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在他之前,没有人这么写过纽约

“每天,纽约人要喝下46万加仑的啤酒,吃掉350万磅的肉,用掉21英里长的洁牙线。在这座城里,每天有250人死亡,460人出生,15万人戴着玻璃或塑料假眼行走。

Continue Reading

rice-1666913_960_720

不再挨饿的中国人,与挨饿的记忆 | 破茧052

有时候,挨饿是一种记忆,会伴随人长大,在不挨饿的时代,仍然左右着你的生活习惯

Continue Reading

一

赵涵漠:行业里的老师傅都走了, 难道年轻人就不表达了吗? | 三明治写作者访谈

《人物》杂志副主编赵涵漠回想起过去八年的职业生涯,觉得自己当初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路——成为一名科学记者,而不是特稿记者

Continue Reading

网络图片

生孩时刻

这个孩子,我们等得并不容易

Continue Reading

年轻人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很长时间里,我都属于不会花钱的人 | 症常青年

我曾因为花钱而忧虑,甚至一脚踏进各类消费平台编织的“花钱就能提升生活品质”的陷阱

Continue Reading

22

缅甸日常:哈尔滨姑娘来仰光教汉语 | 中国三明治

在缅甸国内,一个人如果同时会中文、英语和缅语,很少会选择做老师。土生土长的哈尔滨姑娘李墨瑶却做了一个不一样的决定

Continue Reading

枕头

活在看脸时代的年轻人,咋“整”? | 症常青年

对于段段这样的年轻人而言,微整形不再是讳莫如深的话题。三千块打一针玻尿酸,就和给自己买一件漂亮衣服一样

Continue Reading

村里的河

我们各自来自城市和乡村,却在尽力拉平那条人生的起跑线 | 破茧051

削弱她热情的不仅是我的离开,还有早教项目的前途未卜。在这座西南五线小乡村里,扛着锄头的家长默默地叹了口气,好像已经习惯了慈善的来了又去

Continue Reading

送别路上
1995年吴平关作品

真正属于这位兰州下岗工人的人生,整整迟到了二十年 | 在地计划

他时常想起自己和爱人送女儿到复旦大学报到的那个午后。那时,他在校园里望着经过的风华正茂的的大学生,看着他们走进各自理想、事业的开端。可真正属于他的人生,却迟到了二十年

Continue Reading

大理洱海边

我迫不及待地离开荒诞的传统生活 | 在地计划

童年和少年时,“流浪”和“世界”这两词就一直一直在我脑子里转啊转啊。我很想知道更多关于它们的答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