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故乡/他城

故乡/他城

shasha

给我一道故乡流水席

我家是三代移民,祖父在民国初年从福建老家远渡新加坡,再辗转印尼,日后在万隆立业发家。父亲在印尼出生长大,成年后被周总理号召回国,辗转天津北京,之后受政治影响到内蒙古支援边疆,在那儿遇到了同样被“运动”感召,来自青岛的知识青年——我的妈妈,两个人在没有亲人的呼和浩特建立了我们的小家

Continue Reading
故乡/他城

beijing

小凤归乡记

越来越多的人被迫离开了北京。这些人里,包括小凤。

小凤已经在北京混了几年,最近终于决定回家乡。她并非情愿,却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Continue Reading
故乡/他城

guizhoucai

关于除夕的回忆

越是长大,越是觉得,在我心里关于故乡的那个位置,住满了我的家人,他们已经离开或正在老去,每当思绪扫过这块地方,都会隐隐作痛──不管我还能多事无巨细地描述出记忆中的他们,但在地理上,我似乎已经不能算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了。这种现状却是我亲手亲脚一步步走出来,想到这里尤其的无能为力,以及无解

Continue Reading
故乡/他城

chaozhouta

每个人都需要和故乡达成和解

每当我问六岁的孩子其乐,你的家乡在哪里?他总说,上海!我对这样的答案似乎有点不满意,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是啊,该和他说是潮州吗?或者是江西樟树吗?对父母来自的这两个地方他只有小时候生活过一小段的模糊印象,以及稍大一些之后作为游客般的惊鸿一瞥

Continue Reading
故乡/他城

清明祭祖

这是一场家庭聚会,他们大多60上下,都是做爷爷奶奶的人了,子孙各有各的发展,只是大家没有在山上谈太多,谈的却是社会事件,伯父甚至和父亲谈到了G20峰会。潮州人总是这么爱看新闻的,这也是我从小的浸染。天气很好,草木繁盛。蜡烛焚烧发出嗤嗤声,而焚香的烟火使墓碑上的字迹变得模糊,仿佛让人回到一个世纪前他们生活的年代。那么的一条百年来的道路,你仿佛看见了其中的片断,无论是从想象里,还是从父辈的笑容或者白发里,或者从自己的身上。记忆像飘散的烟一样,在山坡上荡来荡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