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明澄:执针走天涯的非传统女中医

6,934 views

文/皓皞  联合访问/皓皞,小简

不知从何时起,如果你敢在微博上说几句传统中医药学的好话,下面总会有许多态度激烈的反对声。在经历五四,文革,改革开放等一系列的思想变革后,中国传统文化逐渐淡出了主流,而传统中医学也随之失去了欣欣向荣的土壤,日趋边缘化了。

和三明治年龄的人一样,我对中医充满好奇,却又犹豫不决;在现代医学和传统中医学之间徘徊良久,却始终未能选定立场。而接到明澄姐的访谈任务之前一周,我刚用一个极简单的中药方子治好了折磨我许久的慢性咽炎。所以在这一周的等待和准备的时间里,我满怀期待:期待与传统中医学的近距离接触,期待听到这位非传统女中医的故事。我也暗暗猜想着明澄姐的样子:曾经的广告公司老板,因缘际会过后,半路学习中医与针灸,现在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青年中医一起创立了方寸山中医乐知社。她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和传统中医学又有怎样的渊源的?

带着这些问题,一个晴朗的正午,我见到了明澄姐。她有着中原人特有的爽朗,直率与热情。初秋的阳光,没了夏日的气势,却不减明媚。它透过餐厅彩色玻璃照在明澄姐的脸上,健康和谐。我心里也莫名的敞亮起来。很自然地,我们的访谈从我疑问开始:

 

Q:您并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出自中医世家。到底是什么使得您开始接触传统中医学,最后走上中医之路的?

我在高中时期的梦想是做画家。为了做一个有深度的画家,给自己定下一系列的学习目标,我希望能够在学习哲学、历史、医学等等之后,厚积薄发。

后来我大学学了设计,做起了平面设计师。1998年一次工作的机会,还是设计师的我来到了上海。后来,在致康园做义工。义工的经历让我接触到一些生病的孩子,希望自己能拥有更好的帮助他们的能力,比如医术。

随后,我开始自己看书,并在网上学习和了解中医。与此同时,我也每年定期去禅修。2005年,我从福建修内观回来,在长途大巴上,恍惚间觉得窗外一个声音传来,那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学好中医。

2006年时,我的一个广告客户,曾经也是我以前公司的副总,让我帮他经营的中医医疗器械拍一组广告照片。当年共事时,老先生非常低调,我并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位中医,出身中医世家,文革期间,大家都在忙于批斗,他的父亲却给他找了一位曾经是御医的老先生传授他针灸。我帮他拍摄中医医疗器械的广告,让我更直观的见识了传统中医学的博大精深。更重要的是,老先生的一句话,让我下定决心要学好针灸。他说,针灸大夫就是一间移动的医院,带着你的针盒,走到哪里,就可以医治到哪里,就像一座医院一样。老先生也欣慰现在有年轻人愿意继承中医学,但是他建议我先去中医药大学接受正统的基础教育,然后再帮我找师父提高。

同年,我开始在上海中医药大学系统的学习针灸。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失望。深切的感觉到现在中医药大学里的老师都普遍失去了做中医的信心。他们在试图用西医的方法来解释中医,甚至想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事实上,中西医是无法结合,只能配合,结合的结果就是西化,这就是个伪命题。中国传统的中医教学是传帮带的,父传子,或者亲密的师徒传承。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学习和继承中医学的精髓。所以学习中医,首先我们要自己获得感动,发自内心的热爱,才能去传承。

所以,我结束了在中医药大学的学习之后,转而开始走访民间中医。这几年,四处走访和拜师了很多民间的中医,河北,云南,东北等等。跟着这些民间中医,慢慢学习和丰满了我的中医技艺。曾经,网上热议的一种说法叫做“中医已死”,意思是正宗的传统中医学在现代社会已经失去了传承。其实,通过这几年的走访,我发现传统中医学在民间是非常活跃并且充满生命力的。中医非但不会消亡,相反,在民间,中医还会长久的繁荣下去。

image001

摄影: 朝鲜族小屋, by明澄

Q:“移动医院”的说法真的很打动人,那后来您是怎么成就“移动医院”的?

2006年,我刚刚开始学习中医针灸,去哪里都随时携带针盒。和先生旅行结婚时,我们坐着绿皮车去四川旅行。在车上,就有3次广播找医生,有旅客生病需要救助。听到广播,我就特别想冲去帮助病人,但是都被我先生阻止。因为他觉得我还学艺不精,怕耽误病人。但是这种迫切想要以医术帮助别人的心情,一直伴随我。

到了2011年5、6月份的时候,我坐车路过济南车站。车站广播有人晕倒,我带着针盒就冲过去。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有两位美国医生在帮助那个晕倒的人,他们的判断是癫痫。我过去把脉之后发现,他的寸脉全无,尺脉却很强,脐下砰砰跳动,气聚集在下焦,完全不是癫痫的症状,应该是心脏的问题。但是,当时美国医生很抵触我施针的想法,强烈要求站长打120急救电话,并且移动病人救治。站长很犹豫,但没有照做。情急之下,我根据自己的判断,对其施针,不久后病人醒来,原来这位患者的确患有心脏病。病人醒来之后,两个美国医生也对我表示了敬意。确认病人暂时没有危险后,我就离开了。后来,我接到济南站站长的短信,告诉病人苏醒后恢复良好,当晚就自行坐车继续旅程了。能作为“移动医院”,用针灸进行急救,帮助病人,我还是非常开心的。

Q:听您行医的经历,让我觉得你很像一个古道热肠又充满正气的侠女。我想这个肯定跟您的成长经历也很有关系的。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您儿时的经历?

我小的时候,是跟着农村的姥姥长大的。 那时的我身体特别不好,主要是脾胃的问题:不爱吃饭,还经常肚子疼。我姥姥是一个很有生活智慧的人,每次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了,她总会顺势做些吃的来“医治”我。比如咳嗽了,给我做红糖炒芝麻,现在想想咳嗽了是因为肺寒;肚子不舒服了,给我做炒面,让肠胃休息调整。 在姥姥的调理下,我的身体也慢慢地变好,体质得到改善。

其实,在过去,人人都懂些中医知识的。中医从来就是渗透在中国人的生活里的。古话说“秀才学医,笼中捉鸡”嘛。名医张仲景原来是长沙太守,良臣狄仁杰精通针灸。红楼梦里处处是各种养生方法,何时应该吃什么,怎么吃,这些都是生活中的医学智慧。但是文革之后,这些生活中的传统医学知识没有很好的被传承下来。现在的爷爷奶奶们,很少有我姥姥的这种生活经验了。

再大一些,我开始和父母一起生活。我家住在开封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那里的邻里关系非常融洽。叔叔伯伯们把楼顶上收拾的很好,栽花种草,每到夏天晚上,所有的孩子就会爬上屋顶玩耍。大人们,有的在我们旁边聊天,有的给我们讲故事,带我们认星座。平时的周末,大家会一起到对面的铁塔湖,妈妈们在湖里洗衣服,爸爸们有下棋的,有钓鱼的,还有陪我们玩耍的,只记得蓝天白云,惠风和畅,很是幸福。邻里之间,温暖祥和,就像一个大家庭:有好吃的,一起分享;谁家有事了,一起帮忙。我家最早有一个西医邻居,不苟言笑, 我有过一段比较痛苦的经历,一生病了,他就会给打针和灌药片。后来,搬家了,邻居是一个老中医,人温和亲切,特别关心小朋友。很喜欢听他讲到乡下义诊的故事,也很向往自己有一天能像他那样。

image003

油画: 儿时的郊外

image005

油画: 开封的城墙

Q:很羡慕您有这样一位充满生活智慧的姥姥。我知道您从医之后,和另外五位中医师一起创办了方寸山中医乐知社。能和大家介绍一下方寸山中医乐知社的故事吗?很好奇是什么样的机缘让几位年青的中医师聚在一起的。

我们六个人最初是在网上认识的,可以说是一见如故,会经常一起讨论中医学的话题,大家有同样的想法,慢慢成为朋友。后来我牵头,和小新(另一位中医)一起把大家组织起来,就开始有了方寸山。我们当中有科班出身的医生,有做IT的,也有物理学博士,还有研究心理学的。但是大家做方寸山的想法是一致的,就是承古典医道之法脉,在年轻人群中推广和传播传统中医学经典。之所以叫乐知社,是希望大家能够在我们这里快乐的学习,乐在其中。我们也尽可能的用直白的话去把经典讲说的每个人都明白。另外,我们还希望做到“中医生活化”,人人会用,人人可用。

image007Q:我的好几个朋友都曾经在方寸山学习过,好像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对传统中医药学产生兴趣了。但是同时,现在网络上反中医的声势也很是凶猛。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余秋雨曾经说过:“说中医不符合科学,就像说周易和楚辞不符合英语语法。”我很认同,传统中医学和现代医学,两者的理论基础完全不同,无法用谁更科学来评判。对于反中医的人士,我会尽量解答他们的疑问,帮助他们更好的了解中医。其实,我刚接触中医的时候,我有特别大的热情,想跟每一个人分享中医的好。现在,我更多的是随缘,佛陀也只度有缘人。

Q:我平时经常看您的微信,很羡慕您的生活状态。能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是怎么安排自己一天的时间?

我一周有两天是需要工作。每周二是方寸山的例会。我会早上去方寸山,我们6个合伙人聚在一起,讨论一下方寸山的事务,然后大家一起腐败一下。每周六是给方寸山的会员普及古典中医知识。剩下的时间,我都宅在家里看书陪孩子。每天晚上我会和孩子差不多时间上床,给他讲两个故事,然后八九点钟就陪他一起睡了。而早上呢,我会起来的                              方寸山中医乐知社logo, by明澄                 比较早。起床之后,先练功,然后写一会儿字。之后就是给孩子做早餐,再送他上学。之后,我就在家里看书。

Q:刚才您有讲到您有每天看书习惯。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您最近看过的一些书?

我以前看的书很杂,医学的,哲学和宗教的书都有。现在书反而越看越少了。现在看的最多的还是《黄帝内经》。同样一本书,我每一次看都会有不同的体会。方寸山的朋友也是和我一样,反复的阅读《黄帝内经》。每次大家有了新的体会和感悟,都会激动的相互告知和讨论,很有意思。

Q:真的很喜欢您的心态:平和,从容,顾他。这是受中医和中国文化所影响吗?学了中医后,您的心态发生过什么样的变化?

谢谢。当然是有所影响。无论是中医还是中国文化中的儒释道精神,都是教人平和,向善的。学了中医之后,我整个人变得更能理解和宽容。我家楼下曾经有个卖煎饼果子的阿姨,脾气很暴躁。我曾经也因为一些小事跟她有过争执,还赌气再也不去她那里买煎饼果子了。我学了中医之后,有次路过,看见她面部肝胆区有斑,我才知道,她是因为肝郁才导致性情的暴躁,所谓无明之人被无明所苦。我现在更能理解,佛陀所说的忍辱,我的理解是一种慈悲心,因为慈悲,才会觉得那些与己不善的人是被无明所苦的人而不与之计较。

 

Q:您每年会不会花时间专门远游修行?或者在平日里,您又是怎样修行的?

每年我都要走访民间中医,去年我去了云南。今年是东北、山东和苏北。每到一处,我都会去探访名医,然后就是看看当地的中草药。就像我刚才所说,传统中医学的精髓,都在民间被更好的传承,比如云南就有很多好中医。因为在古代很多御医犯事之后,都被发配到云南的大理、凤庆一带,那里有很多御医的后代,很多医术被保留下来。我有一个云南的师父,他身边也有一群民间中医朋友,跟他们求教医术,每次都很有收获。

image009

         中草药图: 左上为商陆, 右上为醉鱼草, 左下为葛花, 右下为侧柏 by 明澄

Q:您对城市生活的孩子们有什么饮食建议?

首先,城市生活的孩子现在有个普遍问题,就是食积。很多常见病,比如厌食,肠胃问题,小儿反复咳嗽等,都是有食积引起的。现在的孩子不怕饿,就怕吃太多。适当的饥饿可以缓解食积。如果严重,还是需要用药医治。

其次,早饭很重要。我建议孩子早餐吃粥,较软和容易消化的东西。我儿子喜欢吃炒馒头, 就是把馒头切成丁,和蔬菜,鸡蛋一起炒。另外,小面汤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附小面汤的做法:http://www.justao.cn/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1&extra=

 

Q:您对三明治的妈妈们有什么健康建议:

不熬夜。早睡是最好的良药。

Q:看您的微信,知道您有一个特别聪明可爱的儿子。您对儿子的成长有什么期望?

我首先希望他能有个好的身体,这是最最重要的。然后,我希望他能够乐观的生活,对物质看淡一些。能够掌握一些艺道,可以让人生不至于单调。

-

 后记:

整个访谈如同朋友聊天一样,清而不淡。明澄姐完全没有我刻板印象里中医的严肃和“玄之又玄”。相反,真诚正气、明快豁达的她更像是一位仗义天涯的女侠。不同的是,女侠仗剑,而她执针。访谈结束之后,我又追问了一些对于传统中医学的疑问。明澄姐耐心地用客观幽默的方法解答了我的疑惑,没有故弄玄虚,也没有顾左右而言它,只有胸有成竹后的自信。我现在是一个传统中医学的拥护者吗?可能还不是。但是明澄姐的经历和她当下的状态,让我愿意平心静气的去亲近和学习传统中医学。

-

附录明澄姐在自己的微信中经常会记录自己生活中有趣的片断,我们摘抄一段于此,可以让大家对她的生活状态有更丰满的了解:

搬入这个小区低调地隐藏了三四年,今年藏不下去了。先是一个溜狗的大爷,找我讨种子,他说他脖子上有皮炎,反复不好,就送他一罐自制药膏,竟然治好了,于是大爷又来讨,我总不在家,他动静搞得大,邻居女人便晓得我的身份,上门求治。乃从去岁冬帮她调,那日散步,听她跟别人说她以前肾炎吃了我的药后去检查指标都正常了,脾气也变好了,听众纷纷夸她气色也好了,吓得我赶紧回转家门。须臾有人上门,求治小儿,那小儿地图舌,就把给小宝做的通中丸给她一些。几天后上门答谢,家中阿姨见到便向我询问她老公的腰痛咋治?便送了她些肾气丸,没吃完便好了,又领来儿子求治白疕,刚好泡的治此病的药酒,送他一瓶,涂了几天颇有好转。此后阿姨前来做饭都自己带菜,一会儿一盆红烧猪脚,一会儿一大包新鲜时蔬。前天小宝去练琴,他的老师伸手要我搭脉,引来众家长眼球,他的老师大声说:“伊是中医。”当她的手缩回时,忽然发现面前多了很多只手……前几日见大家抱怨不信中医者众,看看俺们小区,一叶知秋,你就会发现,中医还是很有群众基础的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