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blr_lk5yb4hWdS1qc6wuio1_500

在美国读书的90后访谈系列:Allen 如何融入美国

8,795 views

By 沙洲

tumblr_lk5yb4hWdS1qc6wuio1_500

撕开摸起来好像也没有塞几张纸的信封,Allen这个时候心里才承认了朋友们对他这段时间状态的评价。的确,过去的几个月他已经被等待录取结果的过程弄得有点神经衰弱了。

Allen出生于北京。初中时期,因为家人考虑移民,他便跟着去了加拿大。当10年级决定到美国读私立高中的时候,Allen跟所有和他一起进入这家中学的中国学生一样,希望美国的高中经历能帮助他进入一间优秀的大学。

第一张抽出来的信纸上写着关于学费的信息 - 这是个好兆头。拆录取通知的这个场景,Allen提前在脑子里排演过无数遍了。原来的设想是先把三年在美国的经历像电影回放一样过一遍再来拆信封。不过,这个设想在看到印有乔治城大学标志的邮件躺在自己信箱里的时候,是不可能顾得上的了。‘you are accepted’ 扫到第二页上的这句,他情不自禁地吼了出来,这一举动还惹来了身旁陌生大妈的关心。Allen说,看到录取结果的刹那是他3年里来最最激动的时刻。收好了录取信,调整了情绪,他急忙冲到食堂找朋友Joey分享了这个好消息,周围的同学也都纷纷跑过来跟他拥抱向他道贺。如果按照原来设想的状况走的话,这样的重大消息,他是会第一时间冲回宿舍打电话给父母报告的。

 

Allen所就读的高中是一个坐落在美国东部小镇上的私立寄宿学校。用他自己的话说,那里真的是出了学校就什么都没有了。最近的麦当劳也要开上十几分钟的车才能到。学校对学生课业要求得很严,对违规使用烟酒处罚得很重,对女生的着装规定得很苛刻(有老师专门拿着尺子量女生裙子的长度已确保女同学们都遵守了校方出台的规定)。多数在这里读书的国际生来自韩国,在Allen这届只有四个中国学生。另外三个在今年也分别拿到了斯坦福大学,宾西法尼亚大学和布郎大学的通知书。

 

在美国的第一年,Allen多半课余的时间都用于在宿舍里写作业。室友是一个来自Bronx的黑人同学,他常劝Allen多出去跟楼里的同学玩玩,好多人都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中国学生在这里上学。某个周末,Allen拎着在超市里选购的零食从外面回来,刚踏进宿舍楼就被一个同学叫住了。对方问,嘿,你是那个中餐馆来送外卖的么?Allen笑着对我说“你看,我第一年就是这样一个漂在学校焦点周围的人,没有什么人讨厌我也没有什么知道我或者在意我的存在。”来到学校的第四个月他在脸书的日记里是记录下初来乍到的不如意,结尾处他 @了和他同时进入这间高中的三个中国学生,说到 “被接受和融入其实真不是一回事,虽然平日还是可以和他们打打闹闹,但是我们真的能融入吗?比如今晚的这个舞会,你们谁觉得跟舞伴在那里蹭着跳舞有意思?更别说有什么意义了。我虽然在那儿坚持了5分钟,但是我真觉得不该去这样的地方。”

 

与其它直接从国内赴美读高中的学生相比,Allen是相对”白”的一个了. 在去美国之前,他在加拿大温哥华渡过了初中的四年. “加拿大的文化跟美国是非常接近, 不过这儿是毕竟是美国,一个美国东部的小镇子,没有那么多华人学生。 虽然语言对我来说不怎么是个障碍, 他们开的玩笑,讨论的体育比赛,看的动画片我也能聊,但是对他们来说我怎么都是外国人,或者说是我的背景更’国际化’一点”.Allen说他在学校认识的美国朋友里很多人从未踏出过这个国家. 这并不是因为经济条件不允许,只是他们觉得这里是美国, 什么东西都已经足够好了对其他国家的文化,社会状态,他们兴趣不大.” 高中最后一年我和学生会主席/副主席住在同一栋楼, 他们两个一个毕业去了西点军校, 一个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 有次我还撞到参军的那哥们坐在宿舍楼下,模仿着南方老兵的口音,说着关于越战的事情。 如果这个场景放到国内的文化背景下,就好像你在学校看到哪个同学拿着毛主席语录在一人高声朗诵. 你看, 我的这些朋友是多么的’美国”.

 

整个10年级,Allen和其他几个中国学生带着“到底是要多试着和美国同学多相处,还是就跟着中国朋友一起玩也挺好。”这样的纠结在忙于拼学业中平静度过了。

 

11年级开始了,他的社交生活开始慢慢有了变化。由于被分到的韩国室友立志当一名科研工作者,喜欢晚上挑灯夜读,Allen被影响的睡不好便申请换了宿舍。新分到的房间在另外一栋楼里,这个楼里住着多是学校各个运动项目的队员。换了房间后,Allen不知不觉地把课余时间更多地花在了和楼里的同学打球,聊天上,偶尔还3,5个人一起半夜躲过安保溜到校园里跑步。“对于10年级那时候的我来说,每个周末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作业弄完,可是11年级后,我基本都是折腾到周日下午才把自己锁房子里赶作业。校园生活里有很多跟学业一样重要的东西。”

 

“我在这一年里还参加了Honor Council的竞选,被选为代表。”Allen笑着说到,“来这里的第一年,我作为观众去看了Honor Council竞选大会。当时有个中国学生上台发表了自己的竞选宣言,他的讲稿内容写的太‘严肃”了,感觉很有“社会主义”特色。我觉得我的演讲风格应该会比这个好玩,所以决定第二年也要参选’ Allen对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他花心思准备的竞选演讲。“当你找到了自己擅长东西时 – 对我来说是演讲,对有的人来说是体育或者学业,类似‘能不能融入’这样的问题你不会刻意去想了,也不会逼自己一定要去做什么让自己变得看起来很‘美国”的事情。 ”

 

在Allen 11年级的时候,学校里多出了几个中国面孔,他们是刚从来国内出来读10年级学生。“有些中国学生组成了自己的小团体,他们聊得内容我有时候跟不是很上,比如什么围脖上的热点话题,自然而然的一起玩的时间就变少了。” Allen认为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社交方式和圈子,中国学生跟中国学生一起玩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我只是觉得有的中国朋友在和美国同学相处的时间里,比如看电影,吃饭之类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忙着拿手机刷围脖和人人,这个在我看来不是个健康的社交习惯。”

 

因为乔治城给Allen的是第一批录取,早早的在2013年初他便没有了不知道9月开学会去哪里的忐忑,这让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变得特别的轻松。拿到录取后,Allen和一帮朋友约着周末去附近的一所大学探望原来一起玩的学长,顺便打算提前感受下大学的生活。 “那个屋子是我这辈子见过脏得最夸张的地方,你可以想象么?地上的啤酒积的可以盖过我的鞋底。音乐很大声,到处都是人”这是Allen到达学长所在的大学看到的第一幕。“我们几个那天都喝了些酒,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谁的房间盖了个破毯子就睡一夜。学长的宿舍的洗手间也是邋遢的可怕。抽水箱都掉了,整个地上粘糊糊的沾着黑黑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物质。太夸张了。”

 

Allen在叙述那个疯狂周末的过程里,一直保持高度兴奋的状态。末了,他加了一句‘很多人都觉得美国式的学生生活就应该是这样,各种派对,舞会,喝得昏天黑地什么的。如果说那个周末我们几个喝得烂醉,美国派电影里那样,干一堆蠢事或者吸了别人递过来的大麻,那我对这次经历将会是另外一个态度了。

 

让我意犹未尽的并不是人挤人的派对狂欢或者说破例的喝了酒。两天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没有事先计划,很随性,这点才我特别喜欢的。哈哈,在搭上回学校便车前的十分钟,我们几个都还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赶回去呢。’

 

初到美国的时候,Allen还是常常想着等拿到名校的一纸毕业证书后要回到中国来发展事业,建设祖国。他笑称自己毕竟是受了好些年的爱国主义教育的,几年的海外生活并没有把这层东西抹掉。不过3年后的今天,当再被问到对未来有什么打算的时候,Allen的标准回答是-“不好说”。

 

即使到现在他也还是不怎么爱玩美国同学特别迷的体育项目,比如美式足球,棒球,也不会特地在周末和朋友挤进派对里跳舞狂欢,但他现在至少让大家都知道,有个说话颇幽默,个子高高的中国学生在这里读书。“我敢保证,再过上个几年大家都还是会记得我。”

 

问及关于当年在脸书日记里提的问题是否找到答案,Allen执着不在,“努力尝试找到自己擅长的东西,合适的位置,这才是我对‘融入’的理解。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

 

*2013年5月 Allen以Cum Laude荣誉学生的身份毕业,9月即将开始他在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的大学生活。

关于作者

截图02沙洲| 毕业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精算系。现居香港。

致力于让自己成为一个有趣且专注的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