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hao2

三明治妈妈访谈5:海归妈妈办国学堂

14,927 views

haohao2

皓皞, 成都人, 两个女孩儿的的妈妈, 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广告系和经济学系双学位毕业, 在某国际知名跨国企业市场部工作5年, 之后前往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攻读MBA,  目前在上海创立了一所专门传授国学的学校――礼韵堂。在那里,爱好国学的成人和孩子们可以严谨认真地学习到古琴,古筝,笛子,围棋,书法,国画,诗词等传统国学项目。

这是一份夺人眼球的混搭经历:从西部到东部,从国内到国外,从“白骨精”到创业者,从外企到国学,从职业女性到母亲。还没遇到皓皞,就知道这会是一次非常有趣的对话。

我与皓皞进行了一次单独的长谈,从一个创业者, 也从一个母亲的角度,了解了她的故事。

在礼韵堂的网站上,“关于我们”一栏的下面,清新大气地罗列着礼韵堂的愿景:

国学溯源,新者通本
半个世纪以来,我们用西式教育实现了全民的通识教育。然,西式教育所得大多为“术”,且因种种天然因素所限无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的“道”相融。在中国这样一个情中有理,理中有情的社会,若有术却无道,晓新却昧本,则与有目无心没有差别。

我们希望,在礼韵堂这样一个国学聚集之地,可以与研习者一起,在对国学的溯源与践行中,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智慧的传承,以及中国品格的再塑造。使得我们这代及后代的接受西式教育的新者们能做到入世时坚而能容,静而能守,和而不流。”

我很喜欢这段文字,很有共鸣,于是,我们的对话就从礼韵堂开始了。

Q: 你怎么会想到要办礼韵堂呢?

A: 我商学院毕业后从芝加哥回了上海。 去年5,6月间, 生完老二修产假的时候,想去学个和中国文化有关的东西。 我自己是从30岁才开始看中国瓷器, 学习中国画,书法, 开始欣赏中国民乐, 接触了以后, 特别有感觉,想利用那段时间进一步学习一下。

从小到大, 我主要在中国接受教育, 但我们的教育体系受西方文化影响很大,  学校和家庭给我们灌输的多是西方精英式的价值观: 要积极, 上进, be aggressive,我也是一直这么要求自己的。 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这是有缺失的:人一直保持积极上进的状态是相对容易的, 而能够在顺境, 逆境中保持一种中正平和的心态,却很难,至少我是不会的。

从来没有人教过我怎样关照自己的内心, 而中国传统文化恰恰是很强调这点的, 中国的哲学、音乐、美术都透着这种精神,值得玩味。 在我一直以来的人生经历里,这些东西都被边缘化了。

于是我看是开始翻看孺释道的书籍,开始看的也很简单,都是很入门的东西,慢慢就逐渐喜欢了。而且是越看越欢喜,太多了,太丰富了。这些教育其实在我们小时候就应该有,可是没有,而且, 除非有很深厚的家学渊源, 我的父辈们小时候也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

我自己想学, 也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学, 于是就开始寻找此类的培训机构。 看了几家之后,有些小小的失望。 我相信这些培训机构一开始也是怀着赤子之心去传承和弘扬传统传统文化的,无奈受到很多限制, 有很多妥协,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于是,我想自己试试看,设立这样一个机构,找到非常认真的老师, 非常认真的学生,通过正统,严谨,系统,深度的专业化课程体系, 满足彼此对传统文化的热爱。

我相信像我这样的人是有的,也相信这件事的可行性,于是很快就开始筹备,大约个月后,礼韵堂就成立了。

Q: 能给我们描述一下你现在一天的生活状态吗?

A:我早上会陪孩子起床,吃饭,  然后步行到礼韵堂上班, 早上10点到下午4点我会非常高强度地工作,4点离开公司,陪伴两个小朋友,吃饭,洗澡,阅读; 晚上9点到12点,等她们睡了以后,又是我工作的时间。工作上的事情非常多, 开发课程,和老师交流,进一步的市场开发,事无巨细,一定都要放在心上。

Q: 创立学堂的过程顺利吗?

A: 礼韵堂从开幕至今已近4个月的时间。从最初的想法,筹备, 到目前有稳定的学员和老师,整个过程进行得很快,因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当然,通过几个月的实践,发现困难还是不少的;我们最初的设想很理想化, 所以也经过很多自我肯定、自我否定,再自我否定、自我肯定的过程。

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想,当初是不是应该准备地再充分一些, 再慢一些;因为我们整个筹办过程充满激情,和我们上学院里计划周密详尽的B-plan完全不是一回事情;但转过头来说, 如果真的周道到方方面面,这个事情可能就做不到今天的样子了。

我不打算急着扩大规模,向市场妥协,想认认真真把眼下的学堂办好,长期达到盈利的目的。

Q: 你找到认真教的老师和认真学的学生了吗?

A: 有。虽然很难,但很多事情我们很坚持,比如说师资,我们坚持寻觅我们所能找到最好的授课者。 目前,我们老师的专业水准基本上都是演奏级的,有音乐学院的教授,有国家副高级演奏家,代表国家去海外演出的,学养深厚,阵容强大。 我们认真对待来的每个学员,尤其是小朋友。我自己也是妈妈,知道小朋友的教育不容一丝一毫的马虎,如果出错,机会成本就太高了。

从学堂开幕至今,我们基本没有做过任何宣传,全是靠学员之间的口口相传的。我希望我们要找的学员,一进礼韵堂的门,就有对的感觉;我们也不会去hard sell, 投缘的才会走在一起吧。

现在的学员有周围的白领,还有价值观很相像的妈妈和她们的孩子。比方说有个妈妈在这里学茶艺,她的孩子就在同一时段学古筝。

很多妈妈十分优秀,我也很乐意通过礼韵堂的平台来让大家达到相互抱团,学习的目的,也欢迎大家多来坐坐,看看。

Q: 这么优秀的师资, 你凭什么打动他们呢?

A: 执着吧,我和上音的教授谈,和那些演奏家谈,反反复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其实他们是没有生存压力的,打动他们主要是我的诚恳,和我能找到的诚恳的学员,大家能够在一起踏踏实实地学东西。

有时我也感慨:自己是用一种极具野心和积极的状态完成一件中正平和的事情。

Q:家人和朋友对你支持吗?

A:我老公很支持, 不过说实话他没有料到我会这么忙。 我时间特别紧张的时候他会帮助我分担家里的事情; 我得公婆和父母也会轮流来上海帮助我们看看孩子。 我现在的合伙人也非常好,他也是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校友,是主要的出资方。 他非常认同国学教育的重要性, 给了我充分的空间去实现理想。

Q:很多人忙着拉家带口移民去美国,你放着可以留下的机会反而回来了,为什么?

A:我在美国生活了三年, 第一年陪着先生在芝加哥大学读书,后两年我自己也进入芝大商学院,生活上开始很快就适应了,但之后就开始不适应,那是种更为深刻的不适应。 别人眼里, 自己也算是所谓的精英人物,有很多鲜亮的标记,:比如名校的MBA,顶尖跨国公司的骨干……一长串的名头、 职责和光环。 可真正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发现在异国, 对自己的身份和认同是有问题的。

我看梵高,莫奈的画,喝牙买加的咖啡,品法国的酒庄红酒,这些东西研究得再精湛,再有心得,永远都是别人的东西,从来就不是在我的血液里; 心灵空虚的时候我会找哲学书来看,尼采,弗洛伊德,可再怎么看, 总觉得隔了一层, 在我的DNA里, 我找不到些他们的影子,很少有共鸣。 真正让我觉得可以安身立命的东西却是我们自己中国的东西。回到中国,尤其是被传统文化包围的时候,我觉得对自己认知的问题就少了纠结,多了踏实。

Q: 出国之前你在跨国公司工作, 为什么生完孩子却选择了更为辛苦的创业?

A: 从美国回来后,我一直在一家品牌咨询公司工作,我的老板对我十分尊重和理解,我在这段工作期间,怀孕并分别生下了两个女儿, 生完老二后, 我回去上了一个月的班,但发现此时自己实在不能做到工作和家庭兼顾, 于是就辞职。

辞职后我也体验过当全职主妇, 不适应。不习惯自己突然之间就成了某某的太太,某某的妈妈; 于是我就想自己应该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既能陪伴孩子,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觉得很幸运,能找到两者有机的结合点。我首先是个妈妈,家庭永远是第一位的,但孩子并不是我的全部。 我想用行动给她们做个榜样,虽然辛苦一些,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享受到更深刻,更长久的幸福。

Q: 你提到了每天回家陪孩子阅读,你的两个孩子还很小,已经开始阅读了吗?

A: 是的,我大女儿两岁半,小女儿快一岁了。我非常着重培养她们的阅读能力。

阅读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我非常感激我爸爸妈妈的一点,是他们培养了我很好的阅读习惯。

我的父母本身是特别爱读书的人。我小的时候, 家里有个巨大的书房,里面有几千本书,有文学类的,哲学类的;我爸爸妈妈那时在国企上班,单位也有图书馆,所以每个礼拜我都会去借书。 我读书最高峰的时候是初中,几乎是每天一本书。只要我的学习在中等以上,他们对我的阅读从来不干涉,。

初中的时候我的成绩的确就是中等以上, 等到了高中之后,第一次考试我就是年级第一,之后一直在年级前三,直到后来去了北大。 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学习过,现在回头想,良好的阅读习惯保证了我在较短的时间内能够获取更多的信息,而且, 阅读也让我现在能快速进入状态安静专注地去做一件事。  知识积累到了那个份上,学习也就很容易了。

所以,我在老大4个月的时候就开始给她看布书,然后逐渐过渡到翻翻书,绘本。我每周都会让孩子看10本以上的新书,再加上已经看过的书,应该会有20本左右。

现在我们家里就有500到600本的绘本。我表姐也爱给孩子看书,所以我们常常和我的表姐换着书看。

Q: 这么多书,孩子能消化吗?

A: 每天3本,我读给她听,或者她用看图说话的方式将给我听。没有问题的。

现在我给她选的书基本都是5岁以下的,有时候也会挑选5岁以上的给她听,有的她不会有耐心,那我就跳过,等过段时间再讲。

Q: 开始让她们学英语了吗?

A: 也有,我们开始教老大一些简单的英语词汇,有时我们会把一些英语卡片放在沙发上,说个中文词让她把相对的英文卡片找出来,她很喜欢这个游戏。

有时候我们也会买些双语的绘本,让她来挑喜欢用什么语言,70%的时间,她会选择让我们用中文来讲故事,我们没有push她,顺其自然。我们所做的就是把她需要的东西准备好,由她自己来选择,自己往前走。

Q: 你有让她们接触国学经典吗?

A: 有,我给老大读过三字经,她不喜欢,后来我就试着给她读唐诗,韵脚朗朗上口,很美的语言。 我没有要求她会背,就在临睡前给她读,她很喜欢,结果不知不觉居然也背会了不少。我希望早早培养她对汉语的语感。

我们礼韵堂也有国学课程,结合了千家诗,四书五经等等,但目前是针对中班以上的小朋友和小学生,等她们大了再来我堂学习吧。

Q: 你会希望孩子成为怎样的人?

 A: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从小衡量成功的标准是很单一的,基本上就是学习要好。 我也和我父亲谈起过,他也表示很无奈,因为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整个中国的价值观也是很单一的,。 我们这一代有机会去看了世界,便会有更多的想法。

我觉得我活得太要强了,一直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对于女儿,我希望她们能够生活得随性一些,有一颗平常心,过更轻松更享受的生活。我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找回平常心的路上。

我希望她能够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现在开始我就很尊重老大的选择,也给她很多选择的余地。包括周末的家庭活动,我都回征求并尊重她的意见。

Q: 做妈妈后你觉得自己有变化吗?

 A: 有,我学会了放下身段,设身处地地为孩子着想, 为别人着想。

老大睡觉前,会要求我抱5分钟才睡。 有一次,我有个非打不可的电话会议,当时我抱着她,心里挂念的是那个电话。可是我突然悟到,孩子此时是如此需要我,因为屋子马上就变得漆黑了,她想让妈妈陪她更久一些,让这份温暖长一些。我想明白这点以后, 就能理解她了,能真正放下身段,站在她的角度去想问题。

我和我的父母之间,很少说我爱你,有时甚至觉得这三个字很难说出口,他们非常非常爱我,我亦是,可是彼此都没有放下身段。

现在我会更敏感地去体会父母,孩子,甚至是来礼韵堂的学员,体会他们真正所想,发现并满足那些没能说出来的需要。

Q: 能想象一下三年后的你自己的状态吗?

 A: 三年后,两个孩子都长大些了,我应该会有更多的me time吧。首先是要把眼下的学堂办的更加精进,那时的规模应该扩大了。

Q: 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些你现在正在读的书?

 A: 没问题,我看书非常杂,近一年我在看的书有:

《四明别墅对照记》,《相约星期二》, 《非常与正常———上海“文革”时期的社会生活》,《近世古琴逸话》,《香奁润色》, 《茶间道》,《老子心解》,《寻味记》,《图画书》,《阅读与经典》,《中国传统文人审美生活方式之研究》, 《退步集》,《做才是得到》,《蜗牛食堂》,《味道》, 《第一宗罪》,《美的沉思》, 《艺术是同床异梦》, 《不是为了快乐》, 《中国文化要义》,  《无非求碗热汤喝》,《叩响命运的门》, 《细说民国大文人》,  《中国古代文化常识》, 《孤独的美食家》, 《青花的世纪》,《Way Positive discipline for first three years》, 《Call the midwife》, 《The alchemist》

 我看书比较多且杂,这是我在当当网上近一年的书单,有些书还没读完,

 liyuntang2Q:谢谢你的分享, 非常坦诚。我注意到在你的微博上,也经常有写的大段的育儿经,介意和三明治的读者分享吗?

A:不谢,欢迎大家经常来我们这里看看,我们也十分乐意提供活动场地。如果我的文字对大家有帮助,我一定分享给大家,也再次谢谢你们!

 

编后记:由衷感谢中国三明治另一位同仁Viva@维娃荷 为此次访谈牵线搭桥。

我和皓皞的对话直接约在礼韵堂里,在喧闹的城市的中心位置,这的确是个清雅的去处。学堂布置得简约大气,没有花哨的摆设;其中的一间教室里摆了三张古琴,温暖的灯光,粉白的墙壁,让人顿时心生安静。

我们在学堂的书法教室聊了整整一个上午,很投缘,也很欢喜。 说实话,我最欣赏她的地方,是她不再依附于旁人的价值标准去判断自己的优秀, 她很勇敢,也有魄力。用她的话来说,她正在以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完成一个中正平和的目标,一个真正属于她自己的目标。而她自己,也正走在重拾平常心的路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