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

朵朵:从审计到甜品高端定制

7,237 views

文/ Hazel   编/苏苏

 

2014年1月5日,朵朵把“跨年之作”郑重地交到客人手中,完成了2013年的最后一个订单。这对年轻的夫妻在朵朵的工作室订制了一周年纪念蛋糕,客人的要求是——要体现老夫老妻的感觉,于是朵朵设计了一对温馨的老爷爷老奶奶。“这一辈子,能牵着你的手一直走下去,就是最大的幸福”,这是朵朵对客人的祝福。

“老夫老妻”结婚周年纪念蛋糕“老夫老妻”结婚周年纪念蛋糕

从2012年11月11日正式成立以来,生活在深圳的朵朵的高端甜点定制工作室V-Life(新浪微博:@V-Life工作室)已经慢慢上了轨道,越来越多的人来找朵朵定制甜品,按照每周一个订单的节奏,基本上在年初,朵朵就已经把一年的订单排满了。朵朵的工作室以朋友介绍及在微博上接订单为主,没有做刻意的推广,只是自己微博转发。定制蛋糕的客户主要是朋友或熟人,也有很多是网络上看到工作室的微博自己找来的。从最初只是喜欢烘焙,照着配方做一个个小实验,给家人和朋友品尝,到现在成立工作室,为客户量身定制甜点,并总能收到客户的赞许,朵朵说,“其实我也有点没想到。”

十年前,朵朵是刚刚走出校园、初入职场的新人;六年前,她是普华永道的Senior Manager,也是刚刚诞下女儿的新手妈妈, 为了给女儿做放心又好吃的蛋糕,开始在业余照着配方做一个个小实验,并在日志中悉心记录和分享每一次尝试,在圈子内建立“蛋糕妈妈”的口碑;而在最近的两三年间,朵朵又换了一个身份——烘焙发烧友,上糕点专业课,做创意蛋糕,并且将自己的兴趣爱好一步步做到专业,成功为客人定制一个个独一无二的蛋糕。“做自己喜欢的事,将自己喜欢的事做到极致”是朵朵一直坚持的信念,也是支持她在定制甜品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进的重要因素。

 

职场,从“四大”开始

普华永道并不是朵朵毕业后第一家工作的单位。从广外毕业的朵朵首先进入招商银行工作,从轮岗做起,到后来由于公司的工作安排,朵朵被分到公司银行部负责外汇业务,接触销售类的工作。

“当时过完年就开始下达指标,规定这一年要完成多少的业务量。另一方面,我不太喜欢应酬。觉得这份工作自己做不来。”在几次的尝试之后,她发现自己并不适合销售类的岗位,于是便与好友相约参加普华永道(pwc)的面试,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审计生涯。

“在pwc待了四年零四个月。辛苦是肯定会的,但是我觉得做项目还是挺好玩的。”进入普华永道之后,从培训开始,朵朵开始真正接触到审计这一行。虽然在学校学的也是相关专业,但是朵朵认为进了pwc之后才真正学到了知识。“在firm里面学到的不单是理论知识,而是更感性的认识。比如说你看到一个公司的账本,你要理解当中的关系才能做好项目等等。这是在学校学不到的。”

在普华永道的工作经历让朵朵对自己的职业选择有了更清晰的判断。“我觉得在这里的工作是实实在在的,我认为自己更适合专业性的,更technology的工作。”她认为,销售类的工作更看重的是沟通能力,但根据自己的性格,她认为自己更适合技术性知识性的工作。“现在很多人也会不清楚自己适合什么工作,会觉得很迷茫。我一开始的时候也会,但通过在银行和pwc的工作,不同的尝试之后,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我觉得相比其他涉及到管理、沟通的工作,我宁愿用知识埋头分析。”

甜品制作进行时外界对于四大的看法充满着矛盾。一方面这是很多应届毕业生在毕业时趋之若鹜的理想单位,另一方面,加班、熬夜、过劳等等标签也让很多人对四大的工作强度颇有微词。经常性出差,加班是工作的常态,遇到各种各样的奇葩客户,爬上破旧的城中村农民家的屋顶盘点信号发射器,在大冬天里遭遇养胃炎上吐下泻还要继续加班……这些情景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

朵朵觉得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是在pwc的第三年,成为senior之后开始要单独负责项目,这个阶段工作压力更大,难度也更高。上有经理,下有新人,还有客户,各方的协调常常让夹在中间的朵朵十分头痛。

“当时也会觉得很奔溃,会哭,会打电话跟老妈抱怨说工作做不下去了。但是工作还是要继续,只要熬过了就觉得没有什么。”此外,在闲暇时做做甜品也是朵朵放松的重要方式,全身心投入到与审计完全不同的甜品世界,朵朵觉得整个人都很放松,也很乐在其中。

除了自我的调节,团队的合作也是朵朵缓解压力的途径之一,同时也是这份工作中的一大收获。“我觉得firm很像一个学校。”由于在pwc的工作是跟着项目走的,负责不同项目的团队往往不同,因此参与不同的项目就能跟不同的同事合作和学习,大家一起加班一起熬夜,在“战斗”的过程中一起找缓解压力的方法,也因此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朵朵在微博在晒出了和自己同批进入普华永道的同事十周年聚会和纪念册的照片,纪念册的扉页上写着“十年前我们走出校园,开始了人生的一段新的旅程,我们工作、欢笑、流泪;我们也经历了人生最重要的阶段:结婚、生子,在这美好的十年,感谢与你们一起走过……”

 

谈育儿:慢慢来,顺其自然就好

女儿时不时跑来和妈妈“咬耳朵”,朵朵和女儿讲话的时候声音非常温柔,现在和好朋友聚会时,朵朵通常会带着女儿,朵朵认为与其把女儿放在家里不如多带她出来活动。

正是女儿的降生,让朵朵对工作和家庭,有了新的安排。

2007年12月31日,朵朵完成了在普华永道的最后一天工作,她在博客上写道:“2008年,开始我的新生活——全职妈妈。”

由于当时女儿还没有断奶,普华永道经常性的加班和出差对照顾孩子带来很多不便。虽然有些当了妈妈的同事也能做到家庭和工作兼顾,“她们会带着吸奶器来上班,然后存着奶水回去给宝宝喂奶。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多点时间在家里带孩子比较好。”因此,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朵朵离开了普华永道,专心照顾起女儿来。朵朵在博客上说道:“在家带宝宝,绝不比上班轻松哦。”从她的博客上看,她很享受跟宝宝在一起的生活。

朵朵不过,生完宝宝的一段时间之后,朵朵萌生了继续工作的想法。当时有一家上市集团公司招总裁助理,她应聘上了。这份工作有一个很诱人的条件——高额的年薪。“家里如果每年多了一笔不错的收入,那当然是很好的。但是权衡之下,我还是放弃了。”虽然薪资条件诱人,但如果接受了这份工作,就要面对每周出差四天的工作安排,也意味着她要放下家中的女儿,这对刚刚成为妈妈的朵朵来说是不可能的。“陪伴女儿成长的这几年是非常重要的,错过了就不可能再来。”朵朵也思考过,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是拿着高薪的“空中飞人”吗?不是,是不疲于奔命有时间陪女儿有时间干自己感兴趣的事。于是,朵朵放弃了这份工作。

严格来说,朵朵也不算是全职妈妈,在照顾宝宝期间,她在朋友成立的公司里做起了老本行,成为一名财务顾问,这份工作是以小时计薪,工作时间比较有弹性,朵朵便把每周照顾女儿以外的时间抽出来,定好自己可支配的工作时间。这样的工作让朵朵可以对生活有更好的安排。

对朵朵而言,无论做什么,女儿永远是第一位的。

说到女儿,朵朵脸上总是有藏不住的幸福感。采访朵朵之前,看完了她博客上的每一篇文章,很多是对女儿成长的记录,可以看出,女儿在朵朵心目中占据着无可比拟的位置。对女儿的教育,朵朵并没有现在很多家长对望子成龙的迫切,她的观点和做法是:不要给她太大的压力,希望她的生活能够自然一些,随性一些。希望长大以后,女儿觉得自己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女儿现在上的舞蹈课和手工课,都是她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说到兴趣班,朵朵谈起自己在少年宫遇到的一位妈妈,这位妈妈给自己的孩子安排了满满的课程——周二到周日都要到少年宫上课,唯一不用上课的周一是因为少年宫当天闭关。朵朵听到之后觉得非常惊讶,她觉得这样对孩子来说太辛苦了,她认为小朋友要真的有兴趣才学,这样对小朋友才是好的。“有的朋友会说你们英语都很好,可以早一点教给女儿,但是我觉得这些她迟早都会的,为什么要这么早教她?我觉得不用要着急教她很多东西,顺其自然长大就好。”

女儿喜欢上手工课,大概也是受了妈妈的影响,每次朵朵在厨房里忙来忙去的时候,女儿都会围着妈妈转,用好奇的眼光盯着妈妈做的一切,稍大一点的时候就开始提各种各样有趣的问题,甚至能帮妈妈打下手。朵朵很乐于让女儿参与其中,在她看来,这也是教育的一种方式,多与孩子在一起,和孩子一起完成一些有趣的活动,这对孩子的成长也很有帮助。

对如何教育自己的女儿,朵朵说自己其实没有太多的所谓经验之谈。她认为,对小朋友,太关注和太忽略都是不行的。过分关注会让孩子形成很自我的感觉,“有时候去到外面没人理她,她就会闹。我觉得让孩子自己去玩,自己去接触就行。”

朵朵早期制作的甜品

朵朵早期制作的甜品

 

 “烘焙之旅”从兴趣出发

采访当天,一见面,刚坐下,朵朵就从包里拿出了带给我们的小礼物——她亲手制作的曲奇饼干,装在她亲自制作的包装盒中,非常精美。饼干是按照Jenny’s Bakery的曲奇配方来做的,Jenny’s Bakery的曲奇是非常受欢迎的一款饼干,喜欢尝试新事物的朵朵当然不会放过试验新配方的机会,就像一开始接触烘焙,也是因为喜欢甜品,喜欢捣腾这些好看又美味的东西,“除了自己喜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是,每次做出美味的蛋糕给家人和朋友品尝时,大家都吃得很满足,很开心,这样自己也会觉得很开心”。于是在怀着宝宝期间,朵朵把烤箱搬进了家里。

也许已经想不起从什么时候开始,制作甜点已经成为生活中喜欢并且重要的一件事:也许是在八年前第一次做出布丁的周末,也许是在家人朋友品尝了自己的出品之后的甜蜜表情后,也许是客户收到定制的甜品之后露出惊喜之情的瞬间……

“鸡蛋、面粉、牛奶、砂糖……这些看似平凡的食材,经过打发、发酵、烘烤等等过程,最后可能变身为质朴的面包,可爱的饼干,或是华丽的蛋糕,总让我觉得无比神奇。”这是烘焙带给朵朵的另一个奇妙的世界。

刚开始做甜品,朵朵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试验每一个配方,成品后拿给朋友们分享,已经觉得很有成就感。慢慢地朵朵发现自己几乎已经沉迷在甜品的世界中,于是花更多的时间在甜品制作上,买烘焙类的书籍、看网上的配方,自己摸索学习。朵朵会把自己做甜品的配方心得放在博客上,作为记录也作为交流,也因此吸引了不少同样爱做甜品的朋友。如果有习惯听深圳电台的朋友可能会有印象,朵朵经常会上朋友的一档节目——深圳飞扬971“闪闪的红星:创意生活家”,与听众交流各种生活创意,当中也包括制作甜品的内容。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积累之后,朵朵制作甜品的功夫也趋于专业,于是萌生了出书的念头,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朵朵出版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本书——《甜蜜时光:和宝宝一起做烘焙》,介绍自己喜欢的甜品、制作方式以及相关烘焙知识。

朵朵出版的甜品制作书籍

朵朵出版的甜品制作书籍 

而我们看到的V-Life工作室出品大部分是翻糖蛋糕,为了学习到专业的翻糖技术,朵朵到香港学习了专业翻糖课程,课程分为sugar paste, sugar flower, royal icing三个部分,主要是针对使用糖艺来装饰设计蛋糕,让蛋糕漂亮。(在此,朵朵也为喜欢制作甜品的朋友推荐相关书籍:suger flower的书籍推荐Alan Dunn写的,royal icing的推荐Eddie Spence。)说到成立工作室其实非常偶然,一次,朵朵用翻糖给朋友做了一个皇冠的生日蛋糕,放到网上很多人询问怎么定制,正好自己也想多练习,就萌生了以工作室接订单的想法。朵朵坦言,成立工作室接订单,赚钱并不是主要的目的。“当时看到这样一句话:‘Be grateful for your talents and choose to use them.’觉得很有感触,并且也想真正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对于工作室未来的规划,朵朵还是坚持以兴趣为主,“不希望把兴趣因为做生意而消磨掉,客人来定制甜点,我会更乐意他们认为我卖的是为他们定制的设计,而不是一个蛋糕,所以会继续坚持私人定制。”

 

烘焙背后:家人的支持和意外的收获

由于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而开的工作室,加上还要照顾女儿,工作室并不高产,翻糖蛋糕的制作非常花时间,现在朵朵基本是每周接一个订单。如果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工作室的收入显示是不能和朵朵在普华永道工作时的收入相比的,而朵朵是辞了职在做这件事,也就是说,对朵朵的家庭来说,等于少了一笔不小的收入,但令朵朵很感动的是,朵朵的老公对她做烘焙一直很支持。“其实研究烘焙,学习蛋糕装饰课程,花费一直不小,而且我辞职后没有以前的稳定收入。问过他这问题怎么看,他说如果我真心喜欢,就去做吧。而且他说我做这些事情,人比以前上班看起来开心很多。其实我觉得从经济上来看,他的压力比以前我朝九晚五当白领时大很多的,但他从来没提出过异议。”朵朵回想自己刚开始学做甜点时,老公被戏称为“试吃小白鼠”,“无论我做得成功还是失败,美味还是难吃,做出来的东西都会被老公一扫而光”。

随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朵朵多了一个最忠实的粉丝。女儿对妈妈的出品也是雷打不动的支持,满足的享受妈妈制作的甜品,这种幸福让朵朵更加喜爱烘焙这件事。

除了能够将自己喜欢做的事付诸实践以外,工作室带给朵朵的另一个“意外收获”就是每一个独家定制背后的故事。

电影《第36个故事》中,周群青带来了35块香皂,朵儿收获了关于35个城市的不同故事。而制作甜点的朵朵则在每一个独家定制的翻糖蛋糕中同样收获了不一样的故事。拿2013年来说,V-life工作室完成了42个订单,因此,朵朵等于分享了42位客人的42个不同的故事。

为客人制作婚礼蛋糕中“这是一个妈妈为她爱攀岩的女儿定制的蛋糕。”朵朵一边翻出手机中的照片,一边与我们分享一个个蛋糕背后的故事。“这位妈妈给我发来一张她的女儿正在攀岩的照片,希望我能按照这个样子来做。她给我讲了五岁的女儿如何和大人一起在户外攀岩的经历,我听了之后真的很佩服这个小女孩。”翻着手机中的照片,朵朵如数家珍。在这些蛋糕中,有妈妈为宝宝定制的,也有女儿为父亲母亲定制的,有先生给太太定制的,还有为婚礼定制的……在制作蛋糕的同时又分享了这些幸福,朵朵很珍惜这份“意外的收获”。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就话用来形容制作翻糖蛋糕的过程也不为过。外界看得见的往往是美好的一面,背后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制作翻糖是非常花功夫和时间的,客人下了订单就不能改,即使发烧也要做完。”有时候为了完成蛋糕,做到深夜两三点也是有过的。但是当看到客人拿到蛋糕,说出“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时,一切辛苦都在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为什么喜欢做这一件事情?既不像以前的工作光鲜亮丽,也不再有令人羡慕的年薪……一旦接受了客人的委托,不敢让自己生病,也不敢让手受伤,因为你不可能‘请假’,因为客人的这一天是他们生命中重要的一天,无可取代。所以会和自己说,一定不要辜负信任。很想告诉你(朵朵的客人),被信任也是一种幸福,看到你给我写的这些,就觉得我所做的这些微小的一切,都很值得。”这是朵朵在收到一位定制婚礼蛋糕的客人发来的感谢信息之后写下的感想。

去法国巴黎蓝带厨艺学校学习应该是每个喜欢制作甜点的人的梦想,朵朵笑着说,现在还不太现实,但是我听说里面的学生七十岁的都有,所以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实现这个梦想。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