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fawfte

美国生娃记

19,952 views

sdfawfte

 

编者按:一部《北京遇上西雅图》激起了对赴美生育的大讨论, 中国三明治成员安漪莲@anyilian 联系到了她在美国的好友陶嘉,  陶嘉为我们生动记录了在美国生娃的详细过程, 很有趣的文字,值得大家参考。也非常感动于陶嘉如此具体的叙述,分享是需要勇气的,谢谢!

By 陶嘉

美国西海岸时间1月31日下午,洛杉矶灿烂的阳光下,老公陪着我步行,我们穿过社区高低起伏的路面,爬上一座小山,穿过公园,去颜医生的诊所里产检。预产期在国内算的是2月3日,那么当地时间是2月2日,我们知道总就在这两天了,所以多走点路,好求发动。

颜医生检查后说,已经开一指,但孩子还没入盆,接着又一次说我的盆骨太紧,是否考虑剖腹产。我又一次不吭声,不接话,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可以顺产。对于顺产和剖腹产的选择,协和妇产科医生章蓉娅的一段话深刻的影响了我:“对妈妈和宝宝来说,顺产不成半道改剖受二茬罪也比直接拉去剖掉要好!因为虽然最后没有顺产,宝宝没有经过产道的积压促进羊水排出呼吸锻炼,但是经过规律宫缩的积压,同样能有类似产道积压的效果。二茬罪妈妈有宫口打开的过程,产后恢复也更好”。因此,我坚定地打算顺产,哪怕最后顺不下来改剖腹产,吃点苦受点罪我不在乎,虽然我平素还是挺娇气的,我想,如果一个女人哪怕一辈子只有一次百分百的勇敢和坚定,就应该用在带自己孩子来到世界的关键时刻。
顺便说一句,我们通常都以为在美国顺产率是很高的,轻易不会剖腹产,普遍来说的确如此。但在洛杉矶的华人医生手里生孩子的话,剖腹产率还是比较高的,原因我想是赴美生子太火了,这些华人医生太忙了,有时候一位医生要同时给几位产妇接生,顺产条件不那么好的,一剖了之自然是最省事也是最保险的。有些医生每周专门有一天是在医院里做剖腹产的,一天做八台十台剖腹产手术是小case。颜医生就是如此。

颜医生是当初来洛杉矶后,待选的华人医生里最有江湖地位名气最大,也是收费最高(但那些医生之间的价差也不大)年纪最老最资深的一位。他的诊所里有一面照片墙,贴满了他多年来接生的孩子的照片以及他和孩子及孩子父母的合影,还有产妇写给他的种种感谢卡。此外各种人等给他的题词,令我印象最深的居然有一幅国民党主席吴伯雄的字,也没有好好裱一裱,随随便便地挂在那里。

我这人平素买东西,如果自己不太懂的,那么通常就在同类产品里挑贵的买,因为相信一分价钱一分货。我就是本着这样的原则选了颜医生。但事实证明,医生不是一件产品,身为人类,他们也有体力和精力的低潮,也有情绪,尤其是他们做不到全天候24小时都在哪儿。第二天早上,我躺进医院里时,敲门进来的是一个没见过的医生,对我说,颜医生有事不能来,由他代替。此时,我除了点头,没有其他的话可说。

当晚我还是没有任何感觉,我照例洗头洗澡,因为怕突然发动以后很长时间洗不了,所以这几天我每天都除了洗澡还洗头。同时很庆幸睡到半夜,肚子饿了,和老公起来吃了一顿,后来紧急进了医院,不给吃东西也基本不给喝水(这里都是如此,医院怕顺产不成需要手术,所以顺产也不让吃喝),我再能进食是在差不多24小时后了。

2月1日凌晨4点,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出,我赶紧起来看,没有颜色的,不是血,因为起身的缘故,又流出一股…赶紧告诉老公,破水了。还是没有任何疼痛,我们拿上待产的箱子马上去医院。美国的待产包很简单,基本上只需要带一套小孩出院穿的衣服就行了。当然,自己出院穿的衣服也准备套,至少有条干净的裤子。我担心生完孩子会怕冷,还带了秋裤,这是洛杉矶整个冬天里,我唯一一次穿秋裤。但还是要拿个大点的包去医院,或者拖个箱子,因为医院会赠送不少东西,液体奶、奶粉、纸尿裤、湿巾、孩子的HALO睡袋等等,总之,我们离开医院时,护士告知,病房里除了固定设施、医疗设备和柜子里的东西,其余的东西都可以拿。

长老教会医院,美国排名很靠前的教学级医院,医疗水平、硬件设施都很好,医生护士基本都是基督徒,医院的氛围和态度也是一流的。据说林志颖的儿子也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从前这家医院很贵,所以很少有中国产妇在这里生,但从去年开始,长老医院针对赴美生子的中国产妇推出了打包价,顺产1800美元(无痛分娩另付500美元给麻醉师),剖腹产2700美元。只要提前预约、缴费(现金和刷卡均可),就可以享受这个价格,一下子成了洛杉矶罗兰岗一带华人生子的首选医院。

由此可见,赴美生子并非什么见不得人或者如某些国人所想象的在美国是被排斥的。长老医院的打包价增加了医院的现金收入,也使得因低出生率而原本冷清的产房利用率高多了,当然也方便了中国产妇和宝宝,完全是多赢之举。想去美国生孩子的朋友,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去生,只要你自己承担费用,不占用尤其是骗取当地保险和福利,美国人是欢迎的。

我和老公还是第一次来长老医院,但之前已经通过信件和电话登记和缴费过了。沉沉夜色里,只见左边的急诊部灯火通明。进去和前台的护士一说,她马上安排一辆轮椅让我坐着,有人推我上到二楼产科。在产科的前台再稍做登记,就进了产房。产房是个很宽敞的房间,卫生间、电视机神马的都有,还有一应俱全的医疗设备。待产、生孩子全在这间,归我一个人用。老公一直跟着,产房里有个小沙发是给陪产的家属的,护士还帮他打开,让他也可以躺下来休息。

从到医院到入住,大概也就花了十分钟,我去卫生间脱了所有衣服,换上医院的袍子躺到床上时,还不到5点。护士了解了情况,检查后发现我依然才开一指。她给我手臂上扎针开始输液,挂了催产素,又用仪器检测我的心跳、胎儿的心跳。我躺在床上,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能看到外面天还没亮,我很快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早上7点,护士来和我打招呼说她要下班了,并介绍了接班的另一位护士。

很快,顶替颜医生的沈医生也出现了,第一次和我打了照面。开始我和老公还以为他只是临时来顶一下颜医生,没想到他一直负责了整个生产过程,包括接下来住院期间每天的巡房也是他。颜医生和沈医生讲中文时都一口台湾腔,洛杉矶接触到的华人医生基本都是台湾人。他们的态度都是很好的,医术的差别似乎也不是很大,至少我看不出来。

我不记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疼起来的,大约就是7点我醒来时。我让老公帮我看时间,已经四五分钟疼一次了。虽然疼,但也不是不能忍受。而且我知道,开到三指就能打麻药用无痛分娩了。只是因为我已经破水了,所以只能躺着,否则下来走走可以开得更快些。

护士MM虽然不会说中文,但我们用英文交流倒也问题不大,没出现之前担心的会有医学术语卡壳的情况。她时不时过来看看我,给我换身子下的垫子,以及满足我的任何要求,比如我说冷,给我多盖一床毯子(毯子是暖的,事先是暖箱里烘过!)。甚至她还主动拿了一床毯子给躺小沙发上睡觉的老公。
沈医生告诉我,在我破水以后,胎儿解过胎便,所以羊水有了污染,他们要往我的子宫里灌水进行稀释,以保证胎儿的安全。护士引了一根细细的管子伸进我的下身注水,倒也没有多大感觉,并不觉得难受。以前在国内听说,如果羊水破了,特别是羊水浑浊了,不能及时顺产的话,就必须尽快剖腹产,否则胎儿就有危险。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根本没提剖腹产,他们的态度似乎是,既然你坚定地要顺产,那么就可以拿出一切办法来帮助你顺产。

终于开到三指,麻醉师出现了,是个秃头的中年白人,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比如是否过敏,有什么病史以及家族病史等等,我的回答一律是No。打麻药的时候,我坐起来,背对麻醉师,麻药是从腰部脊椎打进去的时候。打的一刻还是有些疼的,更觉得酸。护士MM一直站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肩膀,非常温暖。

打麻药前,麻醉师在问了我很多问题后,他问我有什么问题吗,我急不可耐地只提了一个问题,麻药多快能起作用,以至于他笑了起来,告诉我,十分钟。

果然,几分钟以后,痛感就基本消失了。腰部注射的麻药,作用的位置是下身,虽然不疼了,但并不影响活动,我试着抬抬腿,还是自如的。很快,我又睡着了。每睡一两个小时,就醒来一次,护士帮我检查,基本上以一个小时开一指的速度继续开着宫口。这是一个不算快,也不算太慢的正常范围内的速度。

老公一直陪在产房里,他刚从国内过来,时差也没调整过来,加上我处在一直静躺着的状态,也没他什么事,所以他在小沙发上睡着了。百叶窗一直关着,护士看我们睡着了,还体贴地把灯也关了,室内又暗又安静,我们各自睡着,时不时醒来说说话。想想真有意思,这就是生孩子吗,没有以前电视里看过的大呼小叫,我们就在一个安静的暗室里睡觉!每隔一段时间,我叫老公帮我翻翻身,因为我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不太方便,而为了平衡麻药对身体的反应,要时不时翻翻身。

到了下午,终于开到十指,但孩子还没入盆,我们继续睡睡醒醒,等待孩子的入盆。傍晚,终于开始生了。我本来平躺着待产的床,被护士摆弄几下,升降变化成了一张产床。我在护士的指令下开始push。push了没多久,到了晚上7点,护士又换班了,她跟我说Good Luck,向我告别,又来了一位新的护士。

新来的护士比较严肃,没有白班的护士那么爱说爱笑。她说,You have to work hard. 我心想,还用你说啊,我也想啊。但麻药的缘故,对宫缩的阵疼感觉不强烈,我始终不是太会用力。

沈医生来了。他说,凌晨四点破水的,到现在都十几个小时了,如果再拖久了,就得手术剖腹产了,以免孩子有危险。老公站在我身边,我问他,你说我能生得下来吗。他说,当然能,你自己要有信念。不得不说,家人陪产实在太人性化了,如果我老公没在身边,很难说我能够坚持顺产,在最煎熬的时刻,他在身边给了我莫大的力量。

此时,到了最后时刻了,产房里多了不少人,角落的台子边还站着几位小儿科的医师,等待着孩子降生以后做处理。

和医生沟通的结果是,继续自己生,为了能感觉到阵痛好用力,先把止痛给停了。停了无痛以后,疼痛就来了,果然很疼啊,但借着痛的确好发力,接下来的push就有感觉了。

老公和护士一左一右抱着我的腿,我开始满头大汗的用力,之前身上连汗都没出来。沈医生看我着实努力了,也不断鼓励我,并且给了实质性的帮助,他用吸引器吸了孩子的头,好拉她出来。我们家宝贝出生以后,拨开头发,头上有一块红肿,不过出生后很快就消退了。

不记得过了多久,不记得用了几次力,到后面我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只知道在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就使出浑身的力气。。。终于听到医生说,再继续用一把力,但是我叫你停你就停。我知道,终于快了。。再后来,听到他说停。。。然后,看到医生抱着一团小东西,咔嚓一声,剪断了脐带。。。

从早上不到5点,到晚上9点37分,终于把孩子生出来了。

宝贝出生时脐带绕颈一周,脚上也缠着脐带,所以沈医生没有等待,就迅速剪掉了脐带,以免孩子缺氧。本来美国医院的规矩,通常是让父亲剪脐带的,我家老公没捞着这个庄严时刻,但我们很感激沈医生,让我实现了顺产,让我们宝贝平安出世。

孩子出来以后,并不像影视作品里那样马上听到哭声。她很快被抱到角落的台子上,让小儿科医师处理。我问护士,为什么宝宝不哭。她迟疑地说,我也不确定。过了一两分钟,终于听到了她的哭声,应该是医护人员清理好了她的呼吸道。老公被叫过去,医生们还是让老公在脐带上剪了一刀,虽然只是象征性的。我躺在产床上看到他站在孩子面前一直笑呵呵地看着,很喜悦的样子。

这边,我还在继续,还要分娩出胎盘,要缝针,。。。但不管怎样,最艰难的已经完成了,至少心情是轻松的了。孩子被包好抱过来,放在我身边,我看看她,觉得还看不出她像谁。没有觉得很激动,倒有完成一件大事的平静感。

当时,我们还没有余力察觉到,医生们其实对孩子很紧张,要送加护病房观察。老公和小儿科医师一起送孩子出去了,医生也走了,只剩下我和护士。护士帮我做了清洗后,老公回来,又来了两位病房的护士推着轮椅来接我。我爬下床(似乎还挺有力气,没怎么费力,也没让人扶),坐上轮椅到了另一层楼面的病房里。

病房也是个单间,没那么大,但也一应俱全。病房的护士告诉我们,孩子送加护病房后,做了检查一切都很好,已经送到婴儿室里了,通常婴儿一出生就去婴儿室,而她去了加护病房,现在她要重新走完程序后就送到房间里来。我这时候才有力气和精力思考加护病房的意思,但好在加护病房检查一圈下来孩子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有一点和国内医院很不一样的是,我的生产过程不算很顺利,拖了些时间,中间还做了不少处理,孩子生出来还送加护病房,但医院的费用并不因此多出来,一分钱都没有多加。我们出院的时候,还给我免费打了两支预防针,因为最近美国闹流感,孩子太小没法还打预防针,就是就给我打了流感预防针,还有一支百日破)

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夜里11点了,护士给我们拿来了热牛奶、热水和一些食物,我整整一天没吃,也几乎没喝,只在医生的允许下,喝了很少一点热水。而老公也一直没吃任何东西,中间我叫他去吃东西,他也不去。

老公还下去买了点吃的,我们吃了喝了,一边等待着我们的女儿被送过来,一边给国内的亲友电话、微信告知孩子顺利出生的消息。终于门开了,护士推着婴儿床进来。宝宝已经被包得好好的,躺在小床里。这时候,我感觉到,她是多么小,多么可爱的生命啊。

从此,我们家进入了全新的生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美国生娃记

  1. 顾传琳

    我的宝宝15个月了,生产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因为各种实习医生的误判,我差点难产… 希望更多的孕妇可以看到这篇文章,可以选择在哪里生,怎么生。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