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添乙:伯克利硬件创业的孩子

8,427 views

张添乙

文/周泰来

 

“很幸运我住在上海,什么东西都很便宜,拿着零花钱就可以方便地买到电子零件,然后在同一天回家”,张添乙向我解释到。“在美国就难得多,你买零件就得花一百多美元,还要等两三天邮递到你家。要是你搞砸了,把零件弄坏了,一下就损失很多钱。这就是为什么在伯克利,大家都搞软件而不去弄硬件。”

在他这个用500美金一个月租来的不到20平米的小办公室里,我坐在张添乙对面,背靠堆满书和电子器件的工作台,紧张地采访他,而他则像前几次见面一样侃侃而谈。天哪,要知道我是大四学长,张添乙要是没有休学的话,也不过是大三而已。

张添乙是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友,在加拿大多伦多长大,中学在上海念的上海美国学校。他说一口流利英语,平时在家则讲上海话,说的上海话比普通话好很多。平时上街买东西,他用上海话从来没人坑他,用普通话会有人觉得他是老外。张添乙比我低一届,照理讲他应该在2015年毕业。可是他拿了泰尔奖学金,在13年暑假念完大二后决定休学。

泰尔奖学金是由硅谷著名投资人,就是投资了Facebook的那个彼特·泰尔出钱办的,得奖者多为对科技有兴趣,能做出东西来的学生。稀奇的是,泰尔奖学金规定,获奖者必须接受一个条件,就是离开大学两年,去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比如学习更多的东西,或者开自己的公司做自己的项目等等。在这两年里头,奖学金为获奖学生提供10万美元的资助。由于得奖者都在20岁以下,泰尔也想得周到,10万美元是分期付款的,防止学生乱花钱。

张添乙在伯克利学的是EECS,就是电子工程与计算机专业。他凭借3D打印机的项目赢得了泰尔奖学金。他的3D打印机可以将焊膏打印到电路板上,加快硬件创业者制作模型和更新迭代产品的速度。这已经不是张添乙的第一个硬件项目了,在上海读高中的时候,张添乙就是创客空间“新车间”的成员。他曾做过一个太阳能充电器,用绿色环保的竹子做的外壳,然后他通过新车间的关系找了厂商,小规模生产了几百个出来。据他说,充电器最后大概卖出去200多个,手上滞销不少,不过他也学到一课,“如果有好东西,不能让它放在那里等人来买,一定要做市场营销”。

考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以后,张添乙和朋友一起创立了伯克利的计算机和电子工程学生的社团Hackers @ Berkeley。在平时上课之余,他常常参加各种黑客马拉松。黑客马拉松听起来像是黑客在跑马拉松,似乎是一项非主流体育赛事。但事实上,黑客马拉松由一帮计算机学生分别组团,在规定时间里编出一个程序或者做出一个项目,最后评一二三名。鉴于赛事时间非常长,通常要连续编程熬夜24到48小时,有点像跑不完的马拉松,所以叫做黑客马拉松。

和朋友组团的时候,张添乙发现他常常会被分配到做电子工程的事情,负责硬件。在伯克利读本科的学生,很少有人会做硬件,如果一支参赛队伍想要做一个硬件项目,而队伍里面有一个人既会做硬件,又会写程序,那这个家伙一定会被分配去做硬件。张添乙从小就喜欢用手做东西,又有硬件方面的经历,于是就通常担纲硬件。

美国学生缺乏硬件经历的原因,则是开头解释的那样,美国的电子零件又贵又不容易采购。张添乙在Hackers @ Berkeley常常会组织一些学习小组,教社团成员一些硬件的初步知识和操作方法。每次回上海,张添乙则采购一些电子部件带回美国,低价卖给美国朋友,同时自己小小赚上一笔,反正也是皆大欢喜。不过张添乙也遇到过麻烦,一次在过美国海关的时候,他被海关拦下问他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张添乙花了好大力气才解释清楚那些稀奇古怪的电子部件和工具是干什么用的。

真正让张添乙决定要向硬件方面发展的是他大一暑假在硬件公司Leap Motion的实习,那是他第一次在一个创业公司做硬件开发。在Leap Motion,张添乙不仅做硬件,也做软件,实习结束时,他发现自己喜欢硬件远胜于软件。张添乙想了想,自己从初中开始编程,但是总是不能连续长时间地编,最多搞五六个钟头就不行了;然而玩零件的时候,却能连续不停地组装十几个钟头,很明显自己应该向硬件发展。

到了大二的时候,张添乙成功申请泰尔奖学金,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办理休学,离开了伯克利校园。当时他的想法是,如果下一年留在学校,自己会做什么?他会上这些课程,老师会教他这些东西,但是对他来说,不在学校他也能自学这些知识,甚至会学得更好。而相反,如果不去上学,而是做创业,甚至进入一个孵化器,自己在那里又会学到些什么,作为一个工程师以及作为一个人他会获得多大的成长?权衡之下,张添乙觉得,对于他来说,不去学校他能获得更多经验,学习到更多知识。

一个人单干的创业者是寂寞的,张添乙于是拉了他的一个小伙伴,同一级一起参加黑客马拉松的好朋友Richie,两人一起休学,创办硬件公司“Wearhaus”。最初他们取的公司名叫做“Inventory”,就是库存的意思。但是他们觉得自己要做的是一个可穿戴设备公司,那一定要把“wear”或者“wearable”放进公司名字里去。Wearhaus既有wear,又可以让人联想到装满东西的库房(Warehouse),很符合自己硬件公司的定位。

那可穿戴设备到底要做什么呢?张添乙和Richie试过不同的方向,最终决定做无线耳机。他们想要做的耳机可以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通过蓝牙技术相互连接,然后每个人通过手机上的App,可以看到其他人在听什么歌。比如说,当李雷和韩梅梅都带着耳机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李雷可以在手机上看到韩梅梅在听什么歌曲。李雷可以点击韩梅梅在听的歌曲,和她一起听那首歌,或者李雷可以点击韩梅梅这个人,然后和韩梅梅一起听她的播放列表。

张添乙之所以选择耳机,一方面是因为耳机的商业化程度很高,有能力大规模制造耳机的硬件厂商比较多,另一方面是因为耳机是大家比较常用的东西,能够树立起品牌形象。而耳机市场长期以来在美观和音质以外没有过什么创新,算是传统产业,比较有可能做出东西来。

去年8月底,张添乙和Richie申请并进入了位于旧金山的孵化器Highway1。Highway1专做硬件创业公司的孵化,它的母公司则是PCH,一家运营总部位于深圳,做供应链管理很久的大公司。Highway1其实就是加州的一号公路,以沿海景色著名,而PCH即Pacific Coast Highway,太平洋海岸公路,也就是一号公路,孵化器和母公司其实是同名的。

从去年10月开始,Highway1为张添乙和Richie提供了为期4个月的孵化。在孵化器中,工作人员会帮助张添乙和Richie制作他们的耳机模型,帮他们一起准备产品生产前的各种事务。张添乙和Richie在孵化器的第一个月已经做了三个耳机模型,他们希望在孵化结束前能够再迭代10次以上。孵化器同时也请了斯坦福商学院的教授,PCH自己的硬件人员,以及其他公司的创始人来向大家讲述运营一家硬件公司的各种事项,比如如何管理供应链和库存。而在去年11月中旬,张添乙和Richie也在孵化器的安排下,同孵化器里其他创业队伍一起在深圳拜访了不同的制造厂商。今年1月底两人的硬件公司Wearhaus就会从孵化器毕业。

“我希望在两年的泰尔奖学金结束以后,我不会需要重返校园”,张添乙说。但他同时想把自己的公司一直开在伯克利校园边上,成为一家扎根伯克利的科技公司。伯克利毕业生通常在毕业后离开伯克利小镇,搬去旧金山创业或者上班,而斯坦福学生常常把创业公司开在学校边上,直接从斯坦福招校友一起干活。张添乙希望自己的创业公司在发展壮大时,能够通过人际关系网,在伯克利的校园里招募到最合适的伙伴。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