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未分类

未分类

1

谁杀死了上海福州路? | 在地

有人认为福州路是“海派文化”起源地,还记得它“四马路”的旧称,更多人则是因为“全国知名文化街”而知道福州路。现在,这条“文化街”像被新时代迅速地甩过,它在慢慢地变化,人们都不需要为这种变化缅怀什么,因为福州路的现在以及未来很可能是在无视中进行的。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6

建筑师杨雄:因为太太喜欢,我在昆明开了大象书店 | 三明治

我的生活挺简单,每天睡到自然醒,十点多去M60的工作室,参与方案的讨论,做模型,去工地,每周来一两天书店。我还是靠做建筑师赚钱,不过书店早就不亏损了,这一两年在微盈利。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1

在南宁,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 三明治在地计划

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条街上,阿钱从小最渴望的,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到了大学,她如愿以偿,到外地读书。放假回家时,阿钱才突然发现,很多小时候有的老店和老建筑,怎么突然没有了?为什么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4

我曾经拿过五子棋全国冠军,和我一起下棋的人现在都弃子了 | 我有故事

这么多年过去,当初跟我一起下棋和比赛的人,现在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也有很少数留了下来,把它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1图片来源:上海西西弗书店

林少华:翻译可以成就也可以毁掉一个作家 | 创作者访谈

林少华在多个场合公开说过,他认为比语义、文体更重要的是,“审美忠实”。甚至在他看来,翻译是“特殊的文学写作”。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1520924435(1)

“我做过好多选择,但终究没能突破自己”|故事诊所

事情没有到“终究”的地步,就永远有努力的空间,和“成为心心念念的自己”的可能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1520911015(1)

“我喜欢你的来信,因为你的困扰是具体的”|故事诊所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年轻人似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容貌焦虑,为外貌,为身材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640 (1).webp (38)

许佳:写作者如何获取精神自由和生活自由|写作者·独白

写作相当于,我自己创造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规则是我设定的,我在那里是非常自由的。而且这件事很简单,我也不用借助别人的力量,也不用花钱,我只是付出一点自己的时间。所以写作给了我一个自由的空隙。它不仅给我自由,还给我自信。因为我不用始终把精力集中在我自己受束缚的生活上,所以束缚给我的压迫感就变小了,虽然我成绩不算好,但我始终觉得自己很不错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640 (1).webp (71)

香港警察故事 | 破茧057

为了取得线人信任,警察需要以真心换真心,“当然会投入感情,但我总在提醒自己:我是警察。”林sir在与线人的合作关系和私人的友情之间作出了明确的区分,就像他坚定地认为正义就是正义,一个专业的警察不能有丝毫犹疑。

Continue Reading
未分类

观察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在中国生活,这是我的“混搭”人生 | 我有故事

莫舟是一位在深圳工作的英语老师,丈夫是斯洛伐克人,还有一个混血宝宝,身在其中,她记录下了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在她的作品中,不只有故事的铺陈,也有她对于周遭一切的反思和剖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