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4124711_a9f6738627

#在美国读书的90后系列访谈#1: 回国求职的Julian

15,454 views

8214124711_a9f6738627

 

 

 

 

 

 

 

 

 

编者按:Julian是故事作者Larry的朋友。他们都是UC Berkeley的本科生,但与Larry不同的是, Julian是从社区大学转学到 UC Berkley的 ,虽然转学门槛很高,但是 Julian凭借自己的努力,然仍成功地进入了名校。从 UC Berkley毕业后, Julian开始找工作。他和所有大学毕业生一样,在这个并不顺利的过程中,不断迷茫不断探索。 最终Julian在100多名出色的求职者里脱颖而出,于国内一所四大里找到了工作。然而,这绝不会是 Julian故事的结束,每个年轻人的未来都还有着无限的可能。

 

我第一次见到Julian的时候, 他其实才来Berkeley读书一个学期。Julian在国内读的高中是一个国际学校,不需要太多条件就可以录取洛杉矶的一所社区大学。社区大学可能是美国的一个特产,在社区大学念书的人多种多样,有年纪很大的爷爷奶奶,有工作了很久想继续读书的叔叔阿姨,有从世界各地来美国的国际生,当然也有美国本地付不起四年制大学学费的学生,因为社区大学相对于四年制大学,学费低很多。
社区大学学制一般是两年,毕业后,学生可以申请四年制大学比如加州大学系统,从大三开始读起,叫做 Junior Transfer,也就是大三转学生。转到好学校像UC Berkeley的话,其实是很难的,不仅成绩要达到完美,而且课外活动也要多,每年能够从社区大学转进伯克利的中国人并不是很多。Julian就是一个大三转学生。

我们是在一门英文写作课上认识的,小组讨论的时候发现对方是中国人,然后就互留了联系方式。Julian是广东人,说话带广东腔,但是比香港人说普通话好的多。Julian有车,我刚刚进大学,就蹭他的车去旧金山,去华人超市,于是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在很多观点上很相近,而且他是一个很好地聆听者,喝早茶“吹水”的时候,我总会滔滔不绝,而他永远很有兴趣地听我讲。表面不说,但是我从Julian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要是把我和 Julian在大学混了三年的这些故事细细来讲,也许可以写好几篇文章。这里暂且不表,我还是讲讲Julian找工作的这段故事吧。

Julian是去年5月本科毕业的。说起来,他的实习经验还不错。大三的时候,Julian在硅谷一家小创业公司做实习,老板是一个斯坦福毕业生,一伙人在老板超大的家里搞东西。大四结束的暑假里,虽然申请很难,Julian最终还是拿到了一个机会,去美国首都华盛顿(Washington D.C.)做实习。

他去D.C.大概是6月初,我还记得当时他住在我家,早上3,4 点钟,天还一片漆黑的时候,我开车把他送到奥克兰破破烂烂的机场,Julian一路上担心D.C.那边的实习是否能够学到东西,是否能找到工作机会,两个人惆怅前途迷茫。

去年暑假结束,大概8月底的时 候,我回到Berkeley开学,Julian 已经从华盛顿回来了,他办了 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一种发给持学生签证 的人的工作许可,大概有一年的有效期。然后从9月开始,Julian就一直在找工作。

在湾区念书的中国留学生,就算本科毕业,在美国的就业道路还是很窄的,就我所知,主要两大类,一是去金融界,做投行和咨询等等,二是学编程,去硅谷当程序员。Julian学的是经济专业,身边的氛围是去做金融的,几个朋友也找到了不错的咨询工作。在此形势下,Julian也想找一份咨询工作, 他觉得在投行咨询公司这样的地方,刚刚毕业的学生能够学到最多的东西,同时,他也想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别人能做金融,自己为什么不能。

但Julian也不想在金融这一行长做,他对法律,NGO,创业都十分有兴趣。金融这一行确实收入 高,但是Julian觉得做咨询做投行什么的没有很大的社会价值。

那个学期,我和Julian碰面的次数反而比以前多了。以往大家都要上课,只有周末才有空出来聚聚。现在, Julian在找工作,找工作毕竟不像上学,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写作业的,Julian白天出去面试或者做些准备工作,晚上倒也不一定那么忙。而我周五正好没课,于是每周四晚上,我和Julian便去同一家烧烤店吃东西,常常一聊就是两三个钟头。

Julian焦虑的很。他参加了几家不错的咨询公司的面试,也往往能走到第二轮,但都没有能够获得工作机会,毕竟申请咨询公司的人太多, 竞争非常激烈。而他上学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参加与商科有关的学生组织,对咨询公司的业务也不够了解, 面试官让他做的题往往在他知识构架之外。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12月, Julian过了几轮香港汇丰银行的面试,获得了一个汇丰银行现场面试的机会。当时他想,如果能够在香港找到工作的话也是不错的。既然美国似乎看不到太多机会,那还是不要拖着香港的面试。于是Julian决定回国。

Julian回国的时候大概是圣诞节之前,他回去的非常匆忙,车还是飞回国之前一个星期卖的,一堆东西来不及处理,就送给了我,结果今年我搬家的时候也没法处理,好多都扔了。

自从Julian回国以后,我们联系少了很多,毕竟隔了一个太平洋和15个小时的时差,打电话要用电话卡拨号,又不知道他空不空,我的电脑又有问题,聊视屏老是没声音,于是只知道他在国内的一家四大找到了工作。直到暑假回国以后,我才有机会打电话给他,详详细细地问了一下之后发生了什么。

原来,Julian回国以后就去香港参加了汇丰银行的现场面试,但他没能通过最后一轮。在汇丰以外,Julian也面试了很多别的香港企业,却一直不得其要领。直到一次面试结束,面试官同他如实相告,因为Julian不是在香港念书的,真的很难录用他。

面试官说,香港入境处今年对发放工作签证严格了很多,从前发一个工作签是比较容易的,但现在难得夸张。公司往年请很多像Julian这样在国外读书的大陆人,但是现在一般不会请外面户籍的人,因为如果你不是持有什么特殊技能的人才的话,很难在入境处那里拿到工作签。入境处会问企业,为什么请外面的人而不请香港本土的呢?

这样一来,反而国内去香港读研究生的人享受 到的条件更加优惠,在香港念完书后,这些研究生只要找到香港工作,他们在入境处很快就能拿到工作签。当时Julian在汇丰面试的时候,一同面试的人里面就有不少从大陆来在香港读书的。

Julian知道这个事情大概是过完年两月份的时候,之后他开始在国内找工作。但是,国内校招一般是在秋季,2月份并不是招聘的旺季,找工作实在不易。

就在Julian愁眉不展的时候,国内一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突然给Julian发了一封邮件,问有没有兴趣去参加公司的一个面试。

原来当时Julian在美国找工作的时,申请过这家公司的香港分部,香港分部告诉他,在香港申他们公司的 人实在太多,不如申请大陆的分部试试,于是Julian在美国参加了这家四大的笔试和电话面试,通过以后等现场面试。

结果等了很久,直到12月的一天,大陆分部才一个电话打过来,说能不能后天过来面试。Julian当时就懵了,自己人在美国,怎么可能马上飞回国内,于是就和该分部解释,说能不能安排其他面试时间。当时对方表示,如果不能来的话,就没有其他时间能够给他面试了。Julian于是就当这个机会作废了。

正常情况下,去这家四大的大陆分部应该是不可能了,没想到,3月份的时候,这家四大补招,又给Julian发了一个Email,问他有没有从美国回来,如果可以的话,下个星期来那家大陆分部参加小组面试。

Julian本来已是山穷水尽,现在看到机会自然不会放过。Julian准备了一个星 期,参加了小组面试,过了以后,他又准备了一个星期,进行了合伙人面试。不久,这家四大人力资源的人打电话过来,问Julian是否能在下周一入职,Julian当场答应,这样工作算是最终敲定了下来。整个过程Julian也没给我细讲,不过我知道,肯定没听起来那么轻松,毕竟当时面试的人有上百个,不少人也有在国外念过研究生的经历,而最终被录用的只有几个。

Julian大约是今年4月中旬开始工作的,如果从毕业算起,其实他找工作都快一年了。

进入这家四大后,Julian最初的角色只是跟队学习,毕竟他对业务不熟,而且是在很多项目已经开展的情况下半路插进来的。即使是学习,四大的工作强度仍然名不虚传,Julian每天9点多开始工作,大概晚上常常要加班到一两点。

有一次我们通电话,他讲当时回国找工作真是有点傻乎乎,早知道国内这么苦,就一定会把OPT整整一年的期效用完再回来,也许美国再拓展一下也能找到工作。好在最近他算是上了轨道,第一次正式加入一个新开的项目,不过这个项目挺有难度的,看吧。

——————————————————————————

关于作者

larry

周泰来是科技商业媒体《硅发布》的一位作者。他目前就读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社会学系本科三年级,预计将于2014年春毕业。周泰来也曾在旧金山中文媒体《世界日报》实习,报道旧金山湾区社会新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