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是三明治我光荣41:480号会员唐小友–走过传统媒体的下坡路,站在新媒体的风口

8,848 views

 

文/谭茜茜

2

在25岁的唐小友面前,曾经有奢侈品公司LVMH的机会,“四大”之一德勤的offer,她能在一切我们能想到的令人艳羡的机会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她却避开那些似乎显而易见的选择,就像她在本科上学之前放弃了两所香港大学的录取进入复旦一样,她听从自己的心,从财经记者到互联网公司,这让她的人生少了那么些顺理成章。

2011年从复旦管理学院毕业后,唐小友选择进入《第一财经周刊》做记者,参与创刊“一财”旗下的《好运MONEY+》令她体验到从无到有的创造带来的激情和成就感,后来她在《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经历则让她对创业和商业模式更加了解和着迷。这些也是她日后走向互联网创业公司的缘起。

当然,她也没有料到曾经参与创刊的针对“八零后”的理财杂志《好运MONEY+》会在短短的两年后就宣布停刊。这多少反映了“中国速度”,也似乎成了传统媒体没落的见证。然而短短两年的传统媒体经历,却使她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并找到自己感兴趣的领域。

在这个时代,寻找一份新的工作,可能就因为一条微信。

在自媒体人许维的公众微信上看到“万企明道”的招聘信息后,唐小友很快决定加入这家梅花网旗下开发企业协同软件的创业公司,尽管她并不掩饰从知名媒体跳槽到创业公司曾经的挣扎。记者生涯中积累的对互联网创业的兴趣和激情为她打开了另一扇门,而现在她想要另辟蹊径,探索新的可能性。

这是一批新的媒体人,他们登上事业起点的时候,正是新旧媒体激烈更替的时候,他们需要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拨开那些富有经验的媒体人也未必能看透的迷雾,在改变和机会面前做出选择。

-

Q: 你本科学的是管理,你的同学在毕业后大都进了金融或咨询行业,而你去了媒体,能跟我们谈谈你对专业和职业的选择吗?A: 我本科时曾在外企咨询公司实习,对咨询工作本身的性质不那么认可,所以想尝试企业,于是就去了路易威登,在专业相关的物流部门工作。随后在德勤实习后提早得到了公司的offer。之所以选择在不同企业的实习是因为想体验不同的工作环境和企业文化。但是做完这些实习后,我并没有真正认同其中任何一份工作或企业,也对于“别人眼中的好公司”有些犹豫和动摇。

另一方面,大学期间我不间断地为上海本地媒体供稿,写学生专栏。大四提前拿到offer后便想去尝试自己喜欢的其他机会。那时《第一财经周刊》正当红,是市场上非常热门的财经类杂志。我得到机会在周刊实习一年后留做记者,参与创办新杂志《好运MONEY+》。经过比较当时的几个工作机会之后,我还是比较“另类”的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记者工作。

  -

Q: 能谈谈在《好运MONEY+》的生活么?

A:《好运MONEY+》是一份针对80后新一代的投资理财杂志。我的报道在投资理财、职场、消费、家庭都有所涉及。我写过“15天5000元如何玩越南”、“家庭装修指南”、“下一站投资”等等,刚开始的节奏很痛苦,每进入一个新的领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快速学习和采访。一个刚毕业的小朋友需要写出让30岁左右的人看得进去还有些干货的投资理财生活消费文章,颇费了些精力。我开始慢慢摸索出自己喜欢和擅长的领域,比如新的商业模式和创业报道。这些在《好运MONEY+》有所呈现,但很难有足够的版面。

于是在明确自己的方向后,我选择去了《第一财经日报》。通常,很少有人会从杂志跳去日报。事实上,进入日报的头三个月,我的工资还不到上海人均收入的最低交税标准。降薪跳槽这档子事,我也算是干过了。与周刊的工作节奏和方式不同,我在日报的积累更为迅速。日报的平台能够让我在创业、商业模式报道上提供机会,这点如今看来令我受益匪浅。

回过头看,《好运MONEY+》对我来说始终有着特别的意义,第一份工作便是从无到有的做一本新杂志,创刊也似创业,这段参与创刊的经历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2011年1月,《好运MONEY+》最初的创始团队在北京开筹备会。会后聚餐,一桌子上十几个人;同年9月份,杂志创刊会上出现的就已经不全了;而今还在周刊工作的,除了老板,恐怕也就剩下两个人了。今年8月,《好运MONEY+》完成第48期,正式停刊。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我也挺震惊的,离开时,我最后做的是第24期,当时我完全没想到一年后这本杂志会停刊。只能说,传统媒体的下坡路,走得比想象的还要快许多。

事实上,这一两年来,唱衰传统媒体的调子很多,虽然我始终认为传统媒体不可能消亡,未来一定会有一到两份传统媒体产品在各自的细分领域被留存下来。但传统为题的下坡也无可厚非,互联网的存在改变了许多东西的生命周期和玩法,停刊虽然可惜,但杂志诞生的初衷和想法我依然非常认同——“80后最大的财富不是钱,而是自己,新一代需要的是颠覆传统的新的理财观念。”

-        -

Q: 回顾这两年的记者生涯,你是怎么样的工作节奏和状态?有没有影响最深刻的一次采访经历? 你收获最多和最有感触的是什么?

Camera 360A: 记者工作看似自由,其实意味着“随时待命”,尤其在突发新闻事件发生的情况下。在杂志周刊截版前经常会遇到编辑和美编们睡在办公室连续通宵几天几夜的情况。记者绝不是“白领”般正常工作节奏的职业。过去的两年多,我经常穿着T恤踩着人字拖,大中午的时候抱着电脑在南京西路等车去公司,身边走过的是从高档写字楼里出来吃饭,衣着光鲜的曾经的白领同事们。在我羡慕他们的时候,他们也羡慕我,是的,这就是围城。

至于采访经历,那有很多好玩的、有趣的,也有苦逼的、不堪回首的……

我遇到过各式各样的采访对象,其中有和我成为忘年交的一位企业高管,我去台湾玩还受到邀请暂住他家;还遇到过采访对象生意上遇到困难,偶然间帮他寻到合作伙伴和投资人的故事,这些都令我颇感欣慰。当然,也遇到过采访对象半路把我撂在高架上让我徒步走回家的情况;也遇到过做企业“负面”报道,第二天被公关电话追杀的情况……

其实每个人的工作应该或多或少都会有很多特别的地方,记者确实是个很不错的职业,不论在什么时候,我都相信这一点。至于收获,我现在还不好说,短期内只是觉得认识的人,接触的行业比较多,长期的话,还期待它慢慢发酵了再看。

    -

Q: 你后来离开了《第一财经日报》,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中间有什么样的故事?

A:我目前所在的是梅花网旗下的公司,叫做万企明道软件。这是一款基于Saas云技术的企业协同软件,如果说对标美国的话,应该是yammer,这家2008年诞生的公司被国人所熟悉是在2012年被微软以12亿美金收购。

进入明道是个很偶然的过程,由于长期和关注创业类报道,订阅了很多自媒体科技博客的微信账号。前《天下网商》的执行主编许维在自己的微信公共账号上宣布自己前往明道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正在招募志同道合者共事。我写邮件给他,面谈之后当天我就决定加入明道,目前负责明道整体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

  -

Q:许维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媒体人,也是互联网的大V之一,你如何看待自媒体这种营销方式?它在一定程度上是不是加剧传统媒体的没落?你对自媒体未来发展的看法?

A:首先我很感谢许维把我捡来明道,也感激他对我的信任以及给我的极大空间。有关自媒体,我曾采访过一些大V,我很喜欢罗振宇的说法:没有什么自媒体和传统媒体之说,互联网的到来是从基因上根本改变了媒体的传播方式。用许维的话说,赶上了自媒体起来的好时候,站在风口猪都会飞起来,更何况还未必是猪。这点我挺认同,然而相比一年前,如今要做个可以走红的自媒体,未必这么容易了。

我本人看好所有形式的自媒体的存在价值,但具体以什么形式,则会随着技术和用户的迁移而变化。博客、人人网、微博、微信……谁知道下一个会是什么来取代微信,但这种趋势本身肯定是不可逆的。

  -

Q: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都是硅谷的“盗火者”,从商业模式到创意的原型受其影响很深,“明道”是否也属此类?而某些在美国发展很好的互联网企业在国内似乎也水土不服?

A: 事实上,进入明道前,我在记者的工作中已经接触到了和明道类似的企业协同软件的本土公司和产品。随着深入这个行业,我更加深感国内互联网创业并非是美国硅谷的拷贝。不得不承认,国内创业尤其是互联网领域多少会受到美国影响,但互联网创业的差距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大。仅从企业协同软件来看,包括明道在内,国内很多团队都是基于自己的原生想法和需求产生做产品的冲动,而非简单拷贝。

在中国,新一代企业社会化协同软件在大多数人的认知里还是新玩意儿。和当年阿里巴巴、淘宝面世一样,新概念和新模式需要经历一个痛苦且漫长的市场普及过程。而相比于传统动辄几十万的企业软件,明道设计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中国中小企业解决管理工具的问题。从国内的互联网创业来看,任何一个细分行业在创业阶段都不可能“一家独大”,和明道一样专注于提供企业协同软件服务的公司还有很多,说明这一行业前景越被看好。这一行业仍然处于用户培养和教育市场的阶段,共同把蛋糕做大是目前最核心的共同诉求。

当然,美国的整体互联网环境和创业氛围要好于国内,除此之外,美国对于创业的金融、财务、政策、人才输出等一系列辅助支持也要好于国内的整体大环境,这很难再短时间内被弥补。

-

3Q: 从一家知名的媒体到创业公司,工作和生活状态有什么变化?媒体人到营销者的身份转换对你来说是否有不适应的地方?

A:入职明道前,我依然有对小公司、对平台的顾虑,我能想象在亲戚朋友同学聚会上,大家列举出一系列耳熟能详的公司名字时,而轮到我,则需要停顿一会儿再加上很多注解。这在过去,是我挺难接受的事情,不过现在我会很乐于向别人介绍,新一代企业社会化协同软件是什么。

从记者到创业者,会有很大的适应和改变。最直接的是以前我一个人采访、写稿的工作状态会很多,而现在需要很多团队协作,会需要技术、销售、产品设计不同部门一起完成工作。我很喜欢这种状态,有一种鱼儿又回到大海的感觉。现在每天的工作依然非常新鲜刺激,有学不完的东西,挖掘不够的从业知识,同时还能真正看到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最后产生效果收益,非常有成就感。

    -

Q:你对现阶段和将来的人生有没有工作和生活上规划?你喜欢为自己的人生做规划吗?

A:我其实是个不太会做规划的人,是那种就算定了new year revolution也很难执行的人,所以没什么特别的计划。我从前一直坚信会去美国念商科,现在也不一定了。这个计划经历了从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的过程。随着周围环境和自身的变化,想法也会随着改变吧。我比较相信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每拿起一颗都是一份惊喜,而现在嘴里嚼的一颗,也不知道会如何影响到下一颗的风味。随缘就好。

 

 

 

———————————————————————————–

本文作者

1

 谭茜茜

毕业于法国语言文学专业,在巴黎政治学院攻读传播学,现在在历峰集团上海办公室工作。

我对写作充满热情,曾经帮助法国媒体做过关于中国社会的报道。业余仍坚持写作。

这篇文章是“三明治报道者成长计划”的习作。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