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伊宁_meitu_1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39:373号会员杨伊宁:想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看看

9,721 views

/@安漪莲

临终关怀、背包旅行、禅修静坐,当这些词语组合成一个女孩的名字杨伊宁时,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强大内心、彪悍外表的大女人,但当杨伊宁出现在面前,沉静、内敛,却有一种安静的力量,更像个邻家小妹妹。她刚去了一趟旅行社,咨询和安排着之后一两年的多个国家旅行的签证等事情,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辞职、签证、向家人解释。她在赴一场多年前就定下的约会,这个约会是儿时就对自己许下的梦想和承诺,无关他人,只关乎自己的内心。

作为曾经的职场战士,从财经媒体的品牌推广再到网络媒体的销售,十年的工作经历可谓丰富变化。在这次的旅程出发之前,她一边在职场的战场上拼杀,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在公益、石佛禅修中找到内心的安宁。

2011年底,杨伊宁参加了上海首家临终关怀组织“手牵手生命关爱中心”,开始在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的姑息科当一名志愿者,甚至参加了医科学生需要多年学习后才能接触到的人体解剖的观摩课。但也正因为这样,近一年来,陪伴着即将离开人世、经历无常的病人们,直面死亡和疾病成为生命中的重要功课。而去年在印度的恒河边上,她内心的渴望一次一次被唤醒,让她最终下定决心在30岁这一年去实现环球旅行的梦想。

 

杨伊宁_meitu_1

姓名: 杨伊宁

会员号:0373

年龄:30

星座: 天秤座

所在城市:上海

工作:  传媒,刚加入无业游民一族

教育背景: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法律系

新浪微博ID:@伊宁的生命记录

个人爱好:旅行、阅读、电影、探索宇宙和生死

 

 

Q:是什么最终让你决定放下所有去旅行?

A:其实我早想实施这个计划,但有许多现实的因素要考虑,比如要攒旅费,所以去做销售,赚更多的钱,才能去更多国家。做临终关怀志愿者过程中,对我的触动也是一个因素。

我小时候有两个梦想,一个是我想要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看看。我常想,自己选择投生在地球上一定有原因,得在这个星球上好好走一遍,否则就白来了。地球这么大,我到现在才去了5个国家,还有更多的地方从未踏足过,我想离他们更近一些,看看其他土地上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另一个想法是,在这短暂的人生,想要体验人间百态,去经历不同的人生,比如换了不同的职业,做了不同的岗位后,才能够真正去了解这个行业。如果只是看书、看电视,或者只是远远的看着,你没办法去理解别人的心情和感受,或者只会自以为是的了解,所谓的“明白、懂得”都是假的。只有去亲身经历过,感同身受,才有同理心。

这两个是我很小的时候,对自己许下的誓言,如果没有做到的话,我会觉得白来这人世间走一遭。

去年在印度,我有回家的感觉,虽然恒河边上是脏乱差,但我觉得很舒服。印度人可以活的很自在,无论是祭司,还是小商小贩,或是船夫、修行士、乞丐,他们脸上是舒展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他们再穷,也可以很开心的晒太阳、发呆,不会觉得自己穷有什么不对,或者乞讨有什么不好。更重要的是,其他人也不会觉得别人有什么不好,不会去指责或教育别人,彼此尊重。每个人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顺其自然的活着。也许下次再去印度时,我会在路边做个乞丐,体验乞讨者的感受。我也打算去加尔各答的特蕾沙修女之家做长期的义工,陪伴那些病人和孩子。

 

Q:做临终关怀的义工是做些什么呢?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经历,为什么会去做这样的义工呢?

在工作多年后,我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打拼,感觉前方空落落的,背后什么都没有。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空虚感太可怕了,我必须改变了。更好的职场发展,赚更多的钱,这些在看得见的未来都可以实现,但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内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当时并不知道。我需要一个出口,或者说是一种突破。

接触到手牵手生命关爱中心后,他们搭建的平台,给予我做志愿者的机会。手牵手生命关爱中心对志愿者有系统的培训课程,比如医学知识的讲解,疾病与情绪的关系,以及如何做好一个志愿者。督导老师对我们的要求很严格,即使是进入病房后的穿着、礼貌等细节都需要严加注意,也会布置一些作业,让我们完成。当志愿者在服务过程中,遇到一些困惑或阻碍时,也会有督导老师或专业人士予以解答。

我们服务的地点在复旦大学肿瘤医院的姑息科,志愿者需要做的事就是陪伴这些癌症病人,陪他们聊天,倾听病人到底要的是什么,更希望能解开病人心结,圆满他们的心愿。

志愿者的角色是病人和家属之间沟通的桥梁做义工,其实不是为了帮助别人,而是为了疗愈自己。过程之中,自己收获到的永远比付出的多。

我还看了许多心理学的书籍,周末上了各种相关的课程,现在我也算是业余的心理咨询师了,还帮朋友做了些个案分析,这两三年确实学到了许多。

 

Q:做临终关怀,对你做这个决定有怎样的触动?

我曾在病房看到两个病人,一个病人与我年龄一样大,她的本职工作是一位医生,由于工作繁忙的缘故,三餐没规律,经常胃痛也没在意,到最后去检查,已是癌症晚期。看到她的时候,如同看到另一个自己。现在癌症的年轻化趋势越来越强,许多年轻人一发现就是晚期,无治了,也许几个月后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些家人们的悲伤让我印象深刻。

另外一个病人是上海某超大型公司的老总,才五十几岁,也是癌症晚期。即使达到权力的顶峰,众人羡慕,一旦疾病来袭,所有的权力财富,终究还是要放下了。

经历了一些癌症病人带着遗憾离去后的场景,我告诉自己,该抓紧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寿命到底有长,也许明天就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了。即使生命继续延续,还会有疾病、照顾家人等各种因素阻拦,能够健康、有体力去行走的时间,其实不太多。

我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明天我就要死去,还有哪些遗憾没有完成?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人世,所以要尽快行动。

 

Q:你真的很有勇气,去面对临终关怀,面对死亡,这种勇气从哪里来的?

我妈妈是医护人员,所以我小时候是在医院的氛围下长大的,有时妈妈需要值夜班,没人管我,我就在医院的值班室里睡。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我都闻习惯了。对于疾病和死亡,我妈妈没有太多的避讳,我会和她聊聊关于死亡、临终关怀的事情,有时和她聊起做志愿者遇到的病人情况,她会给我些建议,或者告诉我这类病情的详细情况。

从小我就很想知道,人在出生之前是怎样的状态?人死之后又会去哪?人为什么会投生在地球上?为什么要度过这几十年?我始终相信,我的灵魂选择投生在地球这个星球上,让我活这几十年,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一直在追寻这些答案,为此看了大量有关各种宗教、濒死记录、前世今生、深度催眠、生死的书籍或纪录片,比如《西藏生死书》,我会反复的看。

我不想糊里糊涂的出生,随波逐流的活完几十年,又在对死亡的恐惧中死去,这样的一生,是我无法忍受的。

对死亡,我有好奇心,也有恐惧。尽管看了许多有关生死的书籍,许多书里曾描述过死亡后的场景,但毕竟我没有亲身经历过,这些只能作为参考,不足以全信。对于死亡之后的世界,我依然是一无所知,我依然恐惧死亡。

好在我的好奇心远远大过恐惧,所以去做临终关怀,因为那儿离死亡最近。

 

Q:很多人都有环球旅行的梦想,最后却不一定能够下定决心,或者会有一些牵挂和阻碍,你有么?

我也有阻碍,好在我还没结婚,父母也还健康,所以相对而言,少了一些挂碍。

在我辞职前的最后半年里,即使决心已定,最终辞职的日子已在倒计时,但还会有种种因素跳出来,让我犹豫着是否要延缓辞职,甚至放弃旅行。比如更好的工作机会的诱惑;比如总觉得存款不足以支撑太久,如果能再多工作一段时间,赚更多的钱,心里才觉得踏实;比如对未来钱花光了以后的担忧。即使在提交辞呈的最后几天,我都在挣扎,是否真的要放弃现在的所有,去奔向一个看不见的未来。

1—2年的不工作,意味着没有保障,没有社会保险,没有医保,看着存款的数字一天天减少,人是会有恐慌感的。其他人都是有工作的,而自己成为一个闲人,一个主流社会所不认同的“不求上进的人”,他人的眼光和疑问,也会成为一个心理障碍。

辞职去旅行对于我而言并不是第一次,在刚工作的几年里,可以轻松的放下工作,随时出发去旅行,兜里只有几千元,就敢走上几个月,钱花光了再回来工作。年轻的时候可以无所畏惧,但当我工作十年,存款是以前的许多倍的时候,敢于放弃工作去旅行的勇气却是越来越少,顾虑和担忧越来越多,对旅行中不安全因素的畏惧感增强。30岁正是职场发展的重要年纪,我却在这个时候选择归零,1、2年后,当我再重回职场的时候,不知是否还能有属于我的机会。这些顾虑,让那时的我如同站在悬崖的边缘,内心挣扎彷徨,煎熬不已。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豁出去了,跳下悬崖。前方是怎样,我不知道,唯一坚定的是我必须得迈出这一步。

 

Q:你家里人支持你吗?

我妈妈和弟弟是支持的。妈妈这几年和我的沟通多一些,能够理解我,否则按照他们那一代人的观点,以前是难以接受的。我弟弟比较好玩,喜欢骑自行车去旅行,前些天还骑车走了西班牙的朝圣之路,骑了七八天,路上有些荒无人烟的地方,还得自己在路边搭几块石头,生火做饭,同样爱好旅行的他,不会有反对意见。爸爸会保守一点,他至今都希望我去考公务员,让我找个铁饭碗的工作。

我曾想过是否需要对家人隐瞒辞职旅行的事情,伪装成继续工作的假象,其实也不难。但后来我觉得和家人之间更需要的是透明、真实,我得如实去面对他们,不想有欺骗。他们的担心和难以接受在情理之中,我也会坚持我的计划,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人生道路,别人的不理解很正常。

 

Q:你未来的行程计划是怎么样的?第一站是哪里?

第一站是去俄罗斯,我家有许多历史类书籍,《上下五千年》《马可波罗游记》是我小时候翻了一遍又一遍的书,彼得大帝和叶卡捷琳娜女皇的传记,是我的儿童读物,我对俄罗斯有很深的情结。这次我会从满洲里出发,坐穿越西伯利亚的火车去俄罗斯,在贝加尔湖旁边发呆。

第二站会坐船去日本的京都和奈良,感受一下千年古都,接着还是坐船去台湾,看看原住民的部落,也想去慈济的总部学习。接下来,想去外蒙古、以色列、埃及、非洲、秘鲁等国家走走,也许走一次玄奘之路,或者把中东走一遍。

 

Q:你的旅行方式会是什么样的?

之前在工作的间隙去旅行太不尽兴了,时间很赶,难免质量不高,即使在原始丛林里行走,偶尔有信号的时候,还得接工作电话,心很难真正的放松下来。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旅行能怎么慢就怎么来,用最慢的交通工具,尽量走陆路或坐船去各个国家。

我不会追求去的国家的数量,更在意的是深度的、慢慢地在一个国家行走。尽可能在一个国家把允许停留的最大天数用完,我不想做一个走马观花的游客,而是在一个国家多些停留,呆下来,去当地人喜欢去的餐馆,如果能住在当地人的家里更好,我想融入所在的那块土地,和当地人同呼吸,感受他们的生活,而不是一个旁观者。

如果有机会在某个地方停留更长时间的话,我想尝试一下各种职业,也许是做餐馆的服务生,客栈的前台,某公益机构做义工,烧烤摊的小工,或者调酒师,只要之前没做过的职业,都想去尝试。

我还想利用这1、2年的时间去学习一直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古琴、香道、制茶、中医,也比如阴阳五行、奇门遁甲。这些古老、玄妙的学问,我都想去探究和了解。我也终于可以拿出大段的时间去禅修,之前由于禅修需要长时间的禁语,手机得上交,我没法参加,而只能参加周末的禅修班。我给自己放了一个长长的假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借此调养被长久工作所伤的身体。我想慢下来,慢慢的生活,没有目的的活着。

这次的旅行其实是一次流浪,随着自己的心,到处乱走。有时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僧人,云游四方,在天地之间行走,体验人生百态。

 

Q:去旅行之前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什么事?

旅游签证的问题。中国人其实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环球旅行,财力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有些国家确实很难签下来,即使签下来,允许停留的时间也不长,无法做到深度游。比如我好不容易签了某个国家,最长停留15天,但对于其他国家居民来说,可能直接是落地签,且可以停留半年甚至一年。尤其是对于现在没有工作,没有结婚的我来说,更容易被一些国家拒签。如何拿下更多国家的签证,俨然成为一门需要去研究的功课。

还有我的积蓄其实也不是太多,我不知道能支撑多久,能够去多少地方。但后来想想,那就继续吃苦穷游嘛,以前20多岁时的我可以坐绿皮火车、住窑洞、国际青年旅馆多人间的床位、吃路边摊,现在30岁的我,依然可以过简单的生活,做个背包客,把不必要的花销减到最少。

 

Q:那你接下来这两年你最害怕什么

我怕被打劫或恶性伤害,有些国家对于女性游客也会有不少忌讳。但不管有多么怕,我还是要上路,还是要走下去。

 

Q:你对你未来两年的旅行有什么其他的期望吗?

没有,我现在处于放空的状态,顺其自然就好。

 

Q:旅行结束后,你有什么打算?

旅行回来后,会做一份全新的工作,与以前曾做的所有工作都不同,但这个工作内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想让之前的生活归零,重新开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2 thoughts on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39:373号会员杨伊宁:想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看看

  1. chenJing

    看了非常感动。追求梦想、直面死亡、寻找人生的意义……。愿伊宁拥有一次美好的旅行,宁静而又美好。

    [回复]

    ling 回复:

    支持,在没有提多阻碍的时候出去走走,佩服你的勇气和归零的心态。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