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1

爸爸去哪儿?爸爸陪你读绘本

11,426 views

编者导言:在儿童阅读领域,活跃的大多是妈妈们,今天我们的系列专题要向大家介绍一位在亲子共读上“越陷越深”的好爸爸。米奇爸爸是一位在上海热心推广儿童绘本的三明治爸爸,大学里学的是新闻和英语专业,先后在学校、报社、书店、网站等机构,从事过语文和英语教学、新闻采写、书店管理和绘本推广、教育公益等工作。2013年夏天,他发起创立“绘本学堂”这个公益的绘本推广平台,向0-8岁孩子的父母提供优质的绘本资讯,践行“为爱阅读,播种幸福”,让绘本成为推动中国阅读、改进中国教育的希望种子。最近一次在童书展上看见他,他已经全职在推动“绘本学堂”的工作了。让我们来分享一下他的故事。

 -

文/Frank

机缘巧合成了绘本馆店长

2008年的年初,我在卢湾早教中心第一次接触了绘本,那时米奇3岁。我们不是在那里上早教课,而是翘班去听了一次绘本分享。在清一色的妈妈中,我这个“洪常青”混进了听讲的队伍,因为是爸爸,所以后来成为朋友的林静、小熊对我印象格外深刻。当时听林静讲绘本故事《鼠小弟》系列,被故事,被她的声音,更被绘本能呈现的亲子空间震撼了。林静是蒲蒲兰的知名推广人,现在还在从事这个美好的事。

后来,我成了蒲蒲兰在常德路上一家小店的常客,经常带米奇在里面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再后来,蒲蒲兰要在上海静安寺开绘本馆,阴差阳错地,我在小熊(现在是少年儿童出版社资深编辑)推荐下,成了第一任的馆长,算是走进了绘本圈。

其实管理书店不是我的擅长,我做得最多的还是故事会,戴上可爱的故事围兜,给小朋友讲故事、做互动,感觉就来了。除此之外,我也经常跑到幼儿园和早教机构去讲故事。当时我讲故事前必先做一个小调查:小朋友们,在家谁给你讲故事啊?回答是“爸爸”的,大概不足5%。

大概不安于坐班吧,蒲蒲兰走上正轨后,我又做回了老本行——报社记者。但与绘本结下缘分的我,没停止过向身边的朋友推荐绘本阅读,甚至年轻的恋人、大肚婆都是我“推销”理念的对象。这些人,后来都成了我创办的“绘本学堂”的铁杆志愿者。

-

恐龙也有爱

绘本林林总总,第一个打动我们全家的绘本,是日本作家宫西达也的《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颗爱的种子,即使是粗暴的可怕的霸王龙。在遇到小甲龙之前,霸王龙凶猛的外表下其实包裹着一颗孤独的心。它从未被人信任过,从未被人关爱过,也从没有谁为它骄傲过。在遇到小甲龙之后,小甲龙对“爸爸”的无限信任、真诚关爱和无比骄傲,让霸王龙埋在坚硬“土壤”里的“爱的种子”发芽啦。虽然失去了“很好吃”的美味,霸王龙却尝到了被爱的滋味。因为有人爱着,它便不再孤独。在爱与被爱之间存在着循环往复的通道,小甲龙也不再孤单,霸王龙为它挡住敌人的袭击,教它各种本领,并帮助它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在一起的日子,对它俩而言都是一段幸福的时光。

也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恐龙,还是喜欢这个故事本身。米奇对此百听不厌。米奇妈妈也常常是备好纸巾才给米奇讲这个故事。

我和米奇妈妈还经常用手偶来演绎这个故事,我扮演霸王龙,妈妈扮演甲龙宝宝,米奇也经常来抢我们的角色。

我相信孩子的判断力,米奇最喜欢的这个绘本,也是我经常在外面给孩子们讲课时讲到的,孩子和大人们都很受感动

image001

 -

从绘本爱上画画手工

米奇很喜欢画画和手工,除了孩子的天性,大概还是和绘本阅读有关吧。和所有男孩子一样,米奇很喜欢交通工具。刚开始喜欢照着绘本画交通标志。渐渐地,他还会进行“知识迁移”,把交通标志的形式通过手工搬到家里,做了一系列的“生活标志”。

比如,为了让爸爸不打他的屁股,他就画了一个打屁股的手,然后在上面画了个禁止符号。最后米奇把图画剪下来,做成可以站立起来的标识,让它看起来更立体、更醒目,然后摆在爸爸的书桌上,无声地提醒爸爸。

还有,奶奶总是“唠叨”,让米奇不要靠近煤气灶,米奇就画了这样一幅画:在一团火上画了只手,然后再画上斜杠。“别靠近火”的标志就贴在厨房的墙上,目的是为了提醒他自己,也是为了告诉奶奶别再唠叨了。

一次,我们在美术用品商店买颜料,无意中听到旁边的顾客在买一种可以在瓷器上着色的颜料。米奇听了后很感兴趣,于是我们也买了一点。回家后,我们找来一个白色杯子,在杯身上画上红色的汽车、咖啡色的风筝,还有高楼、草坪和蘑菇。画完后,我们把杯子放进烤箱,烤上1小时,冷却后,一个创意咖啡杯就诞生了。现在,这个杯子就成了爸爸喝咖啡的专用杯。

画画和手工是培养孩子创造力的好途径,其实每个孩子都有创造力,我们要做的,与其说是努力培养,还不如说是小心呵护,通过为孩子创造条件、共同参与,用实际行动鼓励他创造。

-

小鸟会飞回来么?

孩子天生爱想象,但读书以后,这种想象会时不时受到打压。米奇两年级的时候,有一篇看图作文,说的是小朋友打开鸟笼放飞小鸟。米奇在文中写道:“小鸟,我们是好朋友,一年以后,你再回来找我好么?一年后,小鸟真的回来了。”但此文得了很低的分数,理由是“不符合规定”。

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喜欢绘本中的想象力元素。

有时我为绘本做些推荐导读,就会特别推崇那些富有想象力的绘本。今年初,少年儿童出版社寄来芬兰《塔图和巴图》系列绘本的彩色样稿,我和米奇先读得乐翻了天——在冬天早晨暖暖的被窝里蜷缩着不肯起来,你是否梦想着能有个起床机?担心在茫茫人海中和家人走失,如果有个气球帮你即时漂浮,是不是很棒的主意?钥匙经常找不着,或者拎着大包小包开门太麻烦,如果有个戴在头上的钥匙是不是正合你意呢?

看完其中的《怪异机器》,我的想法是,为什么作者就能把我们平常“灵机一动”过的东西,真的给设计出来了呢?我的儿子则是趴在大大的样书上,仔细观察机器上的每一个零件。没过几天,他就用乐高积木搭起一个多功能机器人!

在我看来,图画书就是“爱和想象”的产物。而想象不仅可以是基于情感的幻想、基于形象的联想,亦可以是基于对现实问题的思考和解决。读完这套来自芬兰的塔图和巴图的其他几个故事之后,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源自想象的现实力量,这是一种全新的阅读体验!想象力可以是科学的萌芽、现实的指南,同时也是我们对未来的预习。

绘本是特别有想象力的,绘本可以作为呵护孩子想象力的营养品。

image002

-

绘本学堂:我的第二个孩子

今年6月,和台湾“花婆婆”方素珍老师的一次碰面,改变了我的职业乃至人生轨迹。“米奇爸爸,你可以为播撒阅读种子做点事”,当时我没太在意,但方老师走后,这句话却点燃了我内心积蓄已久的火种。好吧,看看做点什么事呢?

借着微信平台,借着同道好友的支持,今年7月,我发起创立了绘本学堂。这是一个公益性的绘本推广平台,践行“为爱阅读,播种幸福”。学堂致力于整合读者、绘本推广人、绘本馆、出版机构、教育部门等社会资源,让绘本成为推动儿童阅读、推动社会正能量的幸福种子。我们的主要服务对象,是中国各地的0-12岁儿童及家长,以及广大绘本爱好者。

四个多月来,我们每天为绘友推送“绘友咖啡吧”、“专家啦啦队”等分享内容,以及“疯狂猜绘本”、“童画加油站”等互动内容,目前已开设20个栏目;我们在线下会不定期举办亲子活动和家长沙龙。

我们积极参与公益活动,8月初,绘本学堂向雅安地震灾区送去了绘本讲座和捐赠物资;8月19日,绘本学堂应邀参加2013上海书展,与绘友和读者欢乐互动,得到了媒体的极大关注。10月初,绘本学堂启动“幸福书包接力跑”活动,目前,300个书包在上海和全国各地传递,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 11月7-9日,绘本学堂应邀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中国首届国际童书展,并举办了一场国际微论坛“绘本的100种读法”,邀请了法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Susie Morgenstern和台湾著名儿童文学家方素珍老师及国内出版界老总,共同讨论“儿童阅读方式的今天和明天”。

image003

7月7日,绘本学堂在东方书城揭幕

image004

8月初,米奇爸爸在四川雅安为孩子们讲绘本故事、做创意美术活动

image005

9月8日,米奇爸爸参加宫西达也(日本人气绘本作家)的巡讲活动

image006

10月18日,米奇爸爸参加“幸福书包”在金洲小学的启动仪式

image00711月9日,国际童书展上,米奇爸爸在和法国著名儿童文学家Susie morgenstern交流

 

目前,绘本学堂正在发起主办“上海首届绘本剧嘉年华”,并将于今年12月28日上演。

五个多月来,我和志愿者们齐心协力,创造了一个个小小的奇迹:我们20多位志愿者,每天在为5000多位绘友提供资讯和互动。我们相信,我们可以一起为爱阅读、播种幸福。

image008

绘本学堂3周月,志愿者聚会合影

现在的米奇,常常跟着我到处搞活动,作讲座,是爸爸的好助手。同时,他继续着绘本阅读,当然正渐渐过渡到文字阅读,同时自己也常常写写画画。

前些天米奇生病在家,可能有些无聊,自己悄悄搞起了原创绘本,还给自己的作品起了名字《友谊是一颗温暖的种子》。孩子的画作虽然稚嫩,但充满了想象力。他在自己设计的书的封底写了这样一段话:“给孩子一本好书,能成为永远的伴侣。和孩子一起快乐的读书,也许只要那么几分钟,就能永远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

image009

米奇爸爸在苏州一家幼儿园做讲座,米奇做小助手

-

绘本阅读热了,但也需冷静

这两年中国的绘本市场在快速扩张,出版机构大量地将欧美、日韩优秀绘本引进出版,同时,本土出版社也都不想错过这块“大蛋糕”,目前大陆每年出版的绘本有三四千种。但绘本的创意形成、制作过程都需“慢工出细活”。所以市场良莠不齐,有些出版社甚至打出“一年出100种绘本”的口号。这类出版者要么是借着绘本之名卖“带图画的书”,要么就是想用传统儿童畅销书模式做绘本,并不可信。建议读者和学校,还是根据出版社的品质、绘本自身的质量来选择好的绘本。一些出版社盲目引进国外版权,也是绘本价格居高不下的因素之一。相比之下,对国内优秀原创绘本的扶持力度还有待加强。

同样的,绘本馆这几年在国内也方兴未艾,目前的模式主要是卖书、租书、和早教结合这几种形式。其中民间绘本馆以后两者居多,会员制的租书形式有利于绘本阅读的推广,但能提供的延伸服务较有限,书籍的破损率也较高。所以越来越多绘本馆引入和绘本阅读相关的英语、手工、创意美术等课程,但能将绘本阅读和早教融合的专业老师还很缺乏,真正好的老师,其费用不是一般绘本馆能承受的。所以,家长们也要善于鉴别,哪些机构比较专业,而哪些机构只是借着绘本的名,做和绘本不太相关的早教项目而已。

那么,家长在绘本阅读中存在哪些误区呢?最常见的是把所谓的“教育目的”凌驾于阅读乐趣之上,比如“能让孩子识多少字?”、“有利于英语学习么?”等等;二是对绘本价值和价格的判断问题,很多家长觉得聊聊几页、片言只语的绘本动辄二三十元,不值得。因此很多妈妈选择在网上淘免费的资料,以此代替亲子间能天然互动的纸质阅读。但实际上绘本阅读的本质是亲子交流,以及情感、想象力、创造力、审美等素养的熏陶。一本绘本与一个肯德基套餐价格相当,但精神营养肯定更丰富;三是只崇尚“名著”,正如多数中国人说到读书,常常只提四大名著、四书五经。很多妈妈的视野里,只有《猜猜我有多爱你》等那几种所谓的“经典书”。实际上绘本的种类,根据不同主题、年龄可以分出几十种,可以选择的范围数以万计,家长应该拿出眼光,用心研读,和孩子一起在绘本海洋中汲取养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