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在地

在地

1

谁杀死了上海福州路? | 在地

有人认为福州路是“海派文化”起源地,还记得它“四马路”的旧称,更多人则是因为“全国知名文化街”而知道福州路。现在,这条“文化街”像被新时代迅速地甩过,它在慢慢地变化,人们都不需要为这种变化缅怀什么,因为福州路的现在以及未来很可能是在无视中进行的。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7

外国人在西安,就像活在盛唐 | 在地

曾经从事涉外导游工作的朋友Angela说,外国人跟旅行团来中国,必去的一定是北京、上海和西安。而有些老外,来了就留下来,不走了。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2

专门来旅顺看这个破败旅馆的,司机说我是头一个 | 在地

这个位于辽东半岛上的港口城市,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遗迹众多,旅顺日俄监狱,关东法院,旅顺博物馆,旅顺火车站……大概听说有游客专门来看某个破败旅馆的人还是头一个。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1

兰州:民谣崛起,工业落幕 | 三明治在地计划

第一印象的兰州如意料中并不惊艳。从飞机上俯瞰到的宛如小笼包褶皱的山包,机场出来碰见一个类似雅典卫城的影视城,甚至还有仿制的狮身人面像。到了市区,看到到处在开挖的地铁,堵塞的交通,和略有些严肃的路人。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1

在南宁,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 三明治在地计划

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条街上,阿钱从小最渴望的,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到了大学,她如愿以偿,到外地读书。放假回家时,阿钱才突然发现,很多小时候有的老店和老建筑,怎么突然没有了?为什么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送别路上
1995年吴平关作品

真正属于这位兰州下岗工人的人生,整整迟到了二十年 | 在地计划

他时常想起自己和爱人送女儿到复旦大学报到的那个午后。那时,他在校园里望着经过的风华正茂的的大学生,看着他们走进各自理想、事业的开端。可真正属于他的人生,却迟到了二十年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摄影:韩斯明、谢杨

年轻人心中的南宁:是港湾,是退路,是心底里留存的一份童真 | 在地计划

有人坚守,有人离开,有人走后又归来。人们与这座城市或深或浅的羁绊犹如藕丝薄而不断,才令城市记忆生生不息,令他们永远不忘归地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15年底,毕业前拍下的校园风景

出国留学潮下的北京孩子: 留下还是离开? | 在地计划

回国工作这个决定我没有后悔,虽然有时会想念上学时美国宁静的小镇生活,在北京雾霾的时候会羡慕美国学长学姐朋友圈里的蓝天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泉州街头,摄影:渊源

作为“定向生”的我毕业后回到泉州教数学,这些年曾多次想过离开 | 在地计划

“我想过无数次离开,但没有勇气走出去,也不敢跟家人说。也不知道孩子怎么办。

Continue Reading
在地

在春节,冷清与热闹总是并存的

重庆沙坪坝的春节:回家过年的人少了,我家打麻将的人也少了 | 在地计划

现在很多习俗都淡了,放鞭炮的人少了,回家过年的人少了,甚至连打麻将的人也少了。沙坪坝的春节,年味不浓,但是“团聚”是最重要的规矩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