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上海青年报《生活周刊》报道中国三明治

7,306 views

【Part 1困惑 Confused

“年过而立”在传统的中国价值观里,代表着一种方向性的确定,代表着一定的安稳。但父辈整齐划一的生活方式已经成为过去时,生活多元化正向他们走来。梦想仍然在胸膛中汹涌翻滚,为之拼搏的勇气和资本却似乎总也凑不齐。有时他们会想要从这样的生活中逃离,去别处找找自己的内心,然而身边似乎有无数只拉扯着的手,他们连潇洒地上路也变得难以企及。希望这些年轻人的幸福,带给你多一些勇气。

 

30岁,做一块耐嚼的“三明治”

文/青牧  张文馨     图/受访者提供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经历着所有苦恼,是层层夹心中的三明治,却逃离了被吞噬的命运。他们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大可不必把30岁当成人生的分水岭,也大可不必仓皇失措或者敏感至极对待。因为,为梦想奋不顾身的勇气和觉悟,其实一直都在你内心,只是可能,你比别人来晚了一些。

 

张春莹    画唐卡的日子6.2

Q:30岁这个年龄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A:我曾经一直很盼望三十岁。读书的时候,想做什么却总有很多的障碍和无力感。三十岁的生活,虽然依旧有着种种困难,但我却不再恐惧和担忧。

Q:在这个年龄中,你觉得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A:我很少感受到压力。做任何事之前,我都会先衡量它的可行度,只要可能产生的最坏结果在我的承受范围内,我就会努力去做。因为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心理准备,所以最后即使失败了,也不会感受到特别大的压力。

Q:30岁的时候,你有什么愿望?

A: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梦想的人”,因为只要有想法,我就会想尽办法先去实现,再继续发现更多的路。所以我一直都在实现与达到的过程中,不去想太遥远的事情,尽情地投入生活。

3.2

生活在别处的经历,许多三十岁的人都曾幻想过无数次。然而出于自己意愿的出走,看起来总不是那么简单。更多的人,是“被生活出走”,为了工作、家庭,以及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疲于奔波,却总也来不及看看路边的好风景。

既然如此,那就带着生活一起出走吧!甫满30岁的张春莹,曾经刚一毕业,便由着自己的兴趣,远离了家乡上海,到广州去做服装品牌。她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者,生活就是简单地去做一件喜欢的事情,路上碰到困难再去克服。这种模式推动着她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从上海到广州,再到北京帮朋友经营绘本书店,然后去西藏学习唐卡。

对唐卡的兴趣,是从两次藏地旅行中燃起的。爱上这里,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第二次来西藏旅游时,她觉得有种“回到家的感觉”。这是一个有信仰的地方,她在这里感受到内心的宁静,佛教的氛围,能够教会人们解决生活中的烦恼和压力。2010年,她决定独自前往拉萨,想要在这里生活,并学习唐卡。

张春莹一向有说走就走的勇气。来之前,她没有找过老师,也没有在拉萨的朋友,全凭“运气和强大的自信”,在抵达拉萨的第一周,就找到了藏大教授丹巴绕旦老师。之后,她跟随这位教授的大徒弟洛桑森格学习唐卡,成为他的第一位汉族学生。

唐卡学校位于达孜县,离拉萨市大约有50分钟的车程。这里是个典型的藏区小县城,有一个靠山的寺庙,很多的茶馆,到处是野狗,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场所。这里的生活是从未有过的简单,而画唐卡又是一件非常磨练意志的事情,需要绝对的专注力、意志力和平静的心。这些都是张春莹在其他地方体会不到的东西,也是她一直在内心寻找的。

这个有关一个女孩在西藏的故事中最大的惊喜,是她在这里遇见了自己所爱的人。张春莹和男友一起,在拉萨市中心的八廓街上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馆。一边经营咖啡馆,一边学习唐卡,有特别空闲的时间,就去西藏各地旅行。每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喜欢的事,起床的时候,总是开心于一天的开始。奔三的最后一年,好像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

现在,三十岁的张春莹和男友结婚后回到上海,开了自己的唐卡工坊,教那些对唐卡有兴趣的人们在业余时间学习。每年,她会抽出时间回到西藏一两次,去看看教授她唐卡的老师。曾经她打算在西藏住一辈子,然而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对三十岁的张春莹来说,最重要的心得便是跟随心的方向,让生活的每一个变化都成为内心提升的契机。

接触过许多人,听过许多故事,张春莹觉得她的经历并不特别。然而,勇气并不仅仅来自于经历的多少,而是要从生活的点滴中学会反省。“我内心的力量,就来源于自省,它可以让我时刻调整自己的想法,不受外界的影响。”

-

窝头    为我停下的22辆车7.2

Q:对即将来临的30岁,你觉得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A:也许代表着更健康的生活方式,更多的锻炼和微笑。

Q:对于这个30岁的年龄,你觉得会遇到怎样的压力?

A:在这里,人与人之间总是粘合得很紧,会不自觉地去跟他人的比较,这也是我之前拼命工作的原因。新西兰也有正处于三明治状态的一群人,但相比国内,他们互相之间更为独立,给予彼此足够的理解。他们非常注重对方的感受,即使父母焦虑于子女的生活,也不会将自己的想法变为压力强行施加。

Q:30岁的生日那天,你会有什么愿望?

A: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并且不顾一切地生活下去。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再进行一次这样的旅行。

5.2

2013年1月,辞了工作,做好准备,搭上去新西兰的航班。这是窝头自2009年毕业后,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北京。之前,是沉浸工作里,不断逼迫自己努力再努力的三年。这一次辞职,似乎相当地顺利,不需要费时间和自己作斗争。“离开北京的念头每天爬满意识,辞职是早晚的事”。

回国后窝头写了一篇文章,讲述在新西兰的日子里,为她停下的22辆车。搭车是在新西兰的旅行者一种惯用的穷游方式,抱着“一定要体验一下”的想法,在新西兰最后的一个月里,不顾许多朋友劝说她搭车可能并不安全的好心告诫,窝头毅然决然地站在路边,厚着脸皮瑟缩地伸出了大拇指。

搭第一辆车时,窝头有些紧张,因为在这之前,开过很多辆车,有些友好地打招呼,有些摆摆手表示遗憾,有些微笑以示鼓励。

当她仍沉陷于自我怀疑未反应过来时,一辆车已经靠边减速,白色的小破车,司机是一名中年男子,他一边把副驾的杂物往后座扔,一面开玩笑地说:”姑娘,你可选了个不好的地方搭车。要去哪?”当得知她要去很远的地方,司机连忙说可以送她一段。后来,窝头知道他叫Paul,工作是种植蕨类植物的,尽管那时他看起来更像个落魄的作家。

车子开了一半,途中他说要去买个东西,所以就转出主路,开始七拐八拐。害不害怕?您说呢!开始有些担心,但窝头装得很淡定。他解释只要一两分钟,但这种情节搁中国,你已经猜到结尾了吧?他走近一家小商店,买了两支笔。继续开车,七拐八拐,此时的窝头,更加担心。待看到已经走到主路,窝头终于松了口气。

在那之后,便有了其余的21段愉快的搭车经历。这其中有絮叨着一路提醒她注意安全的夫妇,有文身光脚一看就是坏人脸的慈善商店志愿者,也有戴着花环开着拉风复古车,仿佛天使一般降临的三个姑娘。他们的共同点,是都令窝头觉得温暖到不可思议。

在新西兰所做的工作,对窝头来说应该是此生仅有一次。她做过猕猴桃包装、中国餐厅服务员,在一家由监狱改造的背包客旅店做清洁、铺床等以换得免费住宿,也在二手捐赠慈善商店做过志愿者。关于这部分生活的体验,是无论看多少旅行攻略也无法体会到的。那段日子里,她失眠、神经衰弱、招了一身跳蚤,还持续拉肚子;但同时,她开始看书,跑步,吃健康的食物,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给她带来了无以言表的感觉。

二手慈善商店给予了她很大的感触。那里的一切商品都是人们免费捐赠的,极低的价格,可能会买到珍贵的藏品,精致,古老,无言述说着故事的旧物,写着Proudly made in New Zealand,充满了“新西兰感觉”。八月底,窝头回国,有了想要在国内开这样一家商店的想法。

 -

泥小碗    裸辞了,反而想明白了9.2

Q:30岁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A:以前总觉得30岁就很老了,现在自己到了30岁,却觉得也还行,脸上没有一夜之间布满皱纹。不像20出头那样青涩与懵懂,却依然保有对世界的好奇心。奇怪的是,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女孩”,现在比较认可“女人”这种说法,觉得可以承担得起“结婚生子”这样的事情了,变得成熟了些。

Q:在这个年龄中,你觉得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A:首先还是寻找自己的人生的职业方向。可能还需要时间,我想找到一份可以长期从事下去的事业。第二是个人婚姻问题,虽然家人没给我什么压力,但是我觉得看着同龄人结婚生子也是有压力的,自己也这么盼望。不过我不是那种能逼迫自己的人,边走边找,希望能有那份幸运尽早遇见Mr. Right。

8.2

让一个人想要辞职的原因有很多,泥小碗全占了。失眠、焦虑、亚健康、倦怠感、想家……而最终让她下定决心的,是一个同行的话。她说,人生短暂,想好了就去做吧。

北漂近十年,曾经觉得全中国只有北京值得立足。辞职后,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回顾,觉得自己那份“执着”应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在泥小碗看来,和北京一样的大城市充满着活力,每天都能与新鲜的人和事物接触。然而,压力大,环境不好,亦没有归属感,生活成本日益上升,这些重重的负压,会让人愈加想逃离。

裸辞,最值得关注的自然是收入问题。裸辞了,没有收入,难道可以心安理得地啃老?泥小碗的积蓄不多,回家几个月,已经花得七七八八了。即使她希望能好好地在家陪陪父母,但也设法找了兼职让自己能休息得更坦然。她从朋友那里接到一套书籍的编译项目,并在一个语言培训学校做兼职老师。教书的经历,让她认识了千奇百怪的学生,作为一位颇有学生缘的老师,学生们大多很愿意和她聊天,问她关于未来和工作的事情。泥小碗总和他们说要“听从你的心”,不过却在私下笑称,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有个字叫做“怂”。

裸辞这一年多来,也许并没有改变太多,最大的收获,也许是她深深地体会到了“放手”的快乐。曾经,泥小碗也像许多人一样畏首畏尾,因为怕失去,所以什么都不敢放手去做。而现在,她发现对于浩瀚如烟海般的人生来说,最重要的是“做过什么”,而不是“失去什么”。认识到这一点,是泥小碗辞职一年多来最大的收获之一。不过,她依然觉得,是北京的那些年,才让她有了资格去反思。她依旧庆幸在北京的近十年时光,让她大概可以知道,如果一直在那儿待下去,生命会是什么样子。

三十岁,脱离了青春期。处于这个年龄段的他们,夹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夹在父母和孩子之间,夹在上司和下属之间,夹在都市与家乡之间,夹在自己与自己的挣扎之间,像极了一只三明治。

 

【Part 2轨迹 Locus

在很多人看来,34 岁的李梓新是个爱折腾的人。人大毕业后,没回潮州老家,先后在北京、上海、伦敦几座城市漂了几年。一圈下来,已过而立之年,结了婚,生了子。末了,还拖家带口回到上海定居。在他看来,这条看似归于原点的生命轨迹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自我释放。如今他的名片上又多了一个身份,“中国三明治”网站的发起人,鼓励更多的人折腾,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

对话“中国三明治”发起人 李梓新

“三明治”等于“三十明志”

 -

生活周刊:为什么会想到要做“中国三明治”这个网站?

李梓新:三十岁上下的中国人,经常碰到各种各样的压力,人也容易迷茫一点,想要做些改变,而周遭的压力又可能使你放弃了。我们觉得遇到这样情况,不一定非要放弃,也不一定非要摧毁,你可以通过认识更多朋友,体验更多的经历,来重新审视你的决定,来追寻你想要的东西。于是,我就想到要做一个给同龄人的网站,这有别于一普通的“老乡群”、“同学会”的平台,这个群体里的每一个人不仅可以做自己喜爱的事情,还能建立自己新的人际网络,聚在一起做有趣的事情,能帮助到别人,也能对这个社会有帮助。我一直相信你的朋友圈子决定了你是怎么样的人,一帮有意思的朋友能够帮你摆脱生活的苍白。

生活周刊:“三明治”一代的生活普遍的中心词是什么?

李梓新:我想更多的是如三明治所呈现的夹心层状态,在这一代人心中,他们试图保有自己的梦想,但总有现实的各种羁绊;他们需要面对日益衰老的父母,也对下一代的育儿焦虑万分;他们一边还着房贷,供养着家庭,一边梦想着间隔年(Gap Year)休整旅行或者出国留学;他们不知是要维持朝九晚五的日子,还是要一咬牙下海创业;他们在想除了在网上转发痛骂毒奶粉、毒胶囊的微博,还可以为社会做一点什么?

生活周刊:你对三十岁的理解是怎样的?

李梓新:三十岁的你我到了该明白自己志向的时候。“志”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中国三明治”的使命,就是帮助这个阶段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三明治”等于“三十明志”。

生活周刊:网站上的故事,选取的标准是什么?

李梓新:三明治关注人群的年龄25至40岁,对生活有着积极的态度,不回避问题,坚持自我,追随内心的价值观,并在各种压力下坚持自己理想。于是,在我们的杂志式网站上,既有整天宅在家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过着“反组织”的生活的IT界夫妇,也有辞职后环球旅行并作全程网络直播的旅行者伴侣;既有放弃稳定国企工作的女副乡长,也有用感性文字写科普书的外科医生。

生活周刊:你期望三明治网站给人们带来怎样的启发和改变?

李梓新:希望更多的“三明治”人群能独立思考自己人生,相信改变是可能发生的。在我们的网站上有一个叫孙小小的“三明治”。她之前从国有保险公司的短期险承保员,到广告公司职员,到淘宝网培训专员,再到外企的培训助理,朝九晚五7年,然后辞职出来做自由职业的PPT培训师,又玩起了飞盘。孙小小是一个不断学习的人,她的学习精神让我相当佩服,如今她把自己的爱好发展成自己的职业,干得相当好。

生活周刊:30岁,对你意味着什么?现在回头看看那段岁月,你有怎样的感触?

李梓新:30岁时候,我结束了之前的一份4年的工作,拿到了世界银行奖学金,去伦敦大学学院攻读国际公共政策硕士。当然这一切,我觉得完全是我之前7年的回报。2005年那个时候“逃离北上广”还没有成为潮流,年轻人仍然大量地涌入大都市。在这四年里,随着工作的不同安排,我带着小家庭在汕头、广州、北京各住过半年。这样的经历,给我更多机会修炼。学英语、学做网站、学剪片子。如果我还留在大城市工作,我可能不会在业余坚持学这些本领。做中国三明治也是从当时的基础来的。四年下来,我想最大的收获是我感觉到自己基本拥有了到世界任一个地方都有信心活下去的能力。手艺就在自己身上,个人也不用非借助某个机构去做事不可。这其实是我内心最大的安全感。

1.2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