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陈佳倩的生活推荐

6,527 views

文| 陈佳倩

【闲的去处】三月咖啡馆

沪上咖啡馆三千,有些人只取一瓢,比如炎夏或暴雨都阻碍不了去三月的你我。
三月的历史不长,2008年冬选择在苏州河畔伫立;而三月的前身,诞生于2002年冬,位于华师大后门的Simba Coffee。
Jeffrey会把咖啡馆当作自己的恋人,这一场恋爱,他谈了十多年,且会更久。
咖啡馆,如同Jeffrey所说,仿佛人生。

4

还是来说一下三月咖啡馆吧。

三月很矜持,仅凭借“万航渡路1284号1号楼二楼,湖丝栈创意园区内”这个地址能找着的人不多。每每约人去三月,但凡对方是第一次,总有打爆我电话问路的倾向;最终结果都会是,你待在湖丝栈门口别动,我下来接你。
三月的地点很有点意思。对面是一条闹哄哄的弄堂菜场,大部分已经拆迁得一副萧索模样;穿过菜场走进湖丝栈,右手边便是1号楼,但是你得无视掉1号楼那个正常的水泥楼梯,走到这水泥楼梯背后,穿过一个自行车停车库,再右转才能看到通往三月的斑斑驳驳的木梯。
算了,你待在湖丝栈门口别动,我下来接你吧。

三月是个三层半小楼,店内一派复古怀旧氛围。儿时的黄皮坐钟、花式的台灯、老旧的皮沙发、双卡收音机……

三月的装修风格及小物什,相信会得到所有文艺老中青年们的喜爱。你说不出她像什么,有点海派,有点云南,又有点地中海。这不是任何一种风格,这就是三月。
“咖啡馆是我想实现的梦想和作品,当然,她是在我的心里,我在心里一笔笔画着,描绘着最美的样子,我可以不断的涂改,不断的成熟。像乞丐或艺人在街头弹琴赚着积少成多的一块一块,他在谱写心中的歌曲。而我如是。”Jeffrey说。

2

3

传说Jeffrey曾经是沪上做拿铁最棒的人,真假与否不可知,Jeffrey也永远不屑给你任何肯定或者否定的回答。众口难调,至于说是不是最好喝的拿铁需要大家亲自来鉴定;但三月的香蕉奶昔,我愿意打个五星,在唯利是图的现在,你很难喝到这么高质量的饮品。
写到这里,我点了第二杯香蕉奶昔,会上瘾。

曾经我筹备一个主题咖啡馆的时候,找Jeffrey取经。
Jeffrey淡淡地说,主要是人,要有那个人在,那个人就是咖啡馆的灵魂,现在太多没有灵魂的咖啡馆了,所以都不会很长久。
你若来三月,一定要在静默中去感受她的灵魂。看Jeffrey专心写字,看猫咪们优雅走过,看二楼阳台上花花草草们日复一日地向阳微笑。 都说IBIZA的café del mar有最美的日落,下图是在三月二楼阳台所摄。Jeffrey戒烟后三月也禁烟了,每次黄昏时候在这个阳台抽烟,看着这样的景,内心一片宁静。

后记:

打算把三月推荐给三明治们之前,我有些矛盾:这是一个获取心灵平静的好地方,对我更是一个如家一般的存在,相信三明治们同样会喜爱这个市区难得的小角落;但三月性属静,最好的便是三两人对坐吃茶,这么想着,我又自私地产生了独占其美的小心思。 征询Jeffrey意见的时候,他一如既往淡淡地说,好的,但是低调点。

 

【闲的小镇】朱家角

石板路、小桥流水、青砖黛瓦、臭豆腐、状元蹄、阿婆粽……仿佛中国的所有江南古镇都可以用这些关键词来形容。
古镇们越长越像,除了谁比谁更商业化之外,很难道出其他差别。
然而有一个不太一样的名字,朱家角。
白天看来,它跟所有的古镇一样,游客如织;夜晚来临,它就立刻换了一副模样,常住朱家角的文艺青年、中年、老年们渐次出现在各种有趣的地方。这些人们来自世界各地,云游至此觉得够有意思,于是纷纷停下来,不走了。
当你在一个小酒馆坐下,你猜不到在你对面喝酒的会是某个知名的当代画家,或是某个小有名气的音乐人。
这样,我来给你编织一幅夜游朱家角经典文艺路线。

 

吃在可醉

5
最佳时间是下午四五点到达朱家角,此刻游人还未散尽,夕阳温柔得恰到好处。逛一下放生桥,大清邮局前拍些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学会放慢脚步,开始一种朱家角节奏。
饿了,千万别随便就选一家水边农家菜,记得慢慢踱步到西井街85号,找到“可醉”饭店。
要一张临河的室外桌子,叫几样你在其他地方吃不到的特色菜:鹅肝酱杏鲍菇、脆皮鸡、白水鱼……再来两瓶淡淡的朱家角啤酒。上菜的时候,夜色差不多悄悄浮上来了,载着游客的小木船里阿婆拉着二胡,小木船划过时把树的倒影惹得摇曳多姿。
“可醉”的老板原先是在上海市区的五星大厨,有了家庭尤其是生了第二个孩子后,为了给孩子们一个更自由健康的环境,辞了职举家搬到了朱家角,开了这个小饭店。五星大厨的小馆子,菜价在朱家角却是属于中等。
然,“可醉”虽然美味,可别那么着急就醉了。

 

迷在水乐堂

66在“可醉”吃完饭,步行到西井街1弄的水乐堂只要五分钟,水边小路的尽头。水乐堂看演出,是一场听觉视觉触觉的全面享受。
水乐堂位于朱家角两条河道的交汇处,正对着朱家角最宽阔的主河道,房子跟河之间的平台上,建起了一个水池,水池的水跟河道在视觉上连了起来,水的辽阔就在这一平实的联结之下展现了出来。水乐堂对着宽阔水面的一整面墙成了玻璃,古建筑的封闭和神秘立刻变为通透。这整个建筑最高敞的一块空间就成了演出发生之所,观众席分两层,围绕着当中整面水池的演出区域,水池当中一条白卵石垫底的黑色钢板贯通,这就成了包豪斯风格的现代“水乡”之变体。水池中几个透明的水盆泛着蓝光,这就是水乐的乐器之一了。
7
有时水乐堂演出谭盾会出场,通常穿着休闲的深色夹克和黑色工装口袋裤,满面笑容地向听众介绍水乐堂和演出的构思:如何将这所明代建筑改造为“包豪斯”和“明豪斯”的结合体;如何感受了朱家角晨昏之美,由对面圆津禅寺师傅们的吟唱体会到了跟巴赫的共鸣……继而创作出了这场“建筑音乐”。他的状态很放松,俨然已经把这里当成家,就像在家里招待客人一样亲切随意。
《天堂一滴水》的演出分为四个乐章:禅声与巴赫、水摇滚、弦乐四重奏与琵琶、四季禅歌。很难用语言把观演感受描述清楚,三明治们有兴趣一定要亲临体验。顺便打个广告,水乐堂门票紧俏,需要提前一两周订票才有可能,微信关注“西十区”,经常会有相对较低价的演出票信息放出。

 

*玩在这儿

8
“这儿”酒吧位于西井街8号,可醉饭店对面。
开店的是属于最早一批入住朱家角的文艺青年——冯然。冯然是朋克乐队“大傻冒”的主唱,09年来朱家角开了这个朋克味十足的老宅改造小店“这儿”。
“这儿”是个神奇的地方,所有生活在朱家角的老中青中外艺术家在此神出鬼没,不小心你还能遇到生命之饼、蜜三刀、周朝等等音乐人。
“这儿”时常会有些你搞不明白的演出,通常都是生活在朱家角的音乐人在此自由地Jam。来自加拿大的Pat及Chris、日本的库力、包括冯然自己、“这儿”的bartender猴子、“有喜家居”的大龙,一个个都是Jam的好手。
时而punk、时而reggae,总有你意想不到的小惊喜。
最近“这儿”少了一位常客,叫做强子,一问才知道强子从朱家角出发骑行环游世界去了,据说现在起到伊朗,马上要入土耳其边境。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微信关注:knightzhuzhu,有骑行直播。

 

*睡在草堂

在“这儿”酒吧喝高兴了,就别考虑深夜驱车回市区,去特色小客栈草堂体验民间小日子吧。“草堂”位于东井街31号,从“这儿”步行过去大约十分种。草堂有个非常舒服的大厅,安静,通常放一些chill out的音乐。你可以在大厅的榻榻米舒舒服服地躺一会,让你在“这儿”摄入的酒精随着轻轻的音乐带你进入平缓节奏。草堂特别安静干净,有背包客经验的朋友建议住草堂的青旅间,你能遇到世界各地背包来朱家角的神奇人物,没准又是一场彻夜长谈。

 

0802_1

关于作者

陈佳倩是沪上票务网站“西十区”的市场总监,也是一位游乐达人,每周最少有一两天泡在朱家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