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托里尼落日

前方并未清晰,走着总能看到路

9,608 views

文/@秋小萍 x @Deartang苏苏

-

被访者:@秋小萍

经历:北大新闻系—市场—香港读MBA,现在在纽约进行四个月的交换学习。资深背包客。大学期间和工作后去了16个国家。

博客:http://pinger87.blogbus.com/

-

三明治之前发过小萍的一篇写香港生活的《万家灯火》,在三明治的群体中,并不少见远走天涯,从心而为的故事,而小萍是很勇敢的一种,她的勇敢在于她很坦诚地记录着她尝试过程中“糟糕”的体验,调侃自己在每次“义无反顾”之后遭遇的难过片段,让读的人在她玩笑生动的口吻里想象着当时的画面,从更多的维度去感受她的经历。

收到她的来稿,我没看她的履历,先被她笔下的片段吸引。

她写去西藏。“去年6月21号我辞了职,如同万千矫情的文艺老青年一样背了包去西藏。高二那年我写过一篇《仰止》,算一算刚好十年嘛,有些少年女汉子的梦想还是趁年轻实现了的好。于是我在高原体会到了‘眼睛在天堂,身体在地狱’的精分情结。最终在快要高原反应死在纳木措之前,给朋友打了个电话订了第二天回程的机票。作为一枚资深驴友,只身走遍祖国西部欧洲中部,从来胆大心粗毫无畏惧,最终败在绝美的纳木措。隔壁屋的体贴男友对高反的女朋友说‘宝贝没事我去给你买氧气瓶’,旁边屋的我摊在床上死鱼一般眼泪哗哗流。这件二B事让我懂了两个道理:1.从来现实都跟想象的不同,真正的宁静不是你想象中那个西藏;2.我-再-也-不-要-一-个-人-出-去-玩-了。”

她写离别。“这次离开香港,又是逃难一样,两个行李箱,两个背包,一个拎包,一个挎包。即将到来的八号风球让本来约好的出租车临时变卦,再打电话叫车竟然没有车愿意来,只好把行李运到楼门口开始拦车。暴雨里雨伞显得脆弱不堪,每辆车都不愿意走。我全身湿透就在大街上嚎啕大哭。最后终于有个爷爷开着车停下,我分三次把行李堆上去。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玻璃上,我的眼泪就哗哗地流。爷爷一边笑一边说哎呀我能拿你怎么办啊。”

看小萍的文字,扑哧一声笑出来,带着怜惜和心疼,也看到那种熟悉的向往和沮丧的重合,勇敢与脆弱的交错。这些也都曾真切地存在于自己的历程中。嘴角的一抹笑,不知道是在因为她的真实而喜欢,还是因为也在调侃自己的过去。

并不是每种波澜不惊的生活都平庸无味,也并不是每个独行游荡的日子只有自由和欢欣,更多的是在选择此道路的当下,以如何的心态去接受和面对不同状态下的挑战,不规避,不夸大,欢乐时不觉闪耀,低落时也不躲藏。这种完全的承受和接纳,无论对哪种状态的生活,都是一种更深的勇气,一种“活在当下”的大度。

小萍因为真实,所以特别可爱,特别触动人心。

于是和正在纽约做MBA交换学习的小萍有了这样一个对话。

 -

Q:你的大学学的新闻,后来做的市场?

做记者需要很中立,不要带太多立场来报道新闻。但是我非常感性,怀揣北大新闻系“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壮志豪情到电视台实习,但在四个月的实习之后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做一名合格的记者。

我非常幸运,毕业后就找到了自己很喜欢的工作。五年里换了两家公司,但一直处于打鸡血的兴奋状态,把每一款产品都当成自己的小孩一样,从策划到执行为手机产品做上市方案,很有成就感。

在工作中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事,都变成了好朋友。共同的兴趣和经历给了我们无尽的谈资,那真是“一个人牛逼的岁月赶不上一群人傻逼的日子”。

Q:“曾经背包自由行欧洲,独行西藏尼泊尔,与朋友土耳其大冒险,MBA学习期间去了新加坡、日本、西班牙、迪拜…”你大学期间和工作后去了16个国家,讲讲一些难忘的片段吧?隆德火车青年旅馆

阿兰·德波顿说“旅行能表达出紧张工作和辛苦谋生之外的另一种生活意义”,我非常认同,旅行是紧张工作和辛苦谋生路上的一点亮光。星星之火,足以燎心中之原。我非常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因为旅行能催人思索。在流动的、陌生的景观刺激下,可以思考更多东西,有更多更深切的感受。

二十岁时我第一次离家到欧洲,在瑞典隆德住过旧火车改造的青年旅馆,一间屋子上中下铺三张床,没有卫生间,空间及其狭小,除了床就没地方了,直不起腰来,转身都困难……当年哭了一鼻子,现在却觉得是非常特殊的回忆。

在巴黎的时候,一上午都是阴天,巴黎圣母院都透着深沉和凝重;下午突然云开雾散,天晴得像不曾阴暗过一样。凯旋门的蓝天白云像烙印一样刻在了我心里。那种明信片一般的时刻让我真的理解了海明威说的:“假如年轻时你有幸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在圣托里尼我看到了最美丽的落日,整个岛都是蓝白色的,无以言表的美。在尼泊尔徒步的时候,认识了很多国外的驴友,大家攀谈后发现其实                                      德隆火车青年旅馆                                     全世界的年轻人都一样,都很难在大城市买到房,都有过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工作的短暂迷茫。只不过他们比我们活得更洒脱些,对于“成功”或者“幸福”的定义也比较宽泛一些。

Q:你讲Gap Year的那篇我很认同,自我梳理和对外界的认识并不一定非要通过长时间旅游四方来实现,你现在离开职场有一年了,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新的看法?

像Gap Year这事,本来也就挺平常的国外年轻人会选择的一条路,在毕业后和工作前给自己一年时间gap,周游世界或者当个义工志愿者什么的。但也不是所有国外年轻人都这么做。国内现在把这个概念炒得很火,仿佛不Gap Year就太循规蹈矩、人生无趣了一样。我不喜欢舆论吹嘘任何一种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因为一个成熟社会的标志就是能够接受多元化的价值观。Gap了也不代表就有勇气和魄力,不gap也不代表就懦弱和害怕改变,活得精彩与否与是不是去gap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而且,gap能本质性地改变什么?生活所有实质上的改变,都应该来源于自己的内心,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读书这一年算是对自己的一个gap,在一个新的城市学习新的知识,认识了28个国家的同学,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文化。看得多了,心自然会大,对生活的领悟也能更透彻些。我仍然同意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出去看看世界,眼界和心胸会不一样。但是这也要看各人的喜好和性格,有些人就适合在一个城市待着过很安稳的生活。外人不能做任何评判,自己开心、适合的就好。

圣托里尼落日圣托里尼落日

Q:讲讲你当时选择去全职读书,选择香港,又选择科大的心路历程?

选择读书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职业发展规划的理由,都写在申请文书里了。其实归根结底就是我想换一个城市、换一种生活。跟大学就去别的城市读书的同学不一样,我是一直都在一个城市,所以真的不想一辈子就只一个城市生活。

选择香港是因为我非常喜欢这个城市,东方和西方的融合,有中环铜锣湾的繁华,也有西贡南丫岛的悠闲。可以出海,行山,在路边吃大排档,在屋顶喝酒聊天……

选择科大因为它是亚洲最好的MBA项目。至今不后悔。

Q:香港的一年紧张的学习,与你预期的MBA有怎样的不同?

与预期一样,非常紧张忙碌抓狂崩溃。非经济金融背景出身的人,要付出更多才能跟上。各种小组讨论、项目合作、社团活动、社交场合、招聘求职,特别能理解时间管理的重要性。

Q:讲讲在香港工作的见闻吧?

实习期间,每天在公司里面做一些挺基本的工作,完全不觉得我的MBA 有什么体现,也完全不觉得我用到了自己的什么别人难以学会的专业技能。可是就是在跟工作的这些香港本地人聊天吃饭的过程里,我觉得自己学到了比project更多的东西。

Q:现在的你对于职业有什么新的理解和规划吗?

我还是很喜欢市场营销,让我一直能保持一种很兴奋激动的状态。不过希望之后能做一些更偏策划、新媒体相关的工作。还在努力中。

Q:香港这个城市与你之前去过的很多地方相比,有怎样不同?

香港很适合生活,非常便利。任何小巷子里都藏着美食,公共交通发达。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城市和理由,我个人很喜欢香港,因为能让我在离开的时候洒一把热泪的城市不多,也许刚巧我就跟这个城市有缘吧。

Q:下一站是哪里?

希望是香港,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Q:你的故乡是北京?你在那里呆了多少年?形容下你心目中的故乡吧。

待了27年。无论外人怎样说北京,她都是“家”。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Q:马上要离家更远了。你打算完成美国四个月的学业后,去香港?又要离家是什么样的心态?

我觉得我的叛逆期来得比较晚,所以仍然处于想看外面的世界的状态,短期不太想回家。

Q:身边人的状态怎样影响了你的选择吗?

同龄人结婚生子的脚步之快总让我有一点迷茫。但还是保持自己强大的内心吧。

Q:你理想中未来的生活是怎样的?

一份让我每天都很开心起床的工作,一个让我一见到就笑起来的人。

说到前方,想起小萍之前写的这一段,“就像我突然能接受自己进不去TOP10的MBA一样,今年突然就能接受了美国以外的学校。如果去年这么想,现在已经不在北京了。但完全不后悔‘浪费’的这一年。没有这一年,没有这次跳槽,也不能想通,自己到底想走一条什么样的路。时间带给我们的,除了拓宽想法和思路,就是把人变平和和成熟吧。”

“前方并未清晰,但走着走着,总能看到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