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专栏

专栏

man-2877135__340

张春:被确诊为抑郁症之后的日子

抑郁症这种精神疾病,我感觉很难克服的一关,就是接受“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病,它不是你的错,不是惩罚,不是罪过。”而在神婆的解释里,它就是倒霉而已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4, Sill (Sil)

瑞典人的新年餐,不输英国的“黑暗”料理 |童言专栏

相比亚洲人对吃的讲究,瑞典人在圣诞自助餐上的食物,根本算不上山珍海味,什么肉丸,什么火腿,毫无技术含量,就算封号为”黑暗“料理,也绝对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Eva和我

我的德国朋友,Eva|童言专栏

她成长的国度,有全世界都在使用的西门子,飞利浦,十几岁就明白了性,毒品,酒精。而我长大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书本,选择是一个奢侈的词汇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长堤岸边的大同酒店
摄影:童言

西关如梦,天下大同:广州这家老字号有故事 | 童言专栏

昔日,这里是广州吃喝玩乐的地标,如今,爱群酒店退居四线,南方大厦成了手机零件集散地。
唯独大同酒家,依然是人头攒动的老字号茶楼。它一直在前进,一步一回头,一步一脚印,步子有点小有点慢,但姿态是优雅的,是有派头的。
西关如梦, 天下大同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retirement-next-exit

李梓新专栏:35岁后,“不退而休”

我们形容一个斗志昂扬的前辈,到了退休年龄,仍然“退而不休”。但事实上,我们的很多同龄人,却开始“不退而休”——身体上可能还没从工作上完全退下来,内心已经休养生息,重新调整方向和出路了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1

童言专栏:她离开上海、香港,到新加坡成为首席芭蕾舞者

美丽从来都不可以唾手可得, 越是惊艳的艺术, 越需要近乎病态的雕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640-150

我是无国界医生队伍里的赤脚医生

怪怪柴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索马里区域的菲克逗留近两个月时间。在这沙漠腹地的索马里村落中,她度过了虽然清苦,但是异常快乐的一段时光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640-142

探访南洋武林高手,龙的传人 | 一个国际搬家者的专栏10

新加坡的舞龙——掀起红布, 开光点睛, 几百年的魂潜入稻草龙,火龙马上醒活过来,灵气香气氤氲。 火球手在前面舞动,火龙在后面追逐, 得意, 狂喜, 一会飞入天, 一会遁入地, 一会首尾缠绕, 火龙珠在旁不断喷起火焰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640-106

我在沙漠腹地的人道救援前线度过的快乐时光

我忍住呕吐的本能冲回餐桌,饭馆儿伙计正好把一盘油亮的手抓饭放在面前,这盘饭和刚才看到的恐怖场景居然重叠在了一起,盘子里那一粒粒长形的饭粒开始蠕动起来,眼看着就要爬到我的手上,我伸出手赶紧捂住了嘴,才没让那尖叫声飘出来

Continue Reading
专栏

640-79

身为妈妈,去探访新加坡的红灯区… | 一个国际搬家者的专栏9

爬行的蜈蚣,百足此起彼伏,分不清前脚后脚。所以,芽笼,可以给各式食肆栖身,可以让寺庙教堂清真寺宣讲布道,也可以藏匿新加坡最不上台的秘密——红灯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