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图00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37:132号会员马哲:三明治飞行员的故事

6,238 views

文/陈圆妮 @c-cleo

截图00姓名: 马哲

会员号:132

年龄:34

星座: 狮子座

所在城市:北京

工作: 飞行员

教育背景: 本科

新浪微博ID:@kamkaz

个人爱好:旅行,看书,听音乐,看电影,写字

 

 

 

 

你有没有一个特别好奇的职业清单?在我的单子上,飞行员这个职业排在很靠前的位置。所以当我看到三明治会员中竟然有飞行员时,就特别想向他请教我关于飞行员的所有疑问:为什么飞行员要有这样严格的招考要求?能达到这些要求的都是什么样的人?驾驶飞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们的飞行经历是不是像电影里那样充满了惊险刺激­­?

马哲同学是一个很耐心的飞行员,不仅解答了我的疑问,还让我得到很多关于飞行员的新知。比如,他了签一份期限为99年的合同;一个特别有权威的飞行员如果搭配刚从飞行学院毕业的学生,出现危险的可能性就特别大。而两个水平相当的飞行员搭配飞行,出现危险的可能性也很大;还有,国外飞行员的招考完全不像中国这样严格,想当飞行员,就跟拿驾照一样,去考就好了。是不是很诱人呢?

 

飞行员是怎样炼成的? 

Q:你一开始是怎么想到报考飞行员的?

A:这个说起来有点糊涂,高三那个时候都是埋头做卷子,突然班主任进来说有个招飞的通知,你们谁有兴趣就报一下。当时幻想,要能跑到地球外面还不错的,就报了。结果发现在地球附近转,出不了地球,大失所望。

Q:那个考试应该很难吧?

A: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过关斩将一样。最先开始最难的应该是身体健康,从刚开始的初检到后来的复检,到再复检,这中间都刷过人。我们学校当时报名有30多人,初检下来只有6个人过了,而且初检只是检查两项,一个是外科,一个是视力。当时有一个体型有点胖小伙子也去,连门都没让进,就说你这样算了,别进来了,别耽误事了。

Q:体检都包括哪些项目呢?

A:我们也不知道,就像小白鼠一样,进去了人家让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人家说你过就过,说你没过就出去了。

Q:初试之后呢?

A:初试完了之后还有复试,这个就复杂多了。体检就是两天,当时我们在武汉的小区里面的医院里,在两层楼跑了好几圈,眼睛反复检查。我印象中视力就检查了三次。

Q:是用普通的那个测视力的吗?

A:普通的我们看到是E字,航空医院用的是C字的,C字表不是一张挂图一样在墙上,它像小盒子一样,中间像翻日历牌一样让你看,而且只是一个C的圆形缺一个口,你指这个口朝哪个方向,八个方向,上下左右,谁上谁下谁左谁右。这避免了背E字表的可能性,你看到就看到,看不到就看不到。

Q:除了视力检查了三次,还有什么项目?

A:然后就是外科,外科说起来可能有点匪夷所思,就是脱光了站着,他一个一个检查,先是看你脊柱及各关节,再做各种各样的运动。

Q:是医院的人还是学校的人?

A:既不是医院的,也不是学校,是民航航医室的体检队。这个是非常认可的检查,如果这次检查基本通过的话,后面的检查相对来说就不像前面那么严格,比方说抽血验尿,检查肝功,不会说因为你某一项高一点就直接把你刷掉,可能会考虑你晚上没休息好,学习比较累,他会让你再来抽一次血。但是先前的检查,只要他认为不行,那肯定就不行。

Q:那两天都是什么顺序?

A:耳鼻喉、内科等等不大记得了。在某一科他会让你做一些动作,比方说闭着眼睛两手伸直,前脚和后脚并拢,竖直站着,看你能站多久。然后是测试听力,在一个很封闭的房间,里面绝对安静,你戴上耳机,他会在房间的对面隔着一面玻璃调试音量,左边耳朵、右边耳朵都会出现不同的音量,不停的高频和低频的声音都会由小到大的出现,你左边听到就举左手,右边听到就举右手。他会根据你听到的画一个曲线图出来,这个曲线图就可以代表你听力的敏锐度。

Q:飞行员的听力很重要?

A:特别重要,跟眼睛一样,因为在飞行的过程中,除了眼睛要看,耳朵也要听,包括驾驶舱里面的任何声响,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和无线电的通讯。现在科技比较发达,飞机的通讯有好几种手段,除了高频通讯,还有一些无线电的卫星通话,所以可能对于飞行员捕捉这些信息的能力的要求不会那么高,一般人的听力也能听的清楚。原来听着就像隔着十万八千里,就怕你听错了。

我认为招飞的体检要求那么高,并不是说必须你达到那么高的要求才能胜任飞行员这个职业,而是说一旦选择你作为飞行员,不是说让你做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他肯定是让你这一辈子都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如果你的身体在招飞的时候只是刚刚过标准,经过长时间的飞行,身体各方面素质会下降,下降的时候你还能不能达到这个标准,还能不能保证飞行的安全,这个就是他们必须考虑的问题。我把你培养出来了,结果你的身体又不合格了,再把你停掉,之前所有的投入就很浪费。我自己分析,他们之所以拔高一点,就是为以后留出更多余地。

Q:现在你们每年还体检吗?

A:现在我们是30岁以下的每年体检,40岁以上的是每年两次体检。

Q:体检要求还是跟当初招考一样的吗?

A:比那个要少很多,属于普通检查,但是会对于极个别现象可能要求比较高一点,一有问题就不能让你飞了,就临时停下来,要不去医院治疗,要不等待体检队给你做一个结论,你是适合飞行还是不适合飞行,如果适合飞行,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比方说限制飞行量,正常我们一个月可以飞到90甚至100小时,但是有的飞行员限制你飞60小时。

Q:还有哪些是常规体检没有的项目?

A:转椅。

Q:你转会不会晕?

A:晕还好一点,他有时候就是让你有晕的感觉,坐在椅子上,脑袋非要偏着,眼睛闭着,这样转特别容易晕。

Q:这种项目是为了测试什么呢?

A:实际上我们也了解不太多,也是知道一点点,它实际上是判断你前庭的敏感度,对于你身体所处的状态的判断。比如你往上走的还是往下走的,转弯了还是平飞的,这样在你不用靠视觉,用身体感受的时候不至于会出现错觉。实际上前庭太敏感了也不好,稍微转一下就恶心了,就太难受了。我有一个同学很搞笑,一直到单飞之前还在吐。

Q:那就太痛苦了。

A:吐完了就好了。这个东西我们不知道标准是什么,弄完了他认为你可以了,你就坐那去。有一个笑话很搞笑,当时也是转,转完了大家都排队坐在长椅上,那哥们就是斜着身体往门口去了。医生就说,坐在椅子上去,他说我就在往椅子去,这完全控制不了。

Q: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A:眼睛有一项隐斜,是在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里面,这边放一个机器,那边放一个像手电筒一样的东西,然后从那个机器往外看就有一个红线,那边有一个红点,你就把红点重合在一起,去调,你认为你调上了就是OK了,但是有些人调完认为自己是对的,实际上医生一看,可能是歪的,或者你认为是歪的,医生看是正的。

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它是测试智力的,还是测试你空间的想象能力的,就是一张白纸,一个屏幕,五角星代表1,圆圈代表2,方块代表3,三角形代表4,L型代表5,屏幕上哗哗哗出现20条图案,你把这些图案译成数字。你肯定是写不完的,他只是给你两分钟或者五分钟时间,你写多少是多少个,我觉得跟测试心理的稳定度有关系。因为刚开始考试的心理都是这样,我一定要答完,但是肯定答不完,你写对一个是一个,要是有方法,你能记住那个数字代表什么东西,那你记住就行了,记不住只能一个个对了。然后还有一些空间的转换题目,比方从正面看是这个样子,他给你从下面看的样子,问是不是这个东西,让你判断。

Q:你们那边有文科生报吗?

A:它其实只限于理科生,不在文科生里面招。

Q:体检完是当场告知结果吗?

A:反正他没让你走你就过了,让你走你就没戏了。

Q:那时候体检会特别期待过吗?

A:其实刚开始被淘汰也没有什么期待的,但是越到后面,就越想过。倒不是对飞行有多么大的期待,因为那个时候飞行对于我们的概念,一是上大学家里负担少一些,基本上是公司出钱。毕业工作也不用特意找,以后的生活也会稍微好一点,这些方面的想法比较多。

Q:是公司负担所有的学费之类的吗?

A:我们当时是这样,不用你交学费,连伙食费都不用交,伙食费只是交很少一部分。我记得我是一个月交70块钱,其他的都是学校负担的。

Q:不光是南航和北航有一个合作,其他航空公司也有合作吗?

A:我们那个时候只有南航,现在应该也有其他的公司。在没有北航之前,只有一家民用航空的学校在四川广汉飞行学院,它培养出来就分配到各个公司。后来广汉学员也挺多了,它也分一部分到国外学习。现在很多公司也开始自主招生,也开始到国外培养。现在这种学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宽了,不像那个时候那么难,换句话说,只要你想就可以做,当然你的身体不要太差。

Q:你们当时在北航那一届有多少人?

A:我们那一届有152人。真正去到公司当飞行员的不到100人。

Q:那剩下的呢?

A:被停飞了。

Q:为什么?

A:各种原因,有因为身体的,也有因为学习成绩不好的,也有因为犯纪律的,也有因为飞行技术达不到的。

Q:所以你们大学学的是什么内容?

A:我们的大学不是正常的大学生那种大学的生活,学习的内容说起来我觉得特别失望,因为北航当时教给我们的东西都是特别基础的。我原来在学校里面虽然成绩不是特别好,但是也算中等,对数学、理科的还比较感兴趣,结果去上课,老师讲的都和正常大学生的课本不一样。我们学的高等数学就上到微积分、求导就没了,后面就不上了。

Q:等于说基本偏向于技术培训那方面?

A:课本就是简单的理论上的基础教育,它可能更在意的是你的应用,因为实际上我们学这些东西,可以说80%是没有用的。

比方说专业英语,其实这个专业我至少学三次,第一次考试就考一句话,让你分析这句话的语法结构,谁是主语,谁是谓语,谁是宾语,谁是谁的定语,就是这样很无聊。这个教完之后又来一个对航空方面比较有了解的老师,一定了解。他给我们讲以后飞行的环境和接触到的一些东西,比方说法规,一些机场的布局,一些机型,这些东西用英语怎么表达,或者在飞行原理上面,用英语怎么表述。这个东西有用多了。但是实际上他教的还有一部分是很过时的东西,现在都不用了,或者他的认知都是错的。比方他说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有交叉跑道的机场,但是实际上交叉跑道在国内没有,但是在国外是很普遍的存在。

Q:所以你们完全没有一些文史哲类的通识课程吗,更像一个飞行技术学校?

A:对,这个东西我特别遗憾。它就是一个飞行技术学校。我其实对文史哲类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原来我是对理科东西比较感兴趣,在飞行学院开始发生转移了。我觉得这些东西才是核心的部分。

Q:连全校性的文史大课都没有吗?

A:有大课,都是飞行学院的大课,马克思主义哲学,或者邓小平理论概论这些。

Q:你们大二以后是在哪里受训?

A:我们当时是在澳大利亚的西澳洲首府珀斯,珀斯的机场旁边有一个附属机场,一般作为珀斯的备降机场或者训练机场,不大,但是也有三条跑道。我们就是在那个机场训练,除了这个主校还有一个分校也是在西澳洲,大概开车三到四个小时左右。实际上我们到了西奥州,才真正的开始了我们学习飞行的起点。

Q:你在那里学了多长时间?

A:我在那里呆了19个月。

 

 

“我和航空公司合同的期限是99年”

Q:第一次上飞机感觉怎么样?

A:大家可能都会觉得比较兴奋,比较激动,实际上我的压力很大,因为停飞率是摆在眼前的,而且我们那一批出去也面临着很不好的环境,在我们之前一批控制在20到30个人左右,但是我们那批是40个人一批。

人太多了,因为飞机就那么多,教员就那么多,一下不可能安排40个人一起参加这个训练,所以把训练分成两拨,教练自己对于我们第一次飞行打分,或者挑几个学生说这几个可以第一批飞,那几个留在地面先学习,再开始飞。我第一次飞的时候,觉得不敢动这个飞机,就怕自己一动飞机会变成什么样子,实际上不会。教练在旁边看着,告诉你飞机的爬升、下降、转弯,就这样子。

Q:跟学车开车一样吗?

A:应该是类似的。这个东西其实简单就很简单,你学习就知道了。我们当时教练教给我们就是一个巡视的技巧,在我们国内的教员教给我们就是注意力分配,你要同时照顾到所有的东西,保持你的状态不变。 到了航空公司之后,对控制的精确度要求非常高,不是说像航校里面你从一千尺降到五百尺就行了,它可能还要求你的下降率保持在一个准确的值上面,到那个地方可能上下不超过20尺就得改平。

Q:具体上飞机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A:第一课叫enjoy fly,第一次飞基本上不动,上去看他怎么做,或者他让你做做。第二课叫straight ahead,就是保持平飞。第三颗叫climb,第四课叫descend,第五课叫turn,第六课叫起落航线。因为在这个起落航线里面,刚才我说的这些东西都包括了,上升、转弯、平飞、再转弯、再下降,包括一个落地,再包括起飞落地。

Q:这个是不是像开车一样,有类似教练车的东西?

A:它是一个教练机,当时我们学的飞机叫Grob,是德国产的,那架飞机特别好,安全性特别高,特别适合于训练。它是左右并排坐的,你坐在左边,教练坐在右边,他那边有一个仪表,你也有一份仪表,不同的,大家都可以看得到。

Q:大概多久之后你可以自己飞了?

A:按照要求来讲,30个小时之内必须放单飞,如果30小时不能放单飞,就要进入到检查阶段,这个检查压力比较大,如果你一次不通过,就要送到更高一级的检查员,如果更高一级的检察员认为你还不适合飞行,那可能就要面临停飞的危险了。

Q:那一直以来压力都比较大了。

A:对。刚开始跟你说的,他分拨,我就被分到第二拨里面,我们第二拨的学生挤在一个阁楼里面,每天在那里面自己想,都这样了,先好好学学英语。其实没什么学的,该学的都已经学了,都看过了,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所谓的看书,互相鼓励一下,平时也去练练程序,看看他们第一拨人飞的状态,从中也学到一点,感觉一下,因为你也摸不了飞机。那个时候就觉得,分两拨肯定是第一拨是教练印象好一点的,认为他各方面的能力强一点的,我们第二拨的基本上就是看看书,心里肯定有失落感。

Q:你等了多长时间才开始飞?

A:等了有两个多月,第一拨是2000年12月还是1月开始飞的,到了3月份我才开始飞,才开始延续飞的阶段。

Q:教练都是澳大利亚的人吗?

A:大都是澳大利亚人,也有亚裔的。他们也是飞行员。国内飞行员跟国外的飞行员培养技术是不一样的,国外的飞行员你有兴趣,你想学,就OK了,而且他们对身体要求很低。只要你想学,再胖的你也能上,因为我们碰到好几个。

Q:为什么会这样?

A:因为他们对飞行主要是自己的兴趣,也不是进航空公司,一般他们有PPL,private pilot licence,私人驾照,每个人想学就像学驾照一样交钱学就行了。但是再往后有一个CPL,commercial pilot licence,这个需要积累一定的飞行小时数,而且必须有航线,从一点飞到另外一点,做起落,还必须得有夜航起落的经历,达到这些要求你才能进入到CPR的检查,必须是是西奥州所认可的检察员参加检查,通过了,他们会颁发给你一个商业驾照执照,这个执照是永久有效的,而且除了澳洲之外,去美国也是有效的。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特别为之自豪的一个东西。

Q:那其实你现在也可以在国外当飞行员吗?

A:那看当什么样的飞行员,比如说我刚才说的教我们的教练,他就是很普通的commercial licence holder,他会去另外参加一个理论考试和飞行考试,这两个考试相对来说不是那么难,一个教练级别的考试。而这个教练级别肯定是从三级教练开始,慢慢的带学员,也是要经过检查,学员放单飞之后,你就可以成为二级教练或者一级教练,可以带着学员飞。其实我们那个时候的教练也比我们多飞不了多少时间,有的也就飞了一千小时,不算多,我们现在算起来都是七八千小时了。

Q:常规的飞行时间一般是多长?

A:常规的,现在民航规定的一个月最多是100小时,但是三个月不超过270。

Q:100小时多吗?

A:还是比较多,从自己身体感受来讲,飞60、70个小时是很舒服的,超过这个数字,就会有一些疲劳的感觉。如果到了100,基本上整个月是属于满负荷的运转。

Q:一个月飞70个小时是什么概念?

A: 比如北京飞广州,两个半小时,来回五个小时,飞12到14次,地面耗时其实也蛮多。问题是航空公司的航线不是专门给你一个人设计的,你会飞比如说北京-大连,北京-沈阳这样的班,这样的班来回只有两个小时,但是也耗尽了一天的时间。

Q:那你们的工作时间是怎么安排的呢?

A:其实就跟老师上课有点像,排课表,一周一周的排出来,我星期几第几节课,也不一定是上哪个班的课,都上。我们就是这样,不一定飞哪条线,排到哪就飞到哪。当然对于个别航线是有要求的,比方说大连、张家界、昆明这种B类机场。

Q:B类机场指什么?

A:普通机场,像北京、上海、成都、武汉这类,各方面的控制,地面的保障都会比较齐全一点,地形、气候条件也比较稳定,这属于A类机场,正常都能飞。B类机场,肯定某一个条件比较复杂,比如地形、气候、或者管制。B类有带飞,再加上检查,才能飞。

Q:带飞是什么?

A:一个有经验的飞行员带着你飞,去飞一次,告诉你有什么特点,你掌握了这些特点再进行检查,通过了你就可以飞这条航线了。这个有效期是一年,你如果在一年之内没飞过这个机场,要重新飞这个机场,就需要重新带飞。

Q:这样说张家界机场是特别危险吗?

A:倒不是说危险,实际上它就是地形比较高,因为它周边的山特别陡峭,我飞夜航去了张家界一次,根本看不到什么。但是有一次我白天去了,下了飞机加油,吓一跳,发现机场的后面就是一座很高很陡峭的山。

Q:你们在飞机上看得见下面的地形吗?

A:实际上夜航你也看不到,我也看不到 ,但是飞机的地图上会有地形显示,我们会有标准的,比方有固定的线路,按这个线路飞,不要超过这个线路的范围。超过了,低于那个高度,那就很危险了。

Q:一般排班是按月排吗?

A:作为我们来讲,最好的期望是把这一个月的班都排出来,然后我好安排自己的时间。我哪天飞就在那天准时飞,哪天不飞,就赶紧休息,或者三四天都不飞,我可以办一些什么事或者去玩都行,但是不是这样的,实际情况是很糟糕的。我可能只是知道未来四天甚至三天的班。

Q:那是随时待命吗?

A:对,基本上你也不能往外跑的太远,跑的太远一看明天来多一个班出来,你又得往回赶,所以这就很讨厌。

Q:那为什么不能排一个月的?

A:这里面干扰因素特别多,有些航班的临时调整,比方说今天北京天气特别差,飞机都不能按时回来,那我第二天航班就得做调整,这一调整后面的班都得调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还有一个,比方说我今天感觉身体不舒服,明天那个班飞不了,我就跟分部的领导说我请假明天飞不了,他可能就要临时调另外一个人飞,这个人要休息还好,他还要飞别的班,他的班又要找人调了,这是一个连锁反应。

Q:这个班是怎么排的?

A:南航花了好几个亿打造了一个叫SOC的系统,它就是一个负责排班的,包括调度的功能。它可以兼顾到每一个飞行员每个月飞的飞行量,因为我们有控制时间,比如我们每个月控制90小时,我到了85的时候,我那个名字就变红色了,它就不会再给你排班了。而且这个排班有一定的原则,梯度不能太陡也不能太平

Q:什么意思?

A:比方说一个特别有权威的飞行员,我不能搭一个刚从飞行学院毕业的学生,这两个人配合出现危险的可能性特别大。因为有权威的人出错了,刚毕业的就不敢说话,如果两个人太平,也会容易出现这种情况。甲做错了事情,乙觉得甲知道。或者提醒甲,他会想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得没你好,就有这种现象。而且平时还要考虑到两个人之间有没有矛盾,都得考虑进去。

Q:那个排班的人一定很辛苦。

A:排班的人很辛苦,但是也是被骂的主要对象,大家都对他有很大意见,我们休假是提前一个月休假,比方我请1号到10号的假,他一定会在31号或者30号的那天晚上排一个特别晚的班,让你12点钟回来。在这30号之前的29、28、27三天休息。这就是SOC排班的特点,很多人都碰到过这种现象,包括我。

Q:平时一般是两个人飞的吗?

A:基本搭配是两个人,也有三个人,四个人。

Q:四个人是长途飞行吗?

A:一般说来是这样的。

Q:这四个人怎么分工呢?

A:四个人分两套组,每套组里有一个机长一个副驾驶。两个机长中指定一个为责任机长。

Q:那具体开的是一个人开,另外一个人在旁边看着?

A:我们分配的方法比较专业,分为pilot fly 和pilot monitor fly(PMF),就是监控飞行,原来是not fly,后来大家觉得这个词用的不对,我也在看着你的状态,我也在提醒你,所以就把这个改了。主飞的就是主要负责飞机的操作、导航、速度的控制,形态的建立。PMF念检查单,因为每次做完程序必须得有一个检查单,落实一下我们该做的动作是不是都做到了,就靠他来检查,念检查单或者是跟塔台或者管理员通讯。

Q:中途有没有自动驾驶?

A:自动驾驶接通的时候还比较长,一般的情况爬升超过两千尺三千尺以上,都是自动驾驶接通。起飞后大概五分钟以后,就是自动驾驶接通的阶段,落地前差不多五六分钟的样子,也是自动驾驶脱开的时候。

Q:那个时候就比较放松了吧?

A:对,那个时候相对来说可以放松一点,因为在整个飞行过程中,实际上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更关键的阶段是在起飞和落地和下降阶段,如果你在巡航阶段还保持一个很紧绷的弦的话,就很耗费精力,反而在该提高注意力的时候没精力了。

Q:如果当天有飞行任务多早要到机场?

A:我们是提前两个小时报到,比方说十点多飞机我们八点多都必须得到指定的地方。

Q:在澳大利亚受训的时候有没有一些难忘的故事?

A:有件事情,不是我亲身经历的。我昨天还跟那个同学一起吃饭,他是发生了一次飞行事故,说起来特别危险,就是飞机落地的时候,两架飞机在空中撞到一起了。

Q:在训练的时候吗?

A:对,自己放单飞训练的时候。两架飞机就栽在地上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事儿。所以我说教练机很安全就在这一点。

Q:那是谁的责任?

A:责任双方都有。因为学员刚上飞机,三十个小时不到,能有多少经验?在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教员也没有提醒过他们,要在这个方面多注意。刚接触培训,所有的专注度可能就在于我把飞机飞好,把落地做好,那时候不会去想到要注意一下,一共多少架飞机,他们分别在哪一个地方。那个时候他们特别不幸,互相都在对方的盲点上,我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

昨天我听他讲,飞机快离地二十米的样子,突然听见自己的飞机像被刀子砍了几下似的,飞机就失控了,直接往下掉。那哥们昨天跟我说,就那一瞬间,感觉自己要死了。我就问他有没有害怕或者喊?他说根本没有时间去反应。他就说说起来有点儿像电影的桥段,很搞笑的。像那样史泰龙,汤姆克鲁斯出现很大的事故,然后把那个舱门推开走出来。然后这里倘出一道血印出来。

Q:那他不会有心理阴影吗?

A:他昨天还谈到这一点,如果说在国外正常的飞行学院的话,出现这种情况不是马上把这两学生停下来不飞了,而是继续带着他们飞一两段,至少克服他们对飞行的恐惧或者心理阴影,然后让他自己再去选择继续飞下去还是不飞了,但是中国的做法就是很粗暴,出了事情就一定飞不了了。

Q:被停飞了他们怎么办呢?

A:就被送回国了。

Q:那之后就不能当飞行员了?

A:对。

Q:那回国之后能做什么?

A:实际上我们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现在看来,其实被停飞只是给他们关上了通往飞行的门,但是却打开了另外一扇更加丰富的门。有好多我知道的这些被停飞的人,个人能力还是很好的,他们离开飞行所创造的成就其实比在飞行上继续走下去创造的成就更高。有人读了其他专业,保送研究生,有的选择其他专业读到了博士,而我这个同学除了读到研究生以外,还在一家外企的中国区当管理人员,年薪可以拿到六七十万,我觉得他现在所获得的东西远比他在飞行上得到的东西多得多。

我觉得这个事情对他反而起到特别正面的作用,让他不要觉得自己什么都懂,即使是取得了一定成就,要学的东西还特别多。因为他在飞行的那条路上,飞得特别好特别顺,一到第二阶段,教练只给他一个起落,就说小伙子飞得挺不错,放单飞吧。 如果他没有出这个事儿的话,我相信他这个现在肯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一个飞行员。

Q:被停飞了有什么选择?

A:当时是给我们好几种选择,你可以选择重新从大一开始选择其他专业。也可以从大二或者大三选择其他专业,但是一般不会这么选,因为很多基础性的东西无法跟上同期的学生,肯定要选择降一级去重读一下。还有一种选择是不读了,就选择进入南航其他专业,比方说乘务员、安全员的培训系统,当一个乘务员当一个安全员。

Q:一般他们都会做什么选择?

A:都有。也有同学后来选择其他单位当机务。就是维护飞机的机械或者各方面的正常的工作。机务很辛苦的,他们每次在飞行员去飞机之前,至少一个小时就要到飞机上做航前检查保证这个飞机是适航的。回来飞机落地,我们下了飞机走人了,机务还要做航后检查,看看这个飞机飞了一段之后,有没有什么问题。他有一个工作卡,上面就写着每一项检查什么内容。如果在飞行过程中,飞行员反应说这个系统出现了问题,就要排故找问题和解决问题,这一系列的工作很复杂。因为飞机是一个很复杂很全面的系统,除了驾驭仓的仪表之外,还有其他的厕所之类,有时候旅客往厕所里扔一个纸或者什么东西,马桶堵了,飞机第二天要用,机务就要一通宵一通宵的捞。

Q:他们也不能跳槽去做别的行业。

A:对啊。这个专业就是太独特了,除开这个东西,我不能干别的,这个就很恼火,比方搞IT的,我不在A公司干,我可以在B公司干,但是我们这个就可能很难办了。

Q:那飞行员跟航空公司的合同是终身制的吗?

A:九十九年。我现在这个就是这样的。要不就是没有具体时间的。

Q:这个合同是合法的吗?

A:我认为是不合法的。但即使不合法,既然你选择了这个,单位也不错,就飞呗。 因为你没有别的选择,你刚从学校毕业,说实在的又是公司出钱培养的,你也没出一份钱,而且你继续飞行,参加工作,他也给你工资,给你各方面的待遇。如果你换一个角度来讲,那不是就给你一个铁饭碗吗?你不放弃它,它不会放弃你。

Q:就是选了这个就不能脱离了是吧?

A:你可以脱离,但是问题是你脱离你干嘛去?就以我这样的水平,我不干飞行了,我出去,谁能要我?真的,很现实的东西,我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经验或者专业技巧。

Q:那几年前的飞行员天价赔偿案大概是什么情况呢?

A:你说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我大概知道一些要求辞职的原因。其实很大一部分就是他和原单位的关系没有处理好。或者是原单位变相的去让飞行员做了他承受不了的事儿。所以他要求离职,当然其他单位给出更高的薪水,也是一种原因。

飞行员要跳槽无非就是打官司,我也有很多同学做这个事情。但是这个事情确实做起来挺伤精神。各方面的压力会比较大。一般情况下,我从A公司跳到B公司,B公司会给你一个合同或者协议。要来我这里的话,我帮你负责处理这个官司里面所涉及到的赔偿的金额。

Q:你有没有想过不当飞行员会从事别的什么职业?

A: 我曾经对文学有过兴趣也对历史有过兴趣,对哲学也有过兴趣,反正都很杂,所以想起来,我可能比较适合做一名老师吧。我挺喜欢搞探索研究,就是有时候瞎想,原来小时候看科幻书看得比较多。

Q:你的飞行经历中有没有出现过紧急状况?

A:没有,紧急的状况都没有,即使是有一些出现故障的情况下,大家都还是比较淡定吧。

Q:会出现故障吗?

A:经常有。

Q:都有些什么状况呢?

A:你要知道,就像你开车也会出现这个灯不亮,那个问题一直保留没有搞好,但是也能开啊,是不是?实际上飞机特别安全在什么地方,比方说我有一套系统保证安全,同时还有好几套备份的系统都可以保证,就是说我这个坏了我有备份,备份的话还有备份的。

发生事故是有一个规律的,就是事故链,这肯定是一环一环的都没有照顾到,它才会最终成为事故,就像一个奶酪一样,有很多孔,所有的孔穿到一起,穿到后来才有可能成为事故的最终的原因。每一层奶酪就是我保证安全的一个控制环节。我让这个孔越小,那么我保证安全的能力越强。

并不是说没有可能把所有环节都忘掉,因为毕竟还是有出现事故的可能。 但是为什么说是最安全的,从数字上来表现就是说一年所发生的飞行事故的事情,和一年发生交通事故的次数相对来说还是少很多。就是因为有了这么多奶酪帮助我们保证安全。

说到有状况的经历,说一个有一点儿印象的。有一次从北京回珠海,珠海的天气不是很好,我们飞机上有气象雷达,能看到雷雨的分布的情况,然后到广东区的时候,前方有大片雷雨区域,就让我们选择往左边绕还是右边绕。

我们就想着往右绕会绕很远,往左绕近一点。就说往左边绕,结果进去了就感觉自己错了。因为左边这一块儿很复杂。都是一块儿一块儿的雷雨,在雷雨和雷雨之间钻,钻到好不容易离珠海机场特别近的时候,就看着雷雨从香港地区发连珠炮弹似的,一块儿一块儿连着的,每一块儿之间就相隔可能一到两海里,过了那个区域就连在一起了,就相当于是打游戏一样,这个火球过去了,你要穿那个空档过去一样,我就觉得这个根本没有办法过去。这怎么办?过不去了,因为我的油量是有限的,我不可能再回到原来选择的地方,再从那边再绕,那我只能选择备降,深圳当时天气也不好,然后就只能去汕头了。

Q:那不能从雷雨下面飞过去吗?

A:肯定不能冲到下面去,因为里面都是有很强烈的气流的对流,你进去的话,首先闪电是对我们影响最大的,就像电流打到人身上就变黑了,飞机就变黑了。然后就是降水,降水最严重就是冰雹,因为你不知道里面温度是多少,一般是有冰雹的,砸到飞机上全部砸烂了。然后就是飞机的颠簸。飞机抗颠簸的载荷是有限制的,使劲摇的话就会摇散了。这些都是进入到雷雨里特别严重的不利因素,所以气象雷达探测到雷雨在哪一个地方,我们就尽量避开它。

Q:从它上面飞过去也不行吗?

A:一般这个上面很难过,现在这个全球气侯变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02年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从上面过的经历。之后就基本上没有了,因为雷雨的顶一般超过四万英尺,而我们当时那个737的上限是三万七千英尺,根本上不去。

 

武汉,北京,珠海和未来

Q:你还会回珠海吗?

A:我现在面临这种选择,因为我觉得已经呆了一年,各方面确实时和我当时在北京上学的时候感觉差别太大了。

Q:都有什么差别?

A:第一个是天气差很多,第二个是城市的这种大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觉得北京肯定会很大,总觉得大就大吧,我就生活在我自己该呆的那个地方。但是实际上你要办一件事儿,或者出去哪儿哪儿,少则一个小时,动辄两三个小时,就觉得好像就是一座大山在面前,你干什么都要觉得费好多劲才能完成。在珠海我想我今天要办一两三件事儿,可能一上午就办完了,剩下的下午就悠闲去电影院看一个电影,去哪儿转一转,或者跟朋友喝个茶,聊个天,很轻松。在北京三件事儿可能分三天都不一定办得好,特别费精力。我是觉得我这个性格不太适合在这个城市呆着。

实际上我们从学校到飞行学院到分公司,所成长的环境、可以接触到的人和知道的事情也很少,就是相对来说这个圈子比较小,认知也比较单纯,所以你可以让自己知道,自己有能力做其他事情的这种可能性也比较小,就是包括你刚刚问我的这个问题,就是我不做这个我还能做什么?就好像我觉得我的想象力不够丰富了。

其实真正说让我选择回珠海的时候,我也会想到北京还有一些值得我去留恋的一些东西,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实际想的时候,还是有一点儿虚无缥渺,比如说这样的咖啡馆,特别有历史感的那种钟楼,珠海肯定没有的,但是这些东西怎么来讲?它也就不过是一个钟楼,你也不可能天天抱着那个转,这个也不过是一个喝咖啡的地方而已。但是我快接近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就感觉就跟去丽江,去一些古城的感觉一样的。

Q:你之前没来过这里?

A:没有,钟楼我都没有来过,包括我在大学都没有来过。所以我今天专门带了相机。结果天气实在有点儿。

真正有北京感觉就是这个地方。所以说我现在是住在北苑那儿,我就觉得没有北京的感觉,确实我觉得北京离我又近又远,就是说像春节晚会说的,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说心与心的距离,而是说你在五环,我也在五环,北京这种感觉就是说他就像一个馅饼也好,一个金字塔也好,真正的核心部分就是在这一块儿,除去这一块儿,一些离市中心越远,就会乡土气息越浓。所以说我原来在珠海和在北京的生活相比较而言,我感觉我的生活质量下降了很多。我获得的东西比我失去的东西少太多了。

Q:那武汉呢?

A:武汉市也比较大,但是比北京要小很多了。可能就只有五分之一个北京大吧。但是我觉得武汉挺好的,有山有水,人情味很浓。我大学毕业以后很少回武汉了,每次快到武汉的时候,听到说武汉话就很亲切,很感动。有的武汉人说话其实是既粗俗又比较亲切贴心的感觉。我说一个例子,那个时候我在武汉坐在一个小饭馆里面,那里有一个电视,电视里面放一个很小的一个场景,当时武汉下雨,有的地方淹水了,就有一个三轮车想过去,可能一个人踩有点儿难,周围的人还冒着雨,就一起推那个三轮车,一起喊,一二三,就像小孩一样,我看大家看到三轮车过去了特别开心那个样子,觉得其实武汉人很可爱的。

Q:有没有想过回武汉生活?

A:想过。但是也是有很多很具体的考虑吧,主要的问题还是在飞行上面,在武汉飞行的疲劳程度比较高,因为它地处中原,飞哪儿都是一个小时就到了,就像我刚刚说的北京飞广州两个半小时,来回五个小时,腾出时间,我一个月飞八十个小时,可能飞16天就可以了。但是我每一天只飞两个小时,我飞八十个小时要四十次。你的这种疲劳程度可以得到休息的这种缓解度都差很多。

Q:所以珠海算你的第二故乡吗?

A:我觉得它已经是我的第二个故乡了,因为我在那个地方呆了十年。在那儿已经慢慢的建立起来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一种感情。我现在还是有机会多回珠海,偶尔会走在珠海的街头,会觉得这些东西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熟悉。可能我觉得还是比较适合在珠海生活。

Q:不会偶尔觉得有些单调吗?

A:会有。其实当时我从珠海来北京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就觉得珠海生活其实太单调了,我可以获取的东西太少了。既使是想看一个电影,珠海市我感觉到还能去看的电影就是两个地方,其他地方就是规模很不成器,就是像小录像厅那样的,现在可能还是这两家,毕竟还是很少。以后可能会慢慢多起来。

Q:为什么加入三明治?

A:我感觉就是给我的一些不同的视角,了解一下和我年龄大致相当的一些人,他们面对生活、家庭、事业所做出的一些不同的选择,或者说一种尝试,也算是给我一些提示,或者说是一种鼓励吧。通过他们的一些生活的了解,我觉得能够更加丰富我的一些认知。

Q:你期待十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

A:我希望十年后的自己家庭幸福,有一个活泼健康的小孩儿,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一个生活圈子,有非常好的一些朋友,时不时可以出来一起吃个饭,聊个天,然后在事业上发展稳定,自己的内心特别的稳定和满足,特别明确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是这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