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DSC4440

80后肖像系列之四:上海的江南

4,279 views

文/玛格非

 

江南,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传统家庭。大学之前,是传统意义上“听话”的孩子:一切按照父母的想法按部就班地读书、生活。从上海交大软件学院毕业后,进入了一家瑞典的跨国软件公司。随着职位的升迁,总是有机会去国外过”Gap Months”。

在中西文化的冲突中,他不断地思辨,不断地自我调整,并渐渐有了移民的念头。然后在2013年把移民变成了现实。

 

称呼:江南

出生:1981

故乡:上海

职业:软件工程师

网易博客:http://iphoto.blog.163.com/

兴趣爱好:旅行、摄影

采访地点:上海浦东

采访时间:2013-7-14

_DSC4440

我祖籍浙江宁波。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来上海闯荡,他靠着能看懂西药方子的本事在上海扎下了根。

我自己2004年毕业于上海交大软件学院,这些年在国内发展得也还可以。但是,总觉得现在的生活不是我自己想要的。选择移民,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考虑后决定的。我之前的工作经常要到国外出差,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总的来说,我对国外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还是很认同的。上海太嘈杂了,特别是软环境方面。更现实点,我想调整自己吧。

我想独立。独立很多方面——有自己的主见,走自己想走的路。

我从小一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除了大学寄宿还有后来的工作出差。我们是个传统的家庭。大学之前,我都是以父母的想法为主,基本上没有自我意识。直到大学,我谈了第一个女朋友,她觉得我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那时开始我才有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开始争取自己的空间和选择。

然而父母就觉得我开始不听话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和我讲“道理”。这个“道理”是要打引号的。因为我一讲道理,他们就头疼。他们就说,不要讲什么道理,你只管听大人的就行了。

和父母在一起,有些事没有办法改变,也改变不了他们。你的改变,会让他们很痛苦。我想我能做的就是眼不见为净吧。

在上海这个环境里,要让父母眼不见为净很难。让父母把房子卖掉重新购置,这不现实。照现在的行情,我自己现在重新购买一套很困难,首付就是问题。

其实,从我有了自我意识开始就一直在调整。

在我大学毕业之前,父母问我要不要买房——当时的房价涨得太厉害。那时我还没毕业,对现实不是很了解。我想当然地认为我读的是中国最好的学校之一,学的专业也不错。如果我以后都买不起房子,那其他人怎么办?只能靠父母。

毕业前后我开始了解楼市、了解投资的一些东西。尽管那时的房价涨得厉害,但是还不算贵:买房分期付款和租房的租金基本差不多。

分析了当时的情况后,我建议买共富那边的房子。共富的位置就在一号线地铁北部延伸段,当年12月份地铁就要通。我认为轨交经济嘛,地铁通了,房价肯定会涨,只是涨幅多少的问题。

共富的位置怎么说呢,和莘庄比,到人民广场的距离是差不多的。共富到人民广场要少一站地。当时莘庄的房价已经一万多,而共富的房价也就四五千一平米。当时我想只要买任何一套,以后都会涨得很厉害。

但是父母就是不同意,他们觉得很远。那时我们还住在虹口,从虹口到共富要一个多小时,位置非常偏。我拗不过父母,就随他们买了一套酒店式公寓。

在国内,酒店式公寓的涨幅是比不上住宅类的。酒店式公寓的涨幅和周边的商业氛围关联度很大。我同意父母的决定,一方面我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父母的想法,另一方面也考虑到买总比不买好——手上好歹有一套房。

等到2007年,我们卖那套公寓的时候,基本上也没有涨多少,基本和当时的住宅房价持平。

04年家里买房子,用完了所有的储蓄还不够。剩下的钱差不多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没有向银行贷款。父母觉得向朋友借比向银行借要好。

由于家里借了很多钱,也导致我05年的生活特别特别简单,基本是两点一线。每个月的开销就两三百块钱。我记得那一年最大的开销就是买了一台显示器2500元。

05年底和06年初,我出去旅行,父母就数落我,说我背着债还到处乱花钱。我就特别不能理解,感觉没有一点自由。完全没有人身自由,完全没有自由!当时我就超郁闷,就想改变那样的生活。

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是我们卖掉那套酒店式公寓后买的。因为我阿姨就住在现在的这个小区,06年底,07年初小区门口在造地铁,大马路也在修。人流量很少。正巧又是股市最火的时候,楼市就相对比较清淡。我们买这套房的时候,房价就1万多点。

除了房价非常实惠外,它的装修格局也是我动心的一个原因。你现在看到这个房子里比较精致的东西都是房东留下来的,我们自己添进去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看得上眼的。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我想通过置换这套房改变父母的消费观:就是不用再向亲戚借钱,改为向银行贷款。这个目的,我是达到了。

但是,搬进来后,逐渐发现大家的想法差异太大。因为生活差异太大,房间的布置什么的都不是我想要的。这边是个阳光房,刚搬进来的时候很干净。我原先的想法是弄一个舒服点的沙发、茶几,再弄个小冰柜,可以比较舒服地看看书、听听音乐什么。但是我母亲也看中了这个空间。她喜欢生活化的东西,像洗衣机、缝纫机什么的,包括桌子椅子,越放越多,就成了现在这样。这和他们的经历有关。他们从物资贫乏的年代过来的,就形成了这样的习惯。

反过来,不是我喜欢的,我就索性不去弄了。这样一来父母又觉得我什么都不管,很懒。我跟他们说什么都没有用。我说,我自己出差在瑞典,房间打扫什么的都是我自己弄,我也会自己烧饭,什么都会。但父母就是觉得我什么都不会。

我就说,首先你得让人喜欢这个家,然后自己弄自己想弄的东西才有 “Motivation”。但是Motivation这个词,在中国是没有的。在我们的传统里都是我“命令”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至于你自己本身的动机,没有人注意。他们不尊重你。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隐私问题。我发现西方人很少有婆媳矛盾,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们彼此尊重对方是个独立的人。我们不是这样,我们觉得我是对你好,所以才告诉你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

我有个朋友,周末的时候他妈妈会来打扫。她老婆就发现自己的东西经常被动,但是他老婆又不能说什么。她要是说什么吧,婆婆就会想:我来帮你打扫,什么都给你弄好了,还来埋怨,太没有良心了。但是,他老婆也没错,她的个人空间受到了侵犯。

我发现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隐私的问题。但是,这个理念你没有办法和上一代人说,他们没有这个概念。就像中国人很难理解“自由”的概念,一说到自由,就觉得是无法无天。一说到“隐私”,父母就会理解“什么都不能管你了”。很容易上纲上线,所有很难沟通。

_DSC4435

2007年我第一次去欧洲出差。我当时的价值观和现在不一样,那时也是想多赚点钱,成功是我最大的价值观。欧洲在我眼里就是福利比较好,社会比较稳定。

当时觉得福利享受得更多的是老人和小孩;而我们这个年纪,国内外差异不是非常大。07年的时候,国内经济特别火。按照当时的发展形势,中国的前景不可限量。当时国内万把块的收入在国外相当于两三万——但国外的开销也高。我当时把什么都量化成钱来看。当时还是更看好国内,也就是想过在国外找份工作,还没有想过要移民什么的。如果要我长期在国外,我会很犹豫。

当然,在国外看到的许多东西我都会有想法,会有对比。回国后,发现很多东西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比如养老。以前我没有切身体会。

我爷爷是2007年去世的,到2012年我奶奶和外公也相继去世了。这几年里面,看到他们晚年在养老、医疗方面存在的问题。人一生中大部分的医疗费用,都是花在最后几年。当然国内现在比以前要好一点,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并不轻松。

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有了移民的念头。

其实我在上海生活没有太大压力,而且我每年的年假也蛮多,还算比较舒适。就是总觉得还想再调整一下。如果不出去,在国内其实也可以拼一下,折腾一下。但是要真正追求自己喜欢的事业,还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想静下心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太浮躁。我的优势在于一件事可以做很长时间。坚持下来,逐渐理解深,稳扎稳打,慢慢吸收,然后把一整套东西都消化掉。

但是现在这样一个环境,一个人要去落实自己的想法很难,另外国内整体上都很急躁。我在现在这样一个轨道里还行,一旦我跳出这个轨道,不比我到国外去的压力小。

我父母也问我,出去一定比在国内好吗?这里就存在一个如何衡量“好”的标准问题,是挣钱多,还是更安逸,或者其他。我不觉得出去一定要怎样,我是觉得我能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能不能坚持这个选择。如果过多的想结果,反而会做不好。

国内的很多压力就是过多的质问你结果怎样。本质上看,国内的价值观还是更关注物质。

就像前一阵看《非诚勿扰》,里面一个男嘉宾说自己喜欢弹钢琴,那些女嘉宾就把灯灭了一大片,说什么“穷酸气”,弹什么钢琴。后来又来了一个男嘉宾,先说自己有个企业,然后又说自己喜欢弹钢琴,下面就没有人灭灯,那些女嘉宾就说这个男嘉宾情趣高雅。

不就是因为一个有钱,一个没钱吗?没人关心他们弹钢琴本身,弹得好与不好。完全从物质上去衡量一个人的喜好。

过于看重物质的价值观,让我对以后小孩的教育也比较苦恼。因为你不可能让小孩完全隔离这样的价值观,除非从小就把小孩送出去。但是,送出去了就要做好不要回来的准备。因为他很难再适应国内的环境。很多父母把小孩送出去之前没有考虑好这个问题。

我有个同事,他读大学的时候就去了瑞典,在那里工作了20多年,小孩也一直在国外生活。前一阵小孩要回国待一段时间,他就很担心——怕小孩回国后会上当,他说小家伙太单纯了。我另外一个长期在瑞典的同事就说,小家伙肯定会上当——他自己上次回国就上过当,你儿子肯定会被骗。

其实不要说那些在长期在国外生活、偶尔回国的人,就连我们自己也会经常被骗。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宣扬唯物主义辩证法是最科学、最正确的。其实,我们接触到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后就知道,物质方面的需求是最基础也是最低级的,越高级的需求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我们越是强调物质的东西,就会始终停留在这个低级阶段。

我们大学老师补充说过一句话:生活里面有成就的人,全部都是对上层有需求的。我在公司里面做培训的时候,也会提到Motivation。用漫画来描述这个道理:一个老板骑在员工的身上,为了激励员工就拿鱼竿吊了一块肉在前面。假如老板换一块更大的肉,员工是不是走得更快。也许这对基层的员工有这样的效果。但是越往上,就越没有效果,甚至会相反。

那么人的Motivation来自哪里呢?不光来自基本的物质需求,你看很多人在街头卖唱,这点钱也许满足不了生活需求,但是他愿意这样做。为什么?其实他就是为了练得更好。然后用了一个词“Master”。我一开始不理解为什么用这个词,当你为了把一件事做得更好,你就愿意花精力去做。把这件事做得更好了,就是得意之作。你会不断地去精修,这个是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的。这是自愿的,不是靠金钱去驱动的。

还有个故事:有个小孩很吵,有个人为了让小孩安静下来。第一次拿了10块钱,说你给我唱一首,小孩很卖力地唱。然后再给他5块钱,说你再唱一首,小孩不是很乐意,但还是唱了。他最后给小孩1块钱,说你再唱一首。这个时候,小孩怎么也不肯唱了。这就是改变了这个小孩的动机:小孩一开始是为了自己唱的,后来就是为了金钱。

所以,靠金钱来的动机,是很脆弱的。你再看世界上伟大的公司,除了物质外,还有其他更核心的东西,它叫Principal。比如写LINUX的人,他就觉得软件应该是开放的。他就坚持和封闭软件做斗争。在成功之前,一切都是很寂寞的。

一个过分关注物质的人,必然是很短视的。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场长跑。有人觉得我现在30多岁,年龄有点大。我觉得自己现在还年轻,我现在认定一个方向就去做,我不求两年、三年就有什么回报。对回报的期望不要太大,但是需要对正在做的事情本身多一点投入和努力。

我觉得在国外有一份基本的工作,生活应该不会太难。而且我个人的生活体味,人生的很多快乐并不是取决于金钱。

前一阵我看到一个说法,大概的意思是:现在的写作和电影要想大卖,就要“降商”,去迎合你的粉丝,而不是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就像最近的《小时代》和《富春山居图》,大家有种“审丑”的感觉。真有艺术品味的东西,是不叫座的。

我自己喜欢拍照。但是,你要在这个圈子里坚持其实很寂寞的。首先是现在拍得好的人比较少。现在圈子里大多数就是相互吹捧,这还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最后直接忽略了你的作品,变成了一种礼尚往来的吹捧。

我也看到一些拍得很好的作品,奇怪的是门庭冷落。现在的论坛形式,如果没有人“顶”一下,很多帖子就沉下去了。你要在论坛里发现一些高质量的帖子,非常难,非常难。

我记得之前在色影无忌的论坛里有个网友,他发了几组不错的帖子后,就不再发。他自己的说法是,论坛太冷清了。其实,我看了一下他的帖子,跟帖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是也仅限于“好”、“赞”。我想他其实需要的是真的理解他,能相互沟通的人。比如说这张照片好在哪里,哪里不是很到位。如果是用35-70这样的焦段拍的照片,即使有内涵,也基本没有人评。

上次有朋友在群里要我去给他们做点摄影的培训。刚开始我举了一些例子,想让他们知道想法比机器、比参数更重要。但是,讲到一半就不断有人问拍这些片子的参数是什么。甚至还有个学员问我是什么星座的,我就觉得很无奈。星座和摄影有什么关系啊。然后就不断地跑题,没有办法继续。我其实不图报酬,就是想和大家有个交流。但是反馈实在太差,感觉无法沟通。

_DSC4451

这和国内的教育很有关系。我记得自己读大学的时候,有个外教,很喜欢设置问题来互动,但是一问就是闷炮,反响很差。现在我自己改变了不少,这和我国内、国外来回跑有关系,但是国内很多人还是不喜欢互动。

我不太认同现在国内的教育。我以前觉得自己读书辛苦一点没有什么坏处,顶多有的东西以后用不到,就当锻炼自己的思维好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教育这个东西,如果你受到错误的教育,受到错误的价值观,以后就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在错误的路上走,还不如停下来,至少离正确的方向还近一点。

你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离正确的方向也会越来越远。想起来这是很恶心的,因为你没有办法改变它,也没有办法躲避它。你只能面对它,应付它。

我有个朋友,他女儿读幼儿园,学校里教儿歌。“什么你拍一我拍一……一休哥;你拍二我拍二……二郎神……最后你拍十我拍十,打倒蒋介石。”小孩子是很天真,他不知道蒋介石是谁,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打倒。我们的教育为什么要灌输政治的东西?孩子没有辨别能力,他不能和老师说这个对那个错。很头疼。

而且我以前觉得我们小时候上学没有花多少钱。但是,现在已经大不一样,一年一个行情。你以现在的行情去估计你以后小孩的教育问题,就没有办法衡量,因为它不是线性的,无法预测。个人觉得这个市场一直在恶性竞争。

差不多到2010年的时候,我认真斟酌了一下我的性格和期望的生活方式吧。我决定移民。首先从大的方面来看,就是想出去,还是留在国内。就像进入股票市场,既然打算进入,就要选择牛市,然后就是选择股票。那就走吧,等出去了再努力吧。

怎么走呢?总要选个国家吧,比如加拿大啊,美国啊,欧洲啊。欧洲的话我会优先考虑瑞典,因为我们公司就在那边。先申请去在那边工作,然后慢慢拿个绿卡。

投资移民的话,就意味着我要把这套房子卖掉,这个不现实。技术移民的话,当时加拿大对我这个职业类别已经关掉了,而且加拿大申请流程更长。美国的话,基本不太可能给一个海外的人一份工作,除非是美国公司内部转过去。

最可能就是欧洲和澳洲,2011年初去澳洲看了一下。给我的感受,澳洲的天气不错,比瑞典的阳光好很多。而且澳洲离亚洲近,移民国家,那边有亚洲的移民市场,因此亚洲食物非常丰富。瑞典的移民很少,而且在欧洲来说,自身的食物种类比较少;天气的话冬天比较长、比较黑。

从经济上来看,差别不太大,应该在一个级别上,排除美国在外。

我前两个礼拜读了两篇文章,讲澳洲经济的。反映的是澳洲人自己的财富观:这20年来澳洲的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尤其是2008年以后唯一保持经济增长的发达国家。其实澳洲的生产力水平没有和经济的发展匹配,只不过08年以后资源性经济的增长带动了经济的发展。这是不正常的。文章的作者觉得澳洲后续的十年在生产力上会有一个持续的增长,但是因为资源性增长这部分是要回归的。

相对比的,国内灌输的财富观很有问题:一说到人家有钱就是资源多、人少。其实不是这样,一个地方的经济能发展到什么水平和他们的制度有很大的关系。制度是它的瓶颈,发展到一个阶段取决它的制度的瓶颈。拿日本来说,它的人口密度太高了,资源也很少,但是人家的经济水平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高度。

这是我们自己的财富观出了问题。财富观的错误,把了我们带到了一条错误的路上,错误的方向上。另外,国人皆知GDP衡量经济发展的质量不高,但是还在拼命追求。澳洲人想要有点干货,实打实的:要想生产力水平有真正的提高,还是要靠科技革命啊,管理水平提升啊。这些方面的提高才是实实在在的。

根据我在澳洲的观察,它和西方国家的价值观上很接近,它在制度和文化上都有沟通、有交流。资源方面就不用说了,澳洲地广人稀。我前面说过,这个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另外,澳洲从战略位置上讲,还是比较重要的。

当然对个人发展来讲,最重要的还是制度本身。制度影响到环境,决定了资源的分配,这才是和个人关系最密切的。我觉得在那样一个环境里,很多东西还是可以预期。

选择移民澳洲,还有一种重要的原因:就是去瑞典需要学习瑞典语,我还是更倾向于英语。

移民国家本身就有很多移民,也比较容易接受新的移民,相对来说还是很开放。差不多就是从这些方面来考虑的,其他还是靠拍脑袋。你不可能靠短期的考察就能分析得很全面很深入,有些东西得靠以后慢慢去接触,去了解。

工作出去再落实吧。一个没有在澳洲工作过的人,想提前找到一份工作很难的——不可能不经过面试就拿到OFFER。我打算出去前一个月,先投一些简历吧。澳洲那边也有一些朋友,不过,国外崇尚的是独立和个人努力的文化,所以,也就是刚过去的时候让他们领个路什么的,怎么发展还是看自己的努力吧。

当然出去之后,一切都是从头开始。

我们的价值观一直强调的就是“苦”。我个人不是很认同这个看法,苦不苦其实是个人的感受。不要讲什么苦不苦,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很多时候其实不需要太关注结果,享受这个过程就很好了。毕竟很多事情,结果不是那么可控。你想太多,就没有办法开始了。出去后,什么都要自己来。这样也挺好。我觉得,有条件多学点东西。这是快乐的来源。

目前就是我一个人先出去。等我先找到工作,然后让妻子过去一下,把签证激活。她现在政府部门工作,移民对她的挑战压力非常大。这也是我目前最担心的。主要的压力是她的经历和我不太一样,她的价值观和外面的环境不是那么合拍。

我觉得外在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时间的问题。但是观念的改变就很难说。我在准备移民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不能等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好了再行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唉……)

_DSC4447

父母肯定是不舍得我出去的。我觉得父母不舍得是情感上的不舍得。但是我不能因为这些东西而束缚了自己,我毕竟还年轻。其实,他们还是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不管是经济上还是能力上。但是再过十年、二十年,就不好说了。到时候,我再想办法。

父母不可能有我这样的心态,他们也没有那样的想象力。除非等他们看到国外是什么样的生活场景,否则他们是没有概念的。我现在给他们描述很多虚的东西,不如到时候接他们过去住上一段时间,体验一下怎么买菜,怎么生活什么的。其实这只是观念上的转变。那边本身就是移民国家,有华人社区,不讲英文根本没有问题。要是愿意的话,学几句英文更好。

关键就是愿不愿过去的问题,很多人年纪大了以后,不愿意接受新的东西。也可能是不愿意脱离国内的人际圈子。年纪大了以后,也许对物质上没有太多的要求,更需要的是稳定的感觉。

父母养老的问题,就算我留在国内也可能会有问题。因为他们还是觉得应该是子女养老。但是,我们这代人大多是独生子女,至少有三四个老人要养,多的有五六个。我们自己还有子女,所以,这个压力是非常大的。

我们父母这一辈大多有好几个兄弟姐妹,他们现在是轮流赡养老人,但是老人还是不愿意的。老人总觉得要和子女住到一起去才感觉到安心。可是,这个不太现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家庭,这里面必然存在一些矛盾。

中国式养老,到底是家庭的事情,还是社会的事情,或者是家庭和社会的事情。现在都不好讲。在国外,社会承担了老人的照料,家庭承担的是精神方面的东西。虽然也有一定的问题,但是,家庭的压力不至于太大。

最近国内刚刚立法说定期回家看望老人,就是拍脑袋的制度,根本无法落实。对我来讲,我现在能做,无非就是把自己锻炼得更好点。我现在就是在投资我自己,以后的回报到时候再看。所以,父母的问题,等以后再看吧。我现在觉得第一步就是走出去。(沉默……)

网上也有人在问出去到底好不好。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没有什么意义。就像外地人来上海发展一样的,有的人就觉得挺好,也有人觉得一般,也可能有人觉得很糟糕。这都是因人而异的,不能一概而论。你只能决定自己走出这一步,但是不能决定以后走到哪一步。

也有人说,你移民了就不是中国人了。我觉得这不算什么,我移民了同样可以关心国内的事情,宣传中国的文化。再说,现在就是个地球村,没准我回来一趟的时间比你在市区堵车的时间还要短呢。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欧洲的时候,很感慨:那么遥远的地方,二十几个小时就到了。当时我有个朋友在巴黎,大家就约在巴黎某个街头碰面,他就发了一个实景地图。等我到了那里,就像在上海的街头见面一样,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种体验吧。不管你选择哪里,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管结果怎样,只要尝试了都是很精彩的。我只要忠诚于自己内心,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是一种成功。

他们有那样的问题,我觉得问题出在我们的教育上:单一化教育弄得我们很死板,很敌对。我们自己把自己关起来了,内心里显得很狭隘。其实世界是多元的,文化是多元的,我们应该给自己开放的选择。

我觉得我们目前社会里很多不好的东西,只不过是把传统文化里不好的东西放大了。其实我们有很多好东西,比如“舍生取义”,比如“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如果社会有这样的风气的话,我们这个民族还是有很大的能量的。可惜现在“笑贫不笑娼”成了社会的主流。

另一方面就像我们前面聊到的:当下的社会太急躁了。竞争起来有点你死我活的感觉。我们自己不竞争,父母也会把我们同事或者同学从工作、收入、职位、婚姻、生孩子、车子、房子进行全方位的比较。做父母不在乎这些信息里面的虚假,他们觉得这是一种鞭笞手段,给你树立一个榜样。

我们的近代以来的文化变得很不自信,习惯了推崇赞美别人,贬低自己。

其实我们的古人早就说过“扬长避短”。“短”不是用来“补”,而是要“避”的。可惜,我们的父母总是喜欢放大我们短处。拿乔布斯来说,我们可以简而言之,他的优缺点都是非常明显的。他那样的性格在西方社会都不太被人接受。要是放在中国,那就是一个不良少年。

对这种怪才的包容,其实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我们的环境让人变得平庸,大家都在讲“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于是,社会总是盯着一个人的缺点,这个人就会一直有受挫感。

谈这些都是基于一个前提,就是人的积极性非常重要。但是,在我们传统社会里,这个显得不是特别重要。西方人的教育里从小就培养你关注自己喜欢的东西其实就是在激发你内心的积极性。

而我们的教育。大家不停地强调“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一步踏空,步步踏空”。我一直没弄明白,起跑线在哪里?是谁划了这样一条起跑线?

我觉得人生是一场长跑。很多人从学校里毕业后,就不太愿意学习了。为什么?因为他之前的很多学习不是来自内心的需要,而是外界的催促,能应付过去就行了。

现在的80后有种感觉“未老先衰”的感觉。上次我和太太去澳洲银行开户,开户的时候是个83年的业务经理接待我们。她自己就说:“老了老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就是对自己生活状态的一种判断——对未来的预期已经不大了。为什么会这样?

想起2007年,我刚走出去的时候,发觉得自己缺失的东西非常多。尽管之前已经读了很多书,但是停留在闭门造车。我刚去意大利看文艺复兴的东西,看到的很多,但是收获很少。瓶颈就在于我这方面的知识太少,而且这个坑很大。我今年又去了一次,比上次多了解了一些。但是,还是有很多不了解。只能一点点补吧。

我觉得“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是对等的。既要读书来深化理解这些东西,也要走路多看。

以前我们学习地理、历史的目标是什么?当时觉得也就是为了应付考试。现在我就觉得,这些知识其实已经告诉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具备什么样的文化背景。这些都是老祖宗决定的。就像易中天先生写《中华史》一样,历史已经定义了我们的文化系统、人生坐标,和身份认同。

今天的好,和从前是有联系的;今天的不好,也和以前有着联系。一代人传承给一代人,总是有着某种联系,不可能断裂开。移民了不表示我和这个国家就没有了关联,我走到哪里都是黄种人。以后也会教我的小孩讲中文,也会给他讲讲中国的历史和文化。这些都是很自然的。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以前觉得这三个问题特别空,现在觉得真得要好好思考一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