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 Ma / The Indianapolis Star)

打工子弟学校周六免费舞蹈班

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周六免费舞蹈班(摄影/马婧

Continue Reading

chaozhouta

每个人都需要和故乡达成和解

每当我问六岁的孩子其乐,你的家乡在哪里?他总说,上海!我对这样的答案似乎有点不满意,却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是啊,该和他说是潮州吗?或者是江西樟树吗?对父母来自的这两个地方他只有小时候生活过一小段的模糊印象,以及稍大一些之后作为游客般的惊鸿一瞥

Continue Reading

yessandwich

开篇:为什么是中国三明治

这个“中国三明治”网站的初衷,就是关注1975-85之间出生的这一批人。他们三十上下,正是中国社会未来10年的中坚力量。他们保持了勤劳的品质,但却只能从时势的缝隙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就像主持栏目的这几名编辑,每个人都在做着有趣而有意义的事业,但他们的生活却远未达到富足,他们也无心耽于安逸。他们在一个不确定的社会背景下,积极地寻找着自己的道路。于是,这便有了多元化的姿态,却也有共同关心的话题

Continue Reading

chuangye

创业,悠着点儿

“创业”听起来很刺激,让人心旌摇曳,如同孔圣人眼中的南子。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业可创。而即便是同一个行业,我愿意相信,一百个人可能会有一百条创业的理由。然而,他们至少同时有三点共通: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二、自己做老板;三、想发财。没有这三点,肯定不会把自己“革命”了去创业

Continue Reading

wangsijing

调查记者的困惑

1月30日,已经临近春节,报社已经放假,同事们大多选择了回家,王思璟却去了一个月前还无比陌生的地方:乐清。

她是去参加一场交通肇事罪的庭审。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庭审,这里也并不欢迎她:王思璟一到乐清就被盯上了,有人盯她的梢,有人警告她,还有人直截了当希望她离开

Continue Reading

banshen

先让我们知晓,先让我们记住

地震、海啸、核泄漏……日本近来的遭遇举世皆惊。在这场大灾难之中,日本人表现出来的种种特质令人景仰,也让人对这个民族感到好奇。坊间关于日本的书不可胜数,不必再多说了;单单就地震来说,日本是遭受地震与海啸这两种自然灾害最频繁的国家之一,他们如何应对?何以做到如此秩序井然?在避难、救援、灾后重建等方面有什么经验?这些一定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b200812305448

影响民间组织发展的几种力量

政府和企业是一种“精英联盟”,他们在对待第三部门的问题上有共同的利益。政府和海外力量彼此独立,他们都不具备控制对方的绝对能力,甚至海外力量也无力直接影响中国政府对待第三部门的态度和手段,但同时政府也无力抵御海外力量在“价值”层面的渗透。目前在中国第三部门的趋势是本土企业的力量在不断增强,而海外力量的势力在逐渐减

Continue Reading

A53E3296

合影

与天安门合影,是多少人心目中大城市化的第一步(摄影/马婧

Continue Reading

parenting2

三明治一代的育儿

生完小孩后的五年里,我做了一年新闻&纪录片&财经报道,两年的自由职业者(翻译书和做研究),读了一年的法律硕士,做了一年的家庭主妇。说起来我是一个没有什么太大规划的自然主义者,所做的很多事都是船到桥头,嘹望一番,自然决断。儿子出生的时候,我的大多数同学还在第一个工作岗位上奋斗。当他们提着纸尿裤和奶粉来我家看我时,好奇地问我分娩过程,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张着O型嘴,津津有味又起着鸡皮疙瘩的表情。没有同龄人可以交流和请教,父母辈的育儿观念及方式又从另一层面给我们带来了更大的冲击。一路边走边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孩带领我们进行着革命性的精神发育——不要笑,小孩比大人厉害得多

Continue Reading

cross road

有权选择、敢于选择和甘于选择

在纽约时听过一个留学生的经历,颇具意味。高考选择专业时,各方面鼓吹”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所以义无反顾的把”生物系”填进了志愿表里所有栏目。等到把美国的生物PhD读完,也没发现生物领域有什么蓬勃发展的迹象,不仅中国,美国市场也比较冷清,除了一些药厂每年有些研究型职位招聘。迫于就业压力,他只好利用建模型和数据分析的能力,转行去IT行业谋求了一个职位,解决生存和身份问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