到两个月的我躺在母亲的“超级软卧”上度过了人生的第一段旅行。四天三夜之后,我便作为母亲的随身行李横跨中国版图从鸡肚子来到了鸡尾巴,一晃15年。

所以对于出生地我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和感情,据说三岁时我曾在运河边的一幢两层小楼上度过一段短暂的童年时光,那条巷子叫青果巷,和大名鼎鼎的瞿秋白老宅比邻而居。“二楼窗口一个扎着红头绳小辫儿的女孩儿,不停拔下梳子上的细钉使劲扔出窗外,然后倏地一下趴上窗台上期待细钉入水发出轻轻一声扑通。”脑海中总有这样一个画面定格在那里,一如河对岸一扇窗后的无意一瞥。哪能想像这画面的主人公竟是儿时的自己。

和哥哥姐姐一样,从上小学的那一天起,我的户口本便被一张“正在迁转中”的证明代替,这一迁便迁了10年,直到高二结束的那个暑假,因为考大学必须在户口所在地并且落户至少一年。

那时候每个学期都有跟随父母回口里(内地)的同学,全班为他们开欢送会,幸福得就像光荣参军的战士。而那时遥不可及的口里在孩童们的眼里是那么神秘和向往,仿佛那里便是幸福生活的开始。于是,当我也有机会选择时,我不假思索地选择了离开。

我并不清楚这个选择对我意味着什么,远离父母和朋友,完全陌生的亲戚和方言,新的学校和同学,以及两地巨大的教学差异,这些问题甚至都没来得及出现在我的大脑中,便懵懵懂懂退了学,四天后踏上了那趟多年来承载一家人变迁的54次列车。出发前就着葡萄酒和我的五人帮、七人帮话了别离,关于他们的记忆也大多封存在了那一天1992年8月12日。

回到我户籍从未离开的地方,同学们对我这个从新疆来的插班生充满好奇,他们会问我住的蒙古包暖不暖和,上学是不是骑马,然后卷着僵硬的舌头学我说脸盆儿的盆儿。所幸同学们并没有嘲笑当老师用方言叫我而我浑然不知的尴尬,反而乐得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纠正我别扭的发音。吴侬方言妙在入音的运用,而这对我来说很难。于是当我发现不会说并不影响听得懂之后,我便心安理得地放弃了掌握一门方言的想法。

老实说,在埋头苦战挤占独木桥的日子里是很难结下深厚的阶级友情的,所以那两年高考前的日子我过得很专注,父母不用担心早恋,不用担心班干部分心,对这个城市不熟根本不知去哪里玩。甚至连聊天消磨时间的朋友也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专心读书。高三那年,几位令人尊敬的老师在我身上创造了三级跳的奇迹,如愿以偿地把我送进了重点大学。

也许在还不懂得畏惧的年龄习惯了变迁,甚至觉得换一个环境从零开始其实并不赖。于是在父母从小灌输“好女儿志在四方”的思想指导下,在同学们纷纷以常州为圆心,南京上海为半径画圆选学校的时候,我的志愿上从一本开始就一个比一个远。出生一个地儿,长大一个地儿,大学一个地儿,工作一个地儿,那时对自己人生的规划是这样用地域代表的。

选择学医并非有多么崇高的理想,只是因为填志愿时面对种类繁多不知所云的专业无所适从,于是从了当年隔壁邻居的选择。没学临床并非因为我另辟蹊径对某种小学科情有独钟,而是当年没有胆量不写服从,一不小心从优服从到了一个冷僻的边缘学科。选择湘雅也并非知道其曾有过“北协和,南湘雅”的声誉,只是因为它在江苏省招2个,而令一所学校只招1个,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让人忍俊不禁:北医曾是我的首选,母亲戴着老花镜帮我查代码,查了很久之后她抬头告诉我:”找不到,今年北医可能不招。”而我居然信了。

生活就像一部戏剧,我门只是自己那部的主人公,偶尔在别人的场子客串两幕,而不论哪部,剧情的发展往往不在你我手中。后来,曾经令人懊恼的专业先后成为让我顺利入沪工作和加入外企的敲门砖;后来,在出国、考研和换个好工作的三条路上逐一探索终于推开了一扇窗;再后来贵人引路在职业的道路上越走越宽。

这辈子有多少阴差阳错还真很难说清楚,无心插柳几十年倒也稀里糊涂混得还不错。崔健曾唱:”30以后才明白,变化比计划还快。”而我这三十多年的生活轨迹也印证了阿甘母亲的一句话:“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的味道。”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3 thoughts on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

  1. 沙莎

    又一个支边人士的子女,看着挺有共鸣的。我的小时候也是这样,在火车上来来往往,搞不清到底哪里算家。。每次有支边子女回去了他们父母的老家,总是不假思索的羡慕。可真回了故乡,一句方言都听不懂。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最好吃的永远是没吃到的那一颗。

    [回复]

    花菜 回复:

    沙莎莫非也是?也是新疆吗?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多吃几颗就会发现剩下的也差不多,于是就会专心享受含在嘴里的那一颗。

    [回复]

    沙莎 回复:

    不是的,我爸妈是去了内蒙古:) 生活就像巧克力,有的人无论吃多少颗,永远对下一颗抱着强烈的好奇心,甚至想着自己能造出什么样的味道来。。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