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uit

裸辞这一年

33,418 views

 编者按:这是三明治上的热贴《裸辞or Not》的续篇,作者泥小碗@睡觉睡到自然醒2012 原来在北京的外国媒体工作,在裸辞的一年中,回到家乡柳州,经历了亲人的变故,也配父母去了台湾,在家翻译以及教英语,也体会到了大城市和小城市对幸福生活的不同定义。

i-quit

文/泥小碗

2012年4月24日,我离开了北京。在离开之前,从上学到工作,我已经在这个空气糟糕交通拥堵的大城市待了近十年。这里有很多回忆,有很多朋友,但是我真的想暂时离开——没有一丁点儿什么“逃离北上广”的纠结,就是想回家。辞职之前当然也经过了各种想法的互搏厮杀,所以才有了上一篇文章《裸辞or not?》。我真的辞职了,也真的回家了。

亲人们

虽然工作在二月份已经辞掉了,但是租的房子还没有退掉,所以过完春节后的三月,我又回到北京收拾行李处理各种首尾小事。房子是五月份到期,所以当时没有那么着急离京,还想着跟北京的朋友们都好好聚聚之类的。可是四月初一天晚上,接到家里电话,说小姨昏迷不醒。当时我就哭了,这件事说来话长,一如我跟小姨的感情一样难以简而言之。总之当下我就决定尽快回家。跟房东和舍友商量之后,房子的租约定在四月中旬结束。就差三天就能登上飞机回家的时候,又接到家里的电话,说小姨病危。我回到家的第二天,参加了小姨的追悼会。这就是我裸辞这一年的开始。

我小姨是个非常善良的人,热爱生活又乐于助人,有她在的地方绝对没有冷场。她本来马上就要退休了,可以如她所愿到处游山玩水,却突然遭受病魔袭击,以这种不幸的方式告别人世。我远在他乡,在她生病的时候只是看过她几次而已。总之,小姨的突然离开根本不在我的合理认知范围内,我到现在还觉得这一切不像真的发生过。最让我难过和自责的是我没有在她床榻守过一天,没有能帮她在寻找到更好的医疗资源上出过一分力,作为她当作女儿来看的侄女,我什么都没有做。夜夜守着她直到她离开的是她的丈夫和姐姐——我的母亲。失去妹妹对母亲来说是种难以疗愈的痛。小姨走后那几个月,妈妈时常会把我叫成“小妹”。我知道我的陪伴就是对母亲内心伤痛最好的抚慰。

因为小姨病逝,父母多了好多感叹,感叹人生苦短,感叹多好的人也留不住。我知道爸爸一直想去台湾,他现在已经退休,时间上允许,我想趁着我也得空陪爸爸去一趟。所以在追悼会结束后的第二个星期,我就去旅行社咨询了台湾旅游事宜。之后没过几天,母亲突然在一个中午倒在沙发上坐不起来,虽然她意识非常清醒。我拨打了120,医务人员很快来了,于是我跟爸爸一起坐在救护车上陪母亲去医院。在那趟短短不过七、八分钟的车程中,母亲眼泪不停地流,我一直在安慰她。当时我心里想的跟母亲想的肯定一样,可是我劝慰她的话却轻松得很。我很庆幸那时自己陪在她身边。

老天终于没有再一次让我们经受考验,母亲只是轻微脑梗,医生说是因为太过劳累引起的,全身血管状况良好。当天晚上输液之后母亲就能坐起来了,那天我在医院陪了她一夜。那一夜很难睡着,想了很多事,居然觉得好像此时回家是老天的安排一样。之前妈妈就是在同一间医院熬夜一个多月照顾小姨。第二天妈妈已经变得生龙活虎了。第三天白天她在医院输液,晚上就自己坐车回家了。就这样有惊无险地,我妈妈又每天开开心心地在电脑前看韩剧了。

去年年底,我爸爸的弟弟——我四叔也因病离开了人世。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因为所谓理想离家十万八千里,没什么好说的,感恩父母身体健康让我少了牵挂担忧,感谢父母包容和体谅我的任性。十几年时间缺席家里的清明和中秋,甚至连奶奶过世时因为论文答辩也没法回家,想不出自己除了给家里买过些电器之外还做过些什么。今年清明节,去给奶奶扫了墓,甚至毕生第一次回了爷爷的老家去拜祭祖先,找回了参加家庭集体仪式性活动的归属感。感谢上天,让我这一年陪在父母身边,尽一下女儿的义务,享受一下父母的贴身关心。

台湾之旅

母亲的身体没事让我和爸爸都松了一大口气。几周之后,我和爸爸去旅行社办理了交费报团的手续。然后,在六月中旬,我们跟着旅行社去了台湾。那个旅行团全是中老年人,年纪最大的是一位已经八十六岁高龄的酷奶奶,她烟酒不断,腿脚还利落,之前已经去过二十多个国家。最年轻的就是我和导游妹妹。

我们一行人落地在高雄,然后一路由南往北,从最南端的垦丁国家公园一路吹着太平洋的海风跨过了北回归线,经过台东、花莲、宜兰,到了台北短暂停留后又往南走。八天七夜的时间,踏足了阿妹故乡——卑南族聚居的台东县,吃了台中日月潭著名的阿婆茶叶蛋,逛了台北敦化南路的诚品,登上101大楼高处观赏了台北的美景,参观了国父纪念馆和士林官邸,当然还有不容错过的故宫博物馆,品味了嘉义的阿霞肉粽,乘大巴领略了台东太鲁阁公园的胜景,坐过了有名的小火车和捷运,在花莲的野柳公园看到了可能不久就会消失的女王头,最后一天在高雄去了打狗领事馆、邓丽君纪念馆和真爱码头,也在领事馆的明信片商店为朋友们寄出了明信片。

对爸爸来说,圆了一个梦。爸爸年轻的时候老出差,足迹遍布大陆地区除了新疆和西藏之外的区域,而且因为职业需要,他都是自己开车去的,简直是凯鲁亚克《在路上》的中国版。只不过凯哥是以流浪之名摆酷,我爸是以工作之名流浪。我之前也因为工作的需要,跑了全国很多地方,不知道我这种爱好自由对世界充满好奇的这种性格是不是自出生之日起就从DNA中获得的。爸爸现在退休了,他的梦想就是环游世界。香港和澳门他都去过了,所以与我们血脉相连的台湾是他最想去的地方。之前每天在家里他就是《直通港澳台》和《海峡两岸》的忠实观众,“阿扁弊案”和“小马哥挨骂”的场景他从不错过。从台湾回来后,他还是按时收看这两个节目,不过看的时候心中那个台湾已经不再只是图景和想象,而是一次具体的经历。希望这里仅仅只是爸爸环游世界梦想的第一站。对了,今年我们还有计划去几个东南亚国家。

工作与收入

我知道,接下来这部分内容是想要裸辞的童鞋最关心的问题。裸辞了,没有收入,有些甚至连积蓄都没有,难道可以心安理得地啃老?其实我积蓄不多,到这时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本来预计台湾之行结束我就回到北京,但是家里还有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不能马上走,而且我自己也舍不得走,离家十年难道不允许自己换来偷懒的一年?不过“啃老”这件事要我接受起来真是太为难。我固然希望能好好地在家陪陪父母享受亲情,可我也希望能有份兼职收入让自己能休息得更坦然。

在台湾之旅前,我一位正在创业的死党找我翻译一套书,我说我考虑考虑。从她在出版社工作到出来创业,也跟她合作了六七年,期间我编过书,做过校对和图书的中英互译。从能力和工作态度上她都非常信任我。从台湾回来之后我就接下了这个翻译项目。熟悉图书出版流程的人应该知道,一般要在书稿出版后作者或译者才能拿到稿费。所以,对于急需收入的近火而言,这是远水。不过,出于对这份工作有强烈兴趣,我决定接下。

经过我对自己谋生技能的考量,我给自己找了个方向。我在网上搜了一些语言培训学校,打电话给其中一所比较大的,问他们是否需要兼职老师,得到肯定回答后我去跟相关负责人谈了谈,试讲了一次后就上岗了,主要教授雅思和新概念。暑假上课的人比较多,所以课时也比较多,就这样赚了点钱,然后一直教到现在,认识了千奇百怪的学生,算是很有意思的经历。曾经我的理想之一就是当老师,这也间接圆了我的梦。作为一位颇有学生缘的老师,学生们大多蛮愿意跟我聊天,他们会问我关于未来和工作的事情,我总跟他们说要“听从你的心”,不过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有个字叫做“怂”。

大城或小城

 翻译和教课就是我目前的状态,说裸辞是为了休息,其实从去年七月到现在我就没闲过。只是在小城市,而且是在自己的家乡,在父母身边,一下子心静很多,身体也健康了不少。说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我的家乡了。我家在柳州——广西唯一的以汽车为支柱产业的工业城市,“山清水秀地干净”是温总理对她的评语。这里比较广为人知的品牌是 “两面针”和“五菱”,柳宗元曾在此处任刺史,这几年更多人知道柳州是因为香遍世界各地的“螺蛳粉”。

在这里好多与我同龄的朋友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当然也还是有单着的,七三开吧。最近看了个调查,说广西剩男最多,不过我的广西朋友圈里,倒是女生单身的多。参加了几个婚礼,遇到几个我父母的朋友劝我结婚——长辈们在潜意识里觉得这个年纪没结婚就一定是抗拒婚姻或者太挑剔,我想他们不太愿意接受“还没遇到对的人”这种说法,所以就笑笑点头也不多说了,毕竟愿意劝说你的长辈好多都出于真的关心。

有件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和柳州的同学朋友聊天,大家都说我“不接地气”。大家觉得找份稳定工作嫁个人才是正经事。而有北京的朋友就叫我不要在家继续“堕落”,赶紧回来继续奋斗。之所以说有趣,是因为我觉得,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决定了大家对“幸福”的定义,也塑造了大家理解事物的角度,以至于大城小城之间的鸿沟往往被夸大,从而使得这两种不同环境下生活工作的人相互之间抱有不存在主观恶意的偏见。

我个人认为,大城市还是在小城市其实没有什么优劣之分,待在哪里更多的是个人选择。小城市存在的积极意义是显而易见的,整个中国要都是北上广,估计中国人全都想移民了。小城市日子安稳压力小赚钱机会未必少,幸福感倒有可能比较高,而且随着国际品牌往国内二三线城市快速扩展,宇宙快餐星巴克必胜客,世界名牌Gucci Prada飞甩鸡毛等等等等也就是出门左拐的事情。如果想看大好风光,只要有钱就能打个飞的去到地球村的大部分角落。大城市钱不一定赚得多而且竞争激烈压力大,很多人在那里是生存而非生活。不过要论马斯洛需求理论的上层需求,目前来看小城市与大城市的差距就太远了。这恐怕也是很多有为青年宁肯租房也要待在北上广的重要原因。现实不是两三句话这么简单,是选择大城市的奋斗还是选择小城市的生活,倒是值得长文写一写。不过,不管你如何纠结,欢迎来柳州体验一下轻松惬意的小城市生活,夏季可是正当时。斗胆代表柳州人说一句,柳州欢迎你!

朋友们

朋友们在过去这一年里也各自精彩着。从人生阶段来看,最大的变化无外乎是,有些单着的人结婚了,有些结婚的人生孩子了,有些已经生了一个孩子的人有第二个孩子了。从事业上看,有些人开始从心了,有些还在熬着,还有些则已经在高速路上飞奔。简而言之,有人成了房奴,或者说房主;有人做了孩奴,或者说父母;有人当了税费奴,或者说企业主。当然这只是玩笑话,这些作为人生分水岭或者说里程碑的事件毕竟标志着晚熟的一代人开始迈向担当顶梁柱的时代。

蒙好友信赖也做了几次收藏秘密的树洞。发觉我们的成长还在继续,依然试图在摇摆不定的青春尾巴里抓住自己虚幻的理想,找寻着赖以支撑自己人生的信念。我的好友圈里没有富二代,大多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都还算是努力上进,活得比较积极。朋友H在上海买了房,结了婚,现在去希腊意大利拍婚纱度蜜月去了;上篇文章提到的L比我还早辞职,去了印度一趟,回来报了心理学的辅导班,还开始练舞蹈,已经拿到了几所香港高校的研究生offer;W在折腾着考托福GMAT申请美国的MBA;T在相亲的路上屡败屡战;Y年届三十毅然辞掉南方的工作北漂;也是上篇文章提到的Z现在在斯里兰卡旅游;C告别一段七年之恋重新开始独立生活;在家当全职太太的Q刚刚生了个女儿,凑了一双儿女;M跟着老公在伦敦边继续学业边旅游;超过五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友正在积极造人……

这些字母好友们身在不同的城市,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尽完满,大家的烦恼要么像虱子般难缠,要么如山石般沉重。现实中太多牵绊和束缚让人无法随心抉择,年纪越大越是如此。不过话说回来,在宏大的社会历史叙事中,你我不过沧海一粟,对于不相干的人,也许我们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重要,所以为了不相干的人而活太不值得。我们控制不了房价涨跌,决定不了朝韩是否开战,有时甚至连自己的狗是否尿在厕所里都左右不了,为什么连唯一可以自己做主的生活方式还要任由不相干的人来摆布呢?记得那句歌词吧,“想到达明天,现在就要启程”。我和我的这些朋友有个共同点,虽然目的地尚远,我们都已经在向自己所追求的生活迈进,这也是最重要的

2013-4-30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4 thoughts on “裸辞这一年

  1. Miss.L

    Hi,

    这么巧,这一年我的情况和你出奇的相似。只不过我在广州工作,而患病辞世的亲人是我最爱的父亲。

    [回复]

    泥小碗 回复:

    节哀。我一个朋友说的话我觉得挺对的,患病的亲人离去对他们自己未必不是种解脱,我们要做的是继续好好生活。过去这一年多跟家人亲密相处,收获也很多,好像弥补了好多空缺,心里有些伤口慢慢愈合了。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