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平1

工作五年后,理科生为何报考新闻研究生?

12,471 views

编者按:10年前,徐平大学毕业来沪做了一名高中物理教师。5年前,为了孜孜以求的记者梦,毅然辞职,重回校园。2年前,她研究生毕业,却放弃了记者梦,成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一名图书编辑。一直在寻找,理想的方向;一直在思考,人生的意义;一直在努力,或多或少去改变这个当下的不完美。
徐平1

 

 

文/徐平

一位诗人说:“人生的路很长,但关键处只有几步”。我曾一直反思,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关键处有没有选择对。后来发觉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不同的选择意味着不同的人生,而人生本来就是一种经历和体验,无所谓对错。

 

文字与数字——撕裂的文理分科

我本科学物理,在工作5年之后,固执地辞职考取了新闻学的研究生。物理与新闻,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在我这里,诡异的融合了。而我为这个融合纠结了整整10年。而这一切要从高中文理分科说起,这样似乎会把时间拉得太长,但一切又不得不从这里开始,因为所有的纠结和分裂都缘于此,而一直到今天,文理分科仍然在高中学段继续。

高中时候自己算是一个纯粹的文学少年,但在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因为学理科比较容易考大学,就这样读了理科。因为在那所重点高中里,理科生本科上线率一般都90%,而文科可能也就50%吧。对于每一个高中生,上大学可能都是终极的梦想,至于上大学读什么专业?将来从事什么?基本是没有思考的。我就这样在这单一目标下稀里糊涂地选择了理科,却在理科班不务正业地读诗歌、写小说,意淫着文字。高考的结果还算凑合,上了一所师范大学,却读了一个恐怖的物理专业。但大学四年,我唯一认真坚持做的事情是做了四年校报的记者,而且居然年年被表彰,校报的主编说我的文章跟纯粹文科生写的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这个点拨放大了我心中潜藏已久的记者梦,反正,我觉得我要做与文字有关的事情,我喜欢一切有思想有灵性的文字。

但残酷的现实是,作为师范院校的物理教育专业的学生,我理想的就业方向是到中学去做一名物理老师。我大三的时候曾经试着去改变,复习考新闻学的研究生(现在想来这个想法是不是也很傻,我以为只有读了新闻才能做记者,其实真正做记者的没几个学新闻的),但“新闻学”作为热门专业,我以失败告终。潜藏的理想被生硬的现实逼得无路可逃,高中时候,天真地以为到了大学就可以为所欲为,但爱好总归是爱好。从世俗角度看,教师作为一个职业尤其对女生来说,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在理想虚无的时候,生存是第一位的。2003年,大学毕业,我进了上海一所高中做了一名物理教师。每每遇到一些朋友,人家问,你做什么啊?我说老师。别人接着问,语文老师?我说不,是物理老师。别人就会作吐槽状!在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美誉下,我开始履行起高中物理教师这个角色的神圣职责,我要把原理、定律、公式一个个解读给我那些可爱的学生们。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悲凉地发现,我高中时从未认真学习过物理,大学时总也得过且过,但现在我必须得重新开始认真再学一遍物理,因为自己都搞不明白,如何能让学生听懂?但在从高一到高三一轮教完之后,我承认,我非常努力,我把多少年没做过的高考物理试卷全都重新做了一遍,那时候,我想如果我高中这么认真,至少能考到同济去吧。我又必须承认,在无穷无尽的题海之后,我很厌恶。退却了最初的工作热情,我有种竭斯底里逃离的愿望。

我孤注一掷地选择了考研,给了自己一次重新上路的机会,我问自己想做什么?我的理想人生到底是什么样的?那个隐匿很久的记者梦再次蠢蠢欲动,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大气磅礴的人,我愿意成为一个有良知的记者,为这个社会鼓与呼,我为邹韬奋、史量才这帮30年代新闻人感动不已。我沉浸在他们的世界中不能自拔,想给当下病态的社会一剂良方,我想改变它。反正,选择考研,纯粹是为了让理想再次起航。

时过境迁,当我快被俗世的生活打磨得没有棱角的时候,我一直怀念那段复习考研的日子,那段被自己的理想主义冲昏头脑的日子,那个时候,我思考、我奋进、我知性。我第一次为自己选择了方向,第一次为了这个方向孜孜以求地努力。辛苦,但整个过程充满欢喜与快乐。因为从小到大,小学升初中、初中考高中,高中升大学,大学毕业找工作,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约定俗成。但工作之后第一次没了方向,是自己为自己做的选择。

是该谈婚论嫁、生儿育女的年龄,我重新折腾,是有风险的。父母催着结婚,男友不支持也不反对,我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乐此不疲,但也顺应了双方父母的意愿,完成俗事。虽然当时觉得心不甘情不愿,后来发觉,这种传统的力量太过强大,因为结了婚彻底没有唠叨了。2006年的国庆,我成了最爱学习的新娘,因为那天我包里放的不是化妆品,而是考研英语单词。而我的蜜月10天假期,全都奉献给了考研,那是考前10天,我把自己关在屋里,从早到晚,从晚到早。我一直觉得,那本考研大纲才是我心动的新郎官。考场上挥洒自如,考完之后志在必得。但结果是我失败了。以一分之差被踢在了面试线之外。那种沮丧、失落、绝望比想逃离的那种愿望更加竭斯底里。如果我记得我哭过,那一次一定是嚎啕大哭。现实把自己的理想狠狠嘲笑了!我这种在职、跨专业、大龄,是不是具备了一切不利条件,或者我一直在异想天开?

多少的纠结百转千折,也许放弃,安心做一名老师,生个宝宝,日子也不错,生活很滋润,可是心里为什么觉得一抹黑呢?先生说,要不这样,你再考一次,考上呢,如你愿,最好,如果考不上就乖乖呆着做老师。于是不甘心,趁热打铁又考了一次,而且这次似乎做了最宿命的安排,两手准备,10月份还考了一个上海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第二年的1月份参加了全国的研究生统考。我当时想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认命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守得云开,还是厚积薄发,这次的结果,是两个研究生我都考上了。 两年的辛苦准备,两年的艰难坚守,我收到了我心仪的新闻学研究生的入学通知书。在2008年那个全国人民悲伤的5月,我迎来自己的小欢喜,五味杂陈。工作5年了,辞去了稳定的工作,我给自己放了长长的假,重新回到校园,读了三年书。还记得辞职的时候校长语重心长地说我挺适合做老师的,辞了怪可惜,现在就业形势不好,研究生进高中都很难。那个时候那种心态下,这种过于务实的话是听不进去的。

在快要结束2字头人生的时候,重回大学,着实是件很奢侈的事情。但我心中溢满了美美的幸福。我终于可以彻底地弃理从文,终于可以恣意地在我喜欢的文字里打滚。我天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用跟物理打交道了,但其实很多选择注定了开始就不会结束。

 

选择——被撕裂的体制内外

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你会想着逃离;一眼看不到头的人生,你会感到惶恐。如果选择考研是为了我心仪的记者梦,其实另外一层原因,是我想逃离那个将会束缚我一辈子的体制。做老师着实不错,很多人都很羡慕,有不错的收入,有悠长的假期。但很多人可能体会不到那种一眼望到老的人生。我记得每年暑假之前教师大会,总会有老教师退休,就会听校长说,感谢某某老师35年来一直奋斗在教学一线……那时候我非常惶恐,我就好像看到自己10年后的样子、20年后的样子直至退休。不排除很多有追求的、终究出类拔萃的老师冒出来,但这支队伍,更多的人只是知识的二道贩子。反正,那个时候我非常清醒地意识到我要离开,这不是我要的人生。如果不选择突围,终将在那里老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不及早离开,越往后越没有勇气去选择。大学同学十年聚会,一帮做老师的同学都很羡慕我,我知道他们唯一羡慕我给了自己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基本都评了中教一级,等待着遥遥无期的高级,对工作说不来喜欢,却又不得不继续?因为问题很简单,辞去教师的工作,还能做什么?他们渴望体制外的自由,又舍不得体制内的福利。

而作为从体制内逃出来的我,还是非常享受三年清贫而又富足的读书时光,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但至少还有未来可以重新开启,这种感觉着实美妙。人生的美好不在于一切尽在掌握,而是未来充满无限可能,在骨干的现实面前让理想丰满。

跟同学一起做节目,到报社去实习,忙碌而又充实。但同学那句亲切的“徐姐姐”硬是把我拉回到生生的现实中,时刻提醒着我跟他们之间两代人的距离。这个现实砸得我头晕,如果这个可以忽略的话,那就是双方父母逼生孩子的声音不绝于耳,都快30岁的人,再不生以后也生不出来,要不生出来也不健康。再说,你毕业了要重新找工作,你没孩子人家都不要你的。都是很现实的大白话,是那样的现实。我做做梦可以吗?可以的,但不能一直做梦。不过还算幸运,女儿像天使一样在我学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降临,后来有朋友调侃我说“研究生”就是研究“生孩子”。不过一切都没耽误,顺利生了宝宝,完成了两篇硕士论文,拿了两个硕士学位。

完成学业,以已婚已育的绝对优势再次征程,我真的信心满满,但现实确实很不给力。去哪?我问自己?那个曾经奋斗的记者梦第一个被自己泯灭了,现实的原因是我不可以再一意孤行了,无论有多少角色需要我去担当,我的第一位角色是妈妈,宝宝很小,我不可能去东奔西跑。更宏观的原因是我这个人可能太仗义执言,而现行的舆论生态注定我无法作为。我发觉自己可能没有能力跟大环境抗衡,也许我该选择小富即安。或者说曲线救国,比如说投身公益,温和地去改变这个生病的社会。

有一句话说,为了生存而工作那叫就业,为了生活而工作那叫职业,为了理想而工作叫事业。也许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而是一份事业,一份自己愿意全身心去做的事业。可是这份事业在哪里呢?对于老大不小的自己来说,一切从头开始谈何容易?我开始固执地找自己认为喜欢的,甚至一些民企和外企,我抛却了一切传统观念想寻找一个平台。但面试人员看了我的简历第一个问题就是“你原来做高中老师,为什么辞职啊?”或者“上海高中老师多好啊,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去呀!”我突然发觉在诸如此类现实的疑问面前,我是没有办法谈理想的。那个时候,一位做记者的好友考了公务员,她对我说,就想找个稳定的地方呆着。不想到了35岁还得为工作奔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受了影响?反正我参加了上海公务员考试,报考了某教育局的宣传岗位,以优异的笔试成绩进入了面试,但被淘汰了。倒不是输给了别人,是我报考的岗位一个都没录取,有人说那是萝卜坑!后来大大小小参加了事业单位的考试,基本都在面试的时候败北。有人说事业单位的水更深?其实我倒也没有抱怨过这样一种结局,只是倏地发觉,当年毅然决然地从体制内逃出来。现在想回去的时候才发觉这个体制跟铜墙铁壁一样,想进也进不了了。人有时候是不是就这样的贱?

后来进了出版社,在沪上名气很响。只是别人看上我不是因为我读了新闻学研究生,而是因为我有做过老师的工作经历。而且我的角色是理科类图书编辑。当拿给我那本《玻尔文集》的稿子时,我才真正明白,物理那才是我的宿命。面试那天,当我对着那张跟理科有关的稿件时候,我突然发觉自己转了一圈,又回来了。我清楚得记得,当时面试的老师还给我这样解了围,说没事,新闻和出版本来就是一家。就这样,我这个新闻研究生靠着自己5年的物理教师的背景进了出版社当了一名理科类图书的编辑。

觉得像一个冷笑话一样,我说当年如果我没有考上研究生的话,还是一个物理老师,出版社有这样一个职位,我肯定不会去的。因为很简单,没有人愿意从事业单位跳到国企去;但现实是我读了研究生,我却必须来,而且算是一个较好的择业方向。

编辑总归也算个技术活,说不来是否喜欢,但我一直也算兢兢业业,出版社在文化改制的浪潮中,都实现了转企改制,但那种条块分割、等级制度并未实现多大好转。作为企业,生存是第一位,利润很重要。都说国家唯GDP,其实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GDP,对于学校来说,升学率是GDP;对于出版社来说,码洋是GDP……作为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可能都要为这个GDP而去努力,是那么单一,但却不得不为此。我认识一位诗人编辑,很崇敬他,但是在这样一个年代,诗歌类图书的生存真的会举步维艰,但我一直跟他说,你们图书的读者在20年后。坚守或者融合,其实都很难!

 

转变——留下来还是走出去

这半年开始疯狂地学英语,狠狠地痛恨自己这么多年的哑巴英语。每当这时,母亲就会焦虑地问,你又想干嘛?我说我想出国,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想法吓到了她。反正每当我看书,她就会来捣乱,她会说下班回家,你可以去跳跳舞,或者去逛街买衣服,去做美容也行,就是不能再看书。她希望的是我养得白白胖胖,希望宝宝健健康康,她就很满足。我理解母亲这个年龄阶段的期待,想想觉得很好玩,有一天,曾经整天逼着你做功课的母亲不愿意再看到你学习了。可是,我不能让老人的60多岁的目光安排我30多岁的人生啊。

说起这个年龄,我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一个心理的坎,因为害怕青春易逝,总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做点事,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折腾到现在还一事无成。但母亲总会这样安慰我说,现在的这样子已经很成功了。从小城市出来,在大上海扎了根,很不容易啊。想想也对吧,但我一直总会在想,现在这样子是我20年前作为一个懵懂的少年幻想的样子吗?那个时候看着蓝天白云,我总觉得自己的未来在远方。20年后,我到了远方,可这是我期待的那个远方吗?或者还有更远的远方?

有时候,我安慰自己放弃那些大而空的计划,就这样做做自己喜欢的书,陪着女儿健康成长,生活之外做些公益。无论如何,一切都是可以掌控的。也许对于女人的人生来说,30多岁可能是一个最美的年纪,也许我该享受它,不应该让它蹉跎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确实还没有彻底地安稳下来。

其实我一直以来非常害怕一样事情,就是等有一天我退休了,老了,我回首人生,发觉自己这辈子白活了。也许我更渴望一种状态,就是等到老的那一天,我回首人生,能无愧地告诉自己,我这辈子活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我做过一些对别人有益的事情。

现在编辑工作琐碎而又忙碌,时间一天天,飞逝而过,没有时间看书,没有时间思考!朝九晚五,突然发觉自己很不喜欢这样一个状态。而整个大环境的喧嚣和聒噪更让作为生命小个体无能为力,所以我不清楚是不是注定我们这一代人就要这样度过?看美剧 《广告狂人》的时候,那是60、70年代的美国,很多元素就跟我们当下一样,贷款买房,辛苦工作,忍受城里的嘈杂……经济可以发展,但文化是没有办法突进的。文明的进程是需要累进的,但作为小个体,我可以通过逃离到别处的方式实现跳跃。我确实很想去感受一下别人的文明,别人的民主!

但依存的那个国度并不美丽,出去也只能算二等公民,会被尊重吗?会能真正享受到吗?所以,我又是怀疑的。也许,我们这代人就该当垫脚石,努力地去改变当下这些不美好,让20年后,我们的儿女长大成人之后,一切好起来。

走出去,还是留下来,我真的还没有想好,但有一点是确定的,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坚定的行动主义者,会为自己每一个定好的方向去努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5 thoughts on “工作五年后,理科生为何报考新闻研究生?

  1. 之七

    正面对着相似的选择
    看了作者的自述,联想到自己,傻?折腾?迷惘?其实就是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没想清楚自己过的是哪种生活。
    移民一定好吗?我强烈的怀疑

    [回复]

     
    Reply
  2. Mr東西

    在保證相當的物質水平后,人生的意義就是進進出出,不斷穿梭在圍城內外,無所謂絕對的好與壞。也許下段徐女士的人生意義在于體驗異國生活了。

    [回复]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