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zheng1

父亲节专访:热爱绘本的全职老爸

14,801 views

yangzheng1

文/@小圈梨

 

杨政的个人新浪微博是这么介绍的:“绘本‘扫盲’者。推荐图画书最多、童书图片最精美的微博。”2011年至今,杨老师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持续分享、点评、推荐了300多本绘本,共分为三个书单:#女儿爱看的书#、#抱女儿看书#、#清静自如政在读#。这些绘本都是他和女儿一起阅读、悉心体会的。前两个书单的微博已获得了3万余次转发。

和杨政老师聊绘本,已为人母的我受益匪浅。杨政老师聊起绘本,语言里满溢着对绘本的热爱,这种“热爱”不是单纯地解释绘本如何如何好,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绘本的感谢。就像他说的,某种程度而言,绘本改变了自己。自己以前脾气急躁,因为和女儿一起读绘本,绘本的画面和精神内涵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自己,现在平和了很多。

说起全职爸爸的话题,杨老师没有任何避讳,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虽然离职时已是深圳当地主流媒体《晶报》的中高层,但没有遗憾,“很值得”。做全职爸爸的两年时间里,他和女儿一起读绘本,游山玩水,周游世界。陪伴孩子的时光弥足珍贵。2年后,也正是因为和孩子在一起的点滴,启发了他新的事业方向。

 

问:2011年,你从晶报辞职,决定回归家庭,做全职爸爸,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杨:当时,孩子在香港上幼儿园,我在深圳工作。一家人两地分居。那时,我一个星期往返深港两趟,也就是说一周起码有三个晚上是见不着孩子的。我太太的工作也很忙,很多时候孩子就交给保姆带。于是我就想到了辞职。而且我在媒体工作了20多年,也有了疲态,或者说一种对舆论环境失望的无力感。如果当时不辞职,一辈子就这样下去了,就只能安安稳稳地等退休。我也想给自己一次机会,先做两年全职爸爸,两年后再出来工作。

一个男人辞职做全职爸爸,家里人还是反对的。我太太一开始也不支持,但是我已经交了辞职报告,太太只好接受。

问:你是怎么知道绘本的?

杨:深圳的知名出版人南兆旭和我是很好的朋友。孩子一岁半多的时候,有天我们两个碰见了,我说我要给孩子买书。他极力推荐我给孩子读绘本。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绘本。他带我去了八卦岭图书批发市场。去到那后我一看,惊呆了,绘本真是太精美了。当时我就买了400多元钱的绘本,厚厚的一摞。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每隔一段时间,孩子看完了,我又去买一批。到了2011年,我知道的绘本越来越多了,也学会了网上购买。网购真是很方便,打折也比较多。

问:你觉得绘本和传统意义的画报、以及以文字为主的童话书相比,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杨:画报里也有用图画的形式讲故事的作品,有一些就是出单行本以前的试验本。现在国内每年出1000多种绘本。国外一些经典的绘本,不到10年的时间里,国内已经基本出版完了。经过历史检验的经典作品,比如《让路给小鸭子》、《好饿的毛毛虫》,无论绘画形式、故事情节,到现在也不过时。

绘本阅读最大的功能是亲子。绘本主要是学龄前的阅读,一定是爸爸妈妈和孩子共同的阅读,爸爸妈妈和孩子看着图像,一页一页,一起读过来的。这种感受、这种身体互相依偎的温暖,种种美丽的画面留在大人和孩子的心里。也就是说,绘本使爸爸妈妈和孩子多了一种交流的语言。过去,父母和我们交流的语言比较简单,比如:吃了没?睡觉吗?讲故事也不多。绘本其实提供了一个小的环境、平台、和交流的语言,爸爸妈妈和孩子在交流。故事里有什么不懂的,孩子就会问,你会给他解释,然后你会发现突然间他在某个情景里,就把绘本的语言讲出来了,绘本的语言就融会贯通掌握了。读绘本的孩子语言表达能力,比一般的孩子要强。对于世界,对于和父母关系的理解,要亲近一些。

比如关于爱的表达。我们中国人比较含蓄。在我们小的时候,父母不会对我们说“我爱你”,所以,到我们长大了,也很难对父母说出“我爱你”来。但读绘本就不一样。有一本书叫做《猜猜我有多爱你》,从这本书里,在阅读当中,孩子和父母习惯了互相表达爱意。你会知道孩子想什么,孩子也会知道你想什么。我们的生活里其实缺乏绘本里的妙趣横生,我们的生活缺乏幽默,很多人聊天都是干巴巴的。但是,当你读绘本,你会发现幽默的成分太多了。绘本里随时都在自嘲,在善意地嘲弄。

问:现在中国本土人创作绘本的现状如何?

杨:很窘迫。创作绘本的人很少,市场很惨淡。“人很少”有历史原因。市场不好是对绘本创作者的尊重不够。写一本绘本的版税很低。在国外,包括台湾,绘本的价钱折合下来,大概70多元到100多人民币一本。在内地,绘本30多元钱一本还要再打折。你看到的《让路给小鸭子》这本绘本,作者两年画了这一本,精雕细琢、反腐琢磨。为了画小鸭子,作者在图书馆研究了两年的野鸭,还买了鸭子回家,自己在家里画。在中国,有多少绘本作者能沉下心来做这些?而且我们也看到,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搭一个草台班子,粗糙地编一个故事,然后用电脑来画,一幅画的稿费只有几十元。所以,市场上所谓的很多“美绘本”,大多是粗糙不堪的图画,根本培养不出孩子的美感来。

问:你在自己的微博上先后列出了3个书单,很受欢迎。网友们对绘本阅读都有哪些问题?

杨:什么问题都有。主要是多大的孩子读什么书,这些是不得不回答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反映了家长对绘本一无所知。我比较热心,只要你提问,我就回答。我会问家长:你的孩子多大?是男孩、女孩?读过什么书?然后就给他们开一个书单,一般7、8本。家长们反馈都较好。

绘本是也是成长记忆的载体,在和孩子的相处中,有了一个有关记忆的参照物。在平时,我们经常忘记了孩子说过什么,怎么长大的,除非你拿笔记下来。孩子读过的绘本,父母给孩子读过的书,将来你一看到这本书,就能回想起当时孩子读到这本书时是什么样子。

问:那么父母该怎么选绘本?

杨:好的绘本读起来,你能看到绘本后面的那个人,作者是真正用手画出来的,而且你能感觉作者画时的心情,读好的绘本你就有这样的感觉。书店里卖的一些绘本,一看就知道是机器“画”出来的,没有一种感情。如果孩子长期读这样的东西,他真的对美的和丑的东西没感觉了,这是太危险的事情。

对于绘本的选择,首先要选好的、孩子能接受的、好玩的绘本。比如1岁的孩子就要选择浅显的,画面比较简单的,颜色不要太鲜艳,也不要太沉闷,颜色比较柔和,一张画面一个图、一句话,类似的绘本。推荐《猜猜我是谁》。硬纸板的,又撕不动,圆角的,不会划到孩子。开本小,可以当玩具用。

问:父母怎么陪孩子读绘本呢?有人说只要念绘本上的文字就行了,有人说父母还是要做额外的延伸、讲解。

杨:两种方式要看孩子的接受程度,孩子喜欢什么。一般情况下,最开始可以按照绘本上的文字讲,因为小孩子的安全感来自于熟悉,他对这个东西特别熟悉就有安全感。最开始按照书上的文字来讲,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重复着,那么孩子就会有一种安定感。他对这种书有控制感,他能控制书的情节演变。如果你每次讲地都不一样,延伸地不一样,他的理解就会有差距,因为未必每次延伸孩子都能懂,所以最开始还是按照绘本的文字读(当然要看看孩子的年龄和理解能力)。但不管怎么样,我建议爸爸妈妈自己先读一遍绘本,一定是自己先喜欢上了这本绘本,再读给孩子听。你不喜欢和你喜欢的东西,读起来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孩子会非常敏感地捕捉到:我妈妈喜欢这个,她不喜欢那个。孩子听到爸爸妈妈不喜欢的,他肯定也会提不起兴趣。

问:你女儿读了这么多绘本后,你觉得有种什么让你最骄傲的品质?

杨:同情心和怜悯心。因为100多年来,能留下来的经典绘本都是能唤醒人们内心最美好的情愫,一定是会打动人心的。绘本让我的女儿更有同情心和怜悯心。她能关照小动物。比如从《让路给小鸭子》这本绘本开始,她就知道:哦,我们要保护这些弱小的东西。因为有很多以动物为主角的绘本,我的女儿对动物不会感到陌生,见到蛇也不会害怕。她会问你关于蛇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你之前没见过这些动物,或不知道它们的演变和故事,突然见到了就会吓一跳。我和女儿在山上看到过两次蛇,她会很激动,但不会害怕。

她有同情心和怜悯心,获得了对自然的美感。有一次她和我出去玩摔倒了,爬起来手上都是泥,她闻了闻手,然后说:“爸爸,泥土是有香味的。”这是多美好的感受啊。我们走在山上看到太阳落山,她会说:“爸爸,太阳落山的光线照在石头上好美啊。”她能感受到光线和美感。这个不是灌输式教授教出来的。我听了都很惊讶,说明她有感知世界的能力,这种能力很重要。

问:是啊。我们很多人因为从小填鸭式的教育,以至于现在看到壮阔的美景,不会有小孩子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

杨:我们很多大人失去了草木动情的感觉,这是很危险的。绘本就是保护和激发这种感觉。前两天,我带女儿参加我的朋友聚会。现场有个阿姨开玩笑说:给我画一张像吧,1元钱。女儿给阿姨画了一张像,真的得到了一元钱。后来阿姨问:你要用这一块钱做什么呢?女儿回答,这1元钱应该用来帮助穷人。这种怜悯心是从孩子心里长出来的,不是大人教给孩子的,也不是一种作秀。她在绘本里知道有很多受苦的人,也知道我们怎么能够改变他们。

问:你女儿今年就要读小学一年级了,即将面临一轮又一轮的学业竞争,她怎么还能保持从绘本得到的品质呢?

杨:这是心态的问题。我们要从小给孩子树立了一个很包容、乐观的心态。我们给孩子读书,就是希望在孩子人生的拐角路,遇到坎坷时,会在内心里保有一块“能够想起我阅读过的东西”,能够认真面对自己的情绪。绘本就是一种心里抚慰剂。比如《绯红树》讲的是:有天早晨你醒来,一切都乱七八糟的,没人理你,没人在乎你,一片混乱,但是你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现“绯红树”已经在你的家里发芽;在你不经意时推开门一看,它已经长成了一颗大树。这本书就是一种心理的调试。我们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为孩子选择学校,选择老师,这就是生活。

我们古人说耕读传家,但没告诉你为什么?有很多人理解读书就是要出人头地,其实我们现在更深层次地知道:读是为了内心的充实。读书和不读书的人就是不一样。比如我读绘本,从我自己来讲,绘本能让我沉静、平和下来。比如光说“生气”这个话题,就有若干种绘本,你到孩子1岁多的时候,会发现他有脾气了,那么你可以给孩子看儿童情绪管理的绘本。

问:你辞职的这两年时间里,除了陪女儿读绘本,还带着女儿去了很多地方,国内的、国外的,美国就去了两次。请谈谈这段经历吧。比如带女儿旅游途中,有什么难忘的事?

杨:的确,这两年时间宽裕了,我带孩子走了不少地方。云南、黑龙江、浙江、上海,还有国外的一些地方。带孩子出去旅行,犹如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孩子对于世界、对于人们有更多的感受,从书本上得来的认识,也会在实际中得到验证。

旅行的意义,是为了让孩子习惯旅行、爱上旅行。将来不做宅女。因为广大的世界,可以充实抚慰你的心灵。在大理的时候,我和女儿4点钟起来出门看星星;在法国的时候,我们也是很早出去感受一下寂静的街道;在波士顿、洛杉矶,我们拜访当地的朋友,参观艺术馆。在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孩子看莫奈、梵高的名画,在墙壁上发现了很多化石的痕迹……所有这些,对于一个孩子内心的触动是很大的,是她对这个世界最初的最美好的记忆。

这几年我还培养了女儿一个绘画的习惯,走到哪画到哪。我带着孩子出门,都会带着一个速写本,带只笔。大人们聊天,孩子就画自己想画的东西,见什么画什么。我这个经验现在在全世界流传。我带女儿到美国去,和新浪育儿名博@渡渡鸟文摘吃饭,他们看到我女儿不闹腾,在一旁静静地画画,玩形状游戏。孩子会一直不停地画下去。这个游戏,就来自安东尼•布朗的绘本《形状游戏》,你随便画一个东西,你怎么画都行,孩子去把它变一个形象,变个人、变个鸟,变个什么,它不停地变下去。我就是从这本绘本得来的灵感。现在这个方法,已经普及到很多人了。

问:你现在的身份是“童书推广人”,在辞职两年后,你也准备开始新的事业,正筹划着一家“美育”机构,请介绍介绍。

杨: 这个机构正在筹办,眼下正在办理工商注册登记。所以,它最终的名字,还要等一下才能知道。但我这里和其他兴趣班不同的是,这里主要是对孩子进行“美”的教育。如果顺利的话,今年9月正式开馆。

深圳有很多面向儿童兴趣班、机构,我所说的“美育”和这些机构有很多不同。手段和目的都有所不同。服务也有很多差别。我的手段是,从绘本阅读开始,以绘本为切入点。让孩子在故事里,得到人生的道理,同时获得美的感受;也就是说,孩子在这里,将学会欣赏美、发现美,继而自己动手来创造美。此外,在这里我们拿出了很大一块地方,大致有120个平方米,来做一个绘本图书馆,让爸爸妈妈们可以进来休息、看书,我们也会在这里,影响更多的爸爸妈妈们。我和一些志愿者、学者们,会经常在那里和妈妈、爸爸们一起来探讨、分享家长怎么和孩子一起阅读,怎么看待和解决孩子成长中的每一个阶段的问题。我想,我们这样的机构最终受益者不只是一个孩子,而至少是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晚上爸爸妈妈坐在那里和孩子一起读书,爸爸妈妈和孩子玩形状游戏,感受生活的美和快乐。我觉得这就是我未来要做的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