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我租的违建房子一夜之间被拆了,一周后又重建如初

我跟房东交涉后,暂时决定再住半年,不管我的舍友夜间做什么工作,不管还会不会再有警察再拆一次房。房东答应,等我住满半年,就把我的押金退回来。毕竟,想到找房、打包、搬家,抛弃我的浴帘、桌子、书柜这一漫漫长路,我还是更愿意把它延迟一点,再延迟一点。

Continue Reading

0 (1)

在荷兰,愿意和你去市政厅登记的,都是真爱

在这边待了两个月后,我已经知道,最好吃的拉面馆在哪儿,抹茶甜品哪家强,每家中餐馆背后的老板都是谁。亲近来自距离感的减少,我好像走进了小时候玩的乐高城:我是市长。我知道这里的每一家每一户,每条街每个建筑。

Continue Reading

0 (1)

我这样的中年人:身上混杂着中年感,却没觉得这届年轻人不行 | 中危命题

在这个年龄感混乱,文字感也混乱的年代,我采访了五位写作者和文化研究者,他们年龄都在30-40岁左右,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一定的成功,在过去几年也有不少生活轨迹变动,由他们来谈谈,他们身上的中年感,以及他们怎么看待年轻人文化,特别是新时代的话语文化。

Continue Reading

2

专门来旅顺看这个破败旅馆的,司机说我是头一个 | 在地

这个位于辽东半岛上的港口城市,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遗迹众多,旅顺日俄监狱,关东法院,旅顺博物馆,旅顺火车站……大概听说有游客专门来看某个破败旅馆的人还是头一个。

Continue Reading

0

我在精神病院见到的那些病人

7年前,我走入心理咨询师这个行业,至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在每日书里写下的这一组故事多数来自在临床学习的经历,故事或许悲凉,但故事里的人未必悲凉。

Continue Reading

1

兰州:民谣崛起,工业落幕 | 三明治在地计划

第一印象的兰州如意料中并不惊艳。从飞机上俯瞰到的宛如小笼包褶皱的山包,机场出来碰见一个类似雅典卫城的影视城,甚至还有仿制的狮身人面像。到了市区,看到到处在开挖的地铁,堵塞的交通,和略有些严肃的路人。

Continue Reading

7

在委内瑞拉每天提心吊胆地生活,我才明白马尔克斯写的是现实

经过一年的工作生活,早已习惯委内瑞拉那满眼低矮板房的图景,一时见到宽敞明亮的机场大厅、高大现代的建筑,只觉得遥远而陌生。远在南美的那片土地,也许此生不会再踏足,但它却早已在潜移默化中为我留下许多烙印,这印记也许会变浅变淡,却不会消失。它太具体入微地渗透进我的生活。

Continue Reading

2

每个人都有一个高三班主任,慢慢的,你的小伙伴就成了他 | 破茧

30分钟的课间跑操结束,学生解散后涌向操场的出口,汇成一道壮观的人流。不一会儿,上课铃声响了,整个操场空无一人,重新归于寂静。一时之间,我有些恍惚。这不就是我当年高中生活的翻版吗?

Continue Reading

6

建筑师杨雄:因为太太喜欢,我在昆明开了大象书店 | 三明治

我的生活挺简单,每天睡到自然醒,十点多去M60的工作室,参与方案的讨论,做模型,去工地,每周来一两天书店。我还是靠做建筑师赚钱,不过书店早就不亏损了,这一两年在微盈利。

Continue Reading

0

30岁后,那些没有男人的女人们

我一直很想知道,如果生命中没有男人,女人会活得怎么样?是沉浸在自由带来的巨大快感中恣意享受单身生活,还是人前光鲜叫嚣着不婚主义回到家中独自舔舐伤口?
于是,我和六位单身女性聊了聊她们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