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phant

速食时代,慢创业

创新能力不足是教育和思维方式的欠缺,所以先copy再发展本没什么错。问题是,copy的太快太多,精髓没学到走了样不说,自己还着急出成绩。为什么?因为投资人在后面盯着你呐,做不出来成绩,下个月现金流就困难。这实在不符合“慢创业”的原则,感觉倒像是被资本牵着鼻子走

Continue Reading

beijing

小凤归乡记

越来越多的人被迫离开了北京。这些人里,包括小凤。

小凤已经在北京混了几年,最近终于决定回家乡。她并非情愿,却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Continue Reading

jam

学大禹来治理交通

中国各个城市的交通跃入一个怪圈。激增的车辆,超负荷的道路,百姓的出行成本大大提高,出行消耗的时间陡增,城市犹如一台效率低下的机器,其自身发展也呈现出一个瓶颈态势。上下班高峰时间本应是rush hour,现在则像是被点了穴位,定住了,城市成了变成一座座“堵”城

Continue Reading

RMB

Show Me the Money

我们都是普通人,没钱,于是只能四处跑钱。我们的目标大约是三种: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商和政府的资助。当然,如果公司已经有了很好的产品和良好的业绩,想通过上市来进一步融资,那时候相信会有不少私募资金来主动融资——这是另外一个故事。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头两年只有一个目的——活下来。

Continue Reading

guizhoucai

关于除夕的回忆

越是长大,越是觉得,在我心里关于故乡的那个位置,住满了我的家人,他们已经离开或正在老去,每当思绪扫过这块地方,都会隐隐作痛──不管我还能多事无巨细地描述出记忆中的他们,但在地理上,我似乎已经不能算是他们中的一份子了。这种现状却是我亲手亲脚一步步走出来,想到这里尤其的无能为力,以及无解

Continue Reading

_MG_8520

儿童乐园

北京六环外的民工子弟学院,儿童乐园。(摄影/马婧

Continue Reading

_MG_3434

沙尘暴要来了

沙尘暴来了,墨镜里的天安门。(摄影/马婧

Continue Reading

laba

再谈“中国三明治”

我们愿意把“中国三明治”一代的定义权留给广大的读者。只要年龄在三十上下,感受到了“三明治”般的夹心压力,愿意自动对号入座,愿意加入我们的分析、思考乃至自娱的朋友,均热烈欢迎

Continue Reading

liulaoshi

纪念一位乡村建设派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年代,同时也是一个多元的时代。但在商业资本的操纵下,我们对成功的界定却如此的单一。我们的人生完全被广告操纵,年轻人为成为广告中的成功人士卖掉一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老石选择了偏左

Continue Reading

_MG_1498

打不到车

打不到车,是我们都市里经常上演的噩梦。(摄影/马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