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时候,听潮汕人讲故事了——四五线城市如何社会创新?

6,021 views

0

编者按:这是2月4日,中国三明治在广东潮州组织的听潮讲坛上的最后一场演讲,由中国三明治创始人,听潮讲坛发起人李梓新带来的。他认为,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可以带来对四五线故乡城市面貌的改变。用自我探索的精神来做事情,你所处的城市也会自然发生改变。社会创新同样可以在小城市开花结果。

 

文/李梓新(在“听潮”讲坛上的演讲,有所整理润色,2014年2月4日,广东潮州)

摄影/丁铨

0 (1)

大家好,我想这是我35岁以来最重要的一次演讲。虽然我之前跑过很多国家,采访过总统政要,也举办过很多活动,发表演讲,可是在家乡,真的有一点不一样。

我19岁离开家乡,至今在外已经漂泊16年了。这期间每次回到潮州,都有点亦真亦幻的感觉。1998年,我第一次踏出潮汕地区,到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求学,就经常有庄生梦蝶之感,究竟是庄生做梦梦见蝴蝶,还是蝴蝶做梦梦见庄生?究竟潮州的生活是在做梦,还是外界的生活是一场梦?

0 (2)

潮州,这两个字眼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它给我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时至今日,我写文章还是用潮州话在组织字句,尽管口语上普通话可能更流利了。我曾经在生活的各个阶段写下过和潮州有关的文字,早在小学时写一些现在看来有点俗套的爱家乡作文入选过冰心主编的全国小学生作文选,到后来写潮州金中,到大学后,每次回家都会写一篇对潮州的感受。

我在家里有一本本子,叫做“潮州日记”,那是我每次,时隔一年半载回到潮州,就会在上面写上几笔,写自己过去这段时间的生活变迁——我是一个一直生活变动比较大的人。所以现在每次回家看这本日记,给它添上新的一页,都有一种我看见潮州,潮州也看见我的感受。

我之前写的关于潮州的文章,有热爱,也有遗憾,有叹息,也有希望。古人所云的,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的三重境界,我觉得对一个人看自己的家乡也适用。童年时,看自己的家乡,是见山是山,一草一木,无不深刻铭记于心;青年时,开始离开家乡,有另外的一种角度来看家乡,会看到很多不足,看到另外的层面,这又是“见山不是山”;当更加成熟之后,你再去看那家乡,它还是童年的那个样子,有它的足迹和路向,你可能不再对它简单苛刻要求,但你又知道仅仅维持那个样子是不够的。你会开始思考,有没有可能为它在另一种层面再造一个新世界?

现在,潮州还是那个潮州,我们童年很多痕迹今天还在,而它同时也在时代的轨迹里前进,有很多新事物。但在总体上,它作为一座城市,在今天中国乃至世界的价值坐标体系里,还是有令人遗憾之处的。

因为工作关系,我有幸接触了很多潮人精英。包括李嘉诚先生、饶宗颐先生、杨受成先生。我在英国和法国采访到这两个国家分别有史以来第一位竞选国会议员的华人,都是潮州人。我也深深为他们感到骄傲。

然而,不得不说,潮汕地区存在某种悖论,全球的优秀潮人那么多,他们和故乡的连接,可能只停留在传统的一笔笔捐助阶段。优秀大脑带来的对软性环境的放射性效应,各行业精英聚合的交叉效应,我们还没有看到。

我在想,在互联网和各种创新思维发展如此迅猛的今天,我们每一个潮人个体,其实有一种以全新方式组织起来的可能。在外界流行的种种社会创新模式,不应该是和小城市,特别不应该和潮汕地区绝缘。

0 (6)

比如,这次的听潮,就是借鉴了风靡全球的TED分享会的形式。或者有人说,这不就是传统的讲座么?是这样,又不尽是这样。首先它是开放而又聚合的,同台的讲者有共性,却又来自多元的不同背景,它又是充分重视互联网传播的,这些分享出来的思想和知识不仅仅是给在场的几百人享有,而更是让互联网那一端的几亿人受益。

说起为什么办“听潮”,其实还是有一个小故事的。大概是去年10月底,我在上海一个朋友办的帮助高中生留学的机构里看到一本书,这本书是关于指导美国学生如何申请大学的。作者提到他自己每周三固定在社区图书馆给青年学生做免费咨询。我忽然被击中了。我是深知信息不对称对年轻人成长选择的重大影响的。1998年,当我准备填报高考志愿时,我对潮汕以外的世界一无所知,当时19岁的我,也未能有机会踏出潮汕地区半步。而现在,即使有网络,小城市的年轻人仍然无法清晰地知道外部的世界,他们或许在海量的信息面前患上选择综合症,也或许因为未能与外界有具体实质的接触,未能在大脑里建立起清晰的世界观,也就谈不上清晰的个人理想选择了。

可是以前,每次返乡,我也只是匆匆来去,和亲人朋友聚聚而已。做这种免费咨询,内心的第一感觉是会不会被人说太“大头”(骄傲)了。可是看了那本书之后,我忽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如果能够在家乡少年们命运选择的关口,帮助几个乃至十几个少年,让他们少走些弯路,在自己的人生能够有更合适的起点,被人说“大头”又何妨呢。

而更重要的,这不是我个人的事,而是公益理念在家乡的导入。为什么我们在外界努力倡导公益,却不能将这些观念和行动连接到自己的家乡?

去年11月底,我在广州出差,因缘巧合认识了阿菜,我记得当时是一个朋友介绍我去参观阿菜筹备的“一起开工社区”,我记得我们最开始是用普通话聊天,后来切换到粤语,聊了两句发现大家都是潮州人。说实话,我还是挺惊讶的,因为我之前就知道bottle dream, 知道阿菜的社会创新之旅。但没想到这么一个充满锐气的青年来自潮州,他甚至辞去了腾讯的工作,做着自己喜欢又这么酷的事情。我觉得这样的故事实在太需要让家乡更多的青年人知道了。于是,我和阿菜说,我们做一个潮语版的TED怎么样?

为什么阿菜所做的事情这么受人关注?因为社会创新,已经是全球和中国很大的一个社会变化趋势和潮流。一大批活跃的社会力量正在改变我们社会的运作模式。我自己认为,广义的社会创新包含的具体形式有下面几种:

¡    科技创新:硅谷文化、车库文化、创客文化

¡    社会动员:众筹、众包、长尾理论

¡    公益:特别是民间草根公益

¡    社会企业

¡    文化创意产业

 

我觉得,这些方面,在潮汕地区都很有前途。比如文化创意产业,潮汕地区其实是非常具有这方面的基础的。前两天我在台湾台南过年,这座老城市,正是被文艺创意风潮赋予了新的灵魂。整条老城区的马路,海安路被改造成一个“街道博物馆”。艺术家在老房子进行创作,给老房子新的生命,也带动了游客和周边的创意产业,很多漂亮的小咖啡馆建起来了。类似这样的角落在台南也很多。于是你在台南会看到这样有趣而错落有致的景象,在热气蒸腾的老字号旁,各种非常有创意的空间点缀其间,和老房子形成了非常好的呼应,而又不显得突兀。

0 (3)

这一届听潮,其实是众筹和众包最好的例子。听潮源自我一个小小的创意,可是在网上张贴出来之后,募集到40多位志愿者,他们大多数是我素不相识,从未谋面,却一起做出这么精彩的一个活动。讲者也来自全球各地,借着春节才聚到一起。

一切事情的背后都是人推动的。这些现象意味着一种可能性:年轻人完全可以在一个老城市做创新,做很酷的事。但是如何让年轻人能够这么做呢?

这又要从我近三年来所做的“中国三明治”(公众微信号china30s)的经历来说起。

中国三明治的定义,是夹在理想和现实中的一代人,他们是三十岁上下,他们夹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夹在父母和孩子之间,夹在上司和下属之间,夹在都市与家乡之间,夹在自己与自己的挣扎之间,像极了一只三明治。

我做中国三明治,是从2011年我从英国留学回来不久,我发现身边很多朋友,虽然都在抱怨着中国的这里那里,但很多人都回国来了。回国之后的生活,一方面有很多事业机会,另一方面,生活里面,也有很多我们需要忧虑和去注意的事情,比如空气、食物安全等等。中国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一种巨大而真实的存在,每个人都深深地包裹其中。那么关注中国,关注本我,关注当下,再试图以一种国际化的,超越现实的,纵深的眼光来看待之,是很有必要的。而我觉得最好的关注方式,其实是发掘普通人中的故事。

于是,三年来,通过众包的方式,我们采访写作了近800个普通人的故事。这些故事的统一核心,是“三十明志、生活创新”。

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以前说到了三十而立,这个立到底指什么,单纯说立业,是不是事业成功了,在今天三十岁,事业也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那我们提倡,到了三十岁,你最少需要明白自己想做什么。因为一方面,你已经工作了五到七年,开始有一些工作经验和积累,人也变得成熟一些,另一方面,你开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然而我们都知道这个年纪的人通常面临着各种压力。正所谓“上有老,下有小”,还有父母的众多期望,我们的父母通常希望我们走主流的道路。我们自己也有同伴压力。但是生活毕竟是自己过的。自己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很重要。

中国三明治提倡的生活创新方式,是从小处做起。每一个细小的创新,都可能迈向更深远的下一步。

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寻找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可以带来对故乡面貌的改变。用自我探索的精神来做事情,你所处的城市也会自然发生改变。

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着社会、商业的运作方式,也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我们谈90后马佳佳、谈小米、谈荔枝电台,谈黄太吉烧饼,这些趋势的共同点是:有故事、用心做、开放性。他们都有一个完整清晰的故事可以讲述,用心去做,并保持开放性,让用户乃至各方面的资源来帮助其产品的成长,甚至成为用户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谈的这些生活方式不可能和小城市无关。小城市还有其成本优势。有互联网的地方,都是可以发生创意和连接的地方。

在这次听潮的宣传语中,我引用了第一财经周刊写的,潮州是“五线城市”的说法,很多人不以为然,但我想,可能说潮州是四线城市,大家不会反对。这是和潮州的历史地位和现今的人才储备不相陪衬的。

潮汕,曾经是香港和上海中的重要一站,民国时期,很多潮汕人曾经在上海和香港两地之间来去,也造就了很多人才。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就曾经从潮州金山中学出发,到上海求学,最后成就于香港。而我单单挑两个当时开风气之先的潮人,他们都在上海做了开创性的事情。

0 (4)一位是来自广东潮阳,中国现实主义电影奠基人蔡楚生导演,他所导演的《渔光曲》是百年来中国第一部现代电影,另一位是来自广东饶平的性学专家张竞生,他在民国时期的研究可谓是石破天惊。潮人不缺敢于突破和创新的精神。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让潮州在全世界的语境下得到重新连接。潮汕需要一场整体的策划和宣传。

如果向外界包装潮汕?我觉得潮汕有全中国最好的美食。在这个“吃货”盛行的时代,我们要抓住机会宣传自己。2012年《三联生活周刊》做了一期封面故事,请了著名的美食专栏作者殳俏来采访和执笔,题目叫做《乡愁里的潮汕味道》,这期杂志卖得很火,让潮汕美食也进入了中国大众传播的主流视野。此外,《舌尖上的中国》,包括我曾经介绍上海SMG前来潮州拍美食纪录片,这些媒体的宣传都在给潮汕美食宣传起了一个好头。

可是,我们的小吃店铺杂乱四散,没有包装好,没有环境尚可的美食广场。而黄太吉一个烧饼可以卖出十几亿的价值,这启示我们,通过互联网可以营销很多东西。我们在潮汕可以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

0 (5)

另外,老潮人和新潮人:老一辈和新一辈的人如何连接起来,一起做更多放射性效应的东西。潮汕的工艺美术,能不能有符合时代性的设计?这些都是很好的机会。我的这些想法,都只是为各位方家抛砖引玉。

至于听潮自身,接下来有哪些发展?我觉得可以有以下这些方面:

1、             讲坛定期化,系列化。

2、             在北上广等地有分会活动

3、             出版电子杂志,报道潮汕创新文化,创新群体的优质平台

4、             与潮汕各界资源广泛合作

5、             探索会员制

 

这一次,是我们在潮汕大地发出的第一次啼声,以后还会有更多。让我们一起推动潮汕地区的本土创新!

谢谢大家!

-

点击这里,了解本次听潮活动的介绍。

0 (7)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