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太平轮一九四九》作者张典婉:时代讲出了自己的故事,我只是个记录者

太平轮事件是乱世中人性的灯塔,它覆灭过,现在被亲历者用意识点亮,重新照亮了过往。当读者说这本书写得好时,张典婉总觉得不是自己文笔有多好,是那个时代讲出了自己的故事,她只是个记录者、代笔人。就像她在书中自序中说的那样,“逝者受苦的魂魄需要祈祷安息,幸存者及后代们的暗夜哭泣需要被聆听。”

Continue Reading

1

在南宁,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 三明治在地计划

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在一条街上,阿钱从小最渴望的,就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到了大学,她如愿以偿,到外地读书。放假回家时,阿钱才突然发现,很多小时候有的老店和老建筑,怎么突然没有了?为什么说白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Continue Reading

微信图片_20180416085736

毒品和我,争夺一个父亲 | 我有故事

除了七八岁的那一次爆发,童年的我很少直接说出吸毒这个事实。也许这是一种逃避的心理,我幻想着只要不说,什么事情就都没发生,我就还是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和别人一样的爸爸。

Continue Reading

4

我曾经拿过五子棋全国冠军,和我一起下棋的人现在都弃子了 | 我有故事

这么多年过去,当初跟我一起下棋和比赛的人,现在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也有很少数留了下来,把它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

Continue Reading

2

我在朝鲜的见闻录 | 世界药丸

《洛杉矶时报》记者芭芭拉·德米克在《我们最幸福》的开篇这样写道“如果看一下远东地区夜间的卫星照片,你会发现有一大片的地区很奇怪的没有亮光。这片处于黑暗的地区就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所在。“

Continue Reading

微信图片_20180415220313

在中国教外国人汉语,钱景可能不如你想象 | 世界药丸

很显然,当汉语老师很难拿到高收入,甚至是低薪。海水落潮时,才能看到谁在裸泳。

Continue Reading

10

我们的父母转发养生推文,美国老年人却用写作疗愈 | 世界药丸

作者张眯眯曾经是英语老师,如今在美国念了写作班。今天这篇文章里,她写了我们熟悉的那些故事——父母买“保健品”、参加“健康座谈会”、被人欺骗买山寨手机;但更展示了一个陌生的老年人世界,在那里,美国的老人做陶艺并策划展览,退伍军官记录越战往事,丧偶老人用动人笔调写下热恋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1

五花八门的城市营销号背后,是怎样一群年轻人在卖命? | 症常青年

回归地面,深入毛细血管的是众多城市营销号,此类账号做得较大的有数千个。每天,许多人等待着他们的推送,来决定周末的新去处。在新榜公布的民生类榜单中,前五十名中有不少被城市营销号占据:接触重庆、最爱大北京、深圳潮生活……..

Continue Reading

9

风暴眼中的喜茶上海来福士店,23岁的店长是这么说的 | 三明治

六月天气未热的时候,喜茶在来福士南门门口用排队柱划出了一片区域,设立了4排固定的铁皮长座椅,2架立式黑色大风扇。每次店铺门口的队伍少了,就会从这里放进十人,剩下的人则跟着起身挪动屁股,往前坐,像是把“成功购得喜茶”的进度条往前移动。

Continue Reading

1

负重跑、修电缆、有回座力的枪…这些女兵生活,我写成了诗 | 三明治

“退伍了该穿什么衣服呢?这大概也是去年八月,临近退伍之时我的一大烦恼了,因为再也不能一年四季光明正大的不换衣服了,从女孩到女兵,从女兵到女人,身上的女性本能稍稍像闯入了春夜似的,稍稍复苏了起来。”

Continue Reading