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youtakentheSurveybutton

中国三明治一代生育观研究:将要为人父母时,我们在想什么?

8,930 views

编者按:2013年,中国三明治组织志愿者团队对三明治一代的生育观进行了定性调查研究。项目进行了约半年,我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在计划生育政策做出重大调整之前,我们便着手开始了这项调查研究,访谈了北京、上海、广州的数十位朋友。现在,定性调查的初步报告已经出炉。

我们还想请广大三明治读者继续帮我们做一个网上的小问卷,以便我们从定量角度更好了解三明治一代的生育观。请大家点击这个链接填写这个小问卷。

另外,我们近期也将整理出访谈过程中的个案人物故事,供大家参考。

 

 

中国三明治一代生育观研究

将要为人父母时,我们在想什么?

 

文/ 张晶晶(三明治研究项目负责人)

 

当面临人生重要课题——生儿育女,在职业观念和家庭观念上都与上一辈有着诸多不同的三明治人群又会有怎样的价值取向和行动准则?

中国三明治人群研究项目针对三明治一代的在生育问题上的态度与思考以定性访谈的研究形式进行了深入发掘。数十位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三明治女性与我们分享了她们在和生育相关的多个问题上自己的观点与困惑。

我们的受访者来自媒体、IT、零售、咨询、传统制造、金融、法律等多个领域,她们中有进入育龄的未孕女性,也有备孕妈妈,还有2个孩子的母亲。我们的访谈主要围绕“生育时机选择”、“是否会生二胎”、“关于境外生子的考虑”、“怎样早教”以及“中西教育孰优孰劣”五个子话题进行。这份报告选取了定性研究阶段在这五个方面的一些发现。尽管由于定性研究样本有限,许多观点与发现尚需进一步的量化研究加以佐证,我们依然认为在第一阶段的定性研究过程中很多有趣的发现值得与三明治的读者进行分享,至少它们代表了一些思考,一些声音。

 

—生—

成为母亲 —— 我能更好的控制节奏

女性对于能够更好掌控自己生活的自信正在逐渐增长,这使得过去在生育时机问题上困扰女性的诸多因素的影响力响应地逐步减弱。

在职业规划与适龄生育的权衡上,职业女性呈现出更多样性的考虑。对于首次生育,相较于以往一味为了尽早到达职业高峰而延迟生育的选择,不少职业女性开始持有不同的观点。一些适龄职场丽人认为,尽早完成结婚生育, 反而可以减少在30-35岁之间的因处于育龄而随时可能产生的不确定性,长远来看更加有利于今后稳定持续的生活状态或者是职业生涯。“换个角度想问题,其实是耽误在开头,还是耽误在中间,都不重要。完整这件事情之后,在奋力追上,就可以了。要动态地看问题。”

而女性对于自身健康和婴儿健康的考虑对于生育时机的选择开始起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即使非常职业导向的女性,在生育规划中,也开始将这两方面的因素放到与职业规划同等重要的位置。“长远来看,三十岁之前完成生育对于自己和孩子的健康都更加有利,这或许是比事业更为重要的。”

 

二胎政策 —— 愿望诚美好,实践需谨慎

能够生育二胎依然是不少女性受访者的心之所向。在适龄未育女性中,这种向往和计划更为多见与强烈。身为独生子女在个人成长过程中的“孤单感”,自身必须独自负担父母养老的困境,以及对于孩子性别的特殊偏向促成了年轻一代对于二胎的热衷。而来自长辈的亘古不变的对于儿孙满堂的期盼,毋庸赘言也为二胎意向添柴加薪。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已经完成第一胎生育的母亲尽管仍然将拥有一个以上的孩子作为理想生活的重要构成部分,但基于第一个孩子的生养经历,她们会在决定是否要将二胎付诸实施时,更加现实与谨慎。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认为,完成第一次生育在一定程度上有削弱二胎意向的可能性。

此次调查中,真正已经将生二胎付诸实践的妈妈尚为少数。她们的共同特点是家庭经济条件宽裕,有较大家族/族谱构成。 这两点为第二个孩子的生养提供了良好的人力、物力双重支持。相应的,对于大多数母亲来说,家庭经济条件、作为母亲的个人精力是最为普遍的影响二胎意愿变现率的因素。

有趣并值得赞赏的是,在是否选择生二胎的问题上,家庭民主决策的机制已经不仅仅限于考虑配偶与长辈的意见和态度,第一个孩子的意愿在这样的决策中也有一定的地位。“如果孩子对拥有一个家庭新成员的态度不积极甚至反应很大,不论他是真的理解这件事情而不愿意,还是只是小孩子本能里对于有一个竞争者的不安全感。我都不会只顾大人的需求去生二胎。”

对于大部分想要生第二个孩子的女性,尤其是其中较为职业导向的人来说,第二次生育的生育时机选择是至关重要的。而影响生育时机选择的因素主要是个人精力投入的多少、对于职业稳定性或发展的影响这两个方面。我们的受访对象中呈现出两种不同的态度倾向:

一些受访者认为,第一次和第二次生育之间的间隔,在不影响母体和婴儿健康的情况下,应当尽量缩短。一方面,两个孩子处于相近的成长阶段,作为父母更容易养育,所需要投入的人力与精力都更为合理。“同时照顾一个5岁小孩和一个5个月的小孩,等于同时要在2个养育状态下不同切换,需要更大的精力,对我来说是太大的考验了。”而两个孩子之间的相互接受和共处也会更加容易。另一方面,对于非全职 母亲来讲,间隔不长的两次生育也避免了母亲本人在工作、生育修养之间多次不停地反复切换。

但同样是基于母亲个人生活状态和职业稳定性的考虑,另一些受访妈妈的考虑截然不同。首先,为了个人发展不因为连续长时间的备孕/孕中状态而受到影响,即使打算生育二胎,也需要和第一胎幼较长的间隔。其次,在第一个孩子具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以后再养育第二个孩子,可以减轻母亲及家人的负担。“第一个孩子能打酱油了再养第二个吧,大的可以帮着点手,或者至少可以自己照顾一点自己。”

然而不论基于哪一种理念,实际时间点的选择依然是一个难做的决定。不同于第一胎,必要性相较弱的二次生育,更多被视为生活的锦上添花,也就相对更难以在多种因素的考虑和平衡中找到清晰和确定的行动指南。

 

境外生子 —— 跳脱出潮流的深入权衡

我们访问的三明治女性和大多数人一样,曾经多多少少思考过是否前往境外 生育的问题,并主动了解过海外生子的具体细节。更好的医疗条件和生存环境、身份(国籍)转换的机会,身份转换后带来更好的教育和社会福利资源是境外生育吸引大家的最主要原因。

然而,同在二胎问题上的态度类似,虽然境外生子有不少吸引力,受访女性对于这一需要付出高昂金钱代价的选择,会有更深入的权衡:

尽管诸多境外生子代理机构宣称完美服务全程无忧,受访者仍旧担心基于社会文化、人文理念的差异和将要面对的非语言类障碍和问题难以消除。例如,不同国家对于备孕和孕妇修养的医疗理念不同,不同人种的生理特性与耐受性不同,换一个国家生育极有可能意味着要在一套并不适合孕妇本人的体系和理念内完成生育,这反而违背了享受更好的医疗条件的初衷。“先进的医疗技术在欧美,但是中国人和欧美人不一样,那可能那边生孩子的一整套方案和流程并不一定是对中国人来说是最好的,典型的例子就是两国对于生完孩子以后的孕妇修养采用的是完全对立的观点。但在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的方案,一定是有用在中国人身上的道理的。”

也因为这些考虑,在地理位置上更临近中国大陆的香港、新加坡等正在显示出成为更受青睐的境外生子目的地的潜力。前往这些国家和地区不需要大费周章地远渡重洋,花费也相对便宜,需要面对的文化语言、社会习惯等方面的差异比在欧美国家更小,备孕和生育过程中也更加轻松顺利。

 

—育—

早教—— 两代人的共同成长

多数受访妈妈并不愿意让孩子过早接触到模式化的教育,她们认同早教,但更倾向于兼顾来自家庭和父母的亲子教育和影响,而不是一味依赖流行的早教机构课程。“来自父母和环境的潜移默化的熏陶都可以称为早教,而不是商业化的早教课程才是唯一 。”

也有受访妈妈提到,对于市面上名目繁多的早教课程,普通的父母其实并没有办法鉴别哪些课程真的是必要并且有效的。这使得越来越多的新晋父母开始自己去钻研各种育儿书籍,自己来完成孩子的早期教育。这对于大多数仍然需要承担工作重要的父母来说,是一项艰巨的工程,但这更是一个和孩子共同进步与成长的过程。这样的共同成长与自我发掘过程对于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情感联结的增益,是仅仅依靠早教机构难以实现的。“我自己去读一些儿童教育理论的书,自己去给孩子找绘本,自己一点一点发现孩子喜欢什么,我能更好地理解我的孩子,更好地体会她的感受。而在早教机构,即使有些活动是家长和孩子协同参与的,也还是停留在形式上的共同。”

 

学龄教育—中西之辨

受访母亲都能较为辩证地看待中式教育与西式教育各自的优劣。人们的困惑不再如几年前一样停留在究竟是中式教育更好还是西式教育更好的问题上,而是如何将两者完美的结合。

尽管认为目前的中式教育体系确实有很多问题,但受访母亲中的大多数不会在正统的学校教育阶段就放弃中式教育转投西式。一方面他们认为西式的并非皆是精华,另一方面认为毕竟孩子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内要面临的都是中国社会,西式教育也有让孩子难以在中国国情和社会中很好适应的潜在危险。

与此同时,家庭教育被不少受访母亲认为是较为理想的减少当前中式教育体系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的渠道和方式。但很多母亲也因此陷于另一种困扰,就是应该给孩子创造怎样的家庭教育才能弥补传统中式学校教育的不足和缺憾,而又不至于与孩子在学校里接受到的重视教育产生冲突。

其实在没有真到达相应的教育阶段时,不少父母并没有非常明确清晰的思路以及行动方向,他们知道自己不要怎样的教育,但对到底怎样的教育是终点正确的,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在我们的访问中,三明治一代对于下一代教育的观念,总体体现出希望突破自己所接受的教育模式的牢笼,却又无法真正寻找到更好的方式方法的矛盾状态。很多家长既真心希望孩子可以快乐成长,又在潜意识里担心孩子在未来的竞争力。

 

编后记:以上观点是在中国三明治一代生育观调研的定性研究环节中一些值得思考的发现,更多更深入的三明治一代生育观解读将建立在进一步的量化研究的基础上。

感谢为此次研究定性阶段付出努力的三明治访问员相梅、钱铮、周密、陈奕伊、朱轶凡,以及积极报名申请充当受访者的三明治会员和粉丝。尤其是报名之后,由于三明治目前人力物力限制未能成为受访对象的会员的,我们希望你可以继续支持与关注三明治人群研究项目,相信在后续的三明治不同主题的研究中,你将很快有机会与大家分享你的见解。

请大家点击这个链接填写小问卷,帮我们继续开展这个研究,也请期待我们的三明治生育观个案小故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